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风流家庭教师

阮梦凝最看不惯他这幅自以为是,骄傲自大的样子了!她猛的往前走了两步,看着那张扑克脸道——

“你以为老娘愿意跟你狗腿啊!要不是看在你放过我们一家、又给云初女主角的份上,我才不会讨好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有个破公司!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

说完了,却发现南风翰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全文字阅读】

忽然微微有些心虚,退了两步,瘪瘪嘴,“那个……还有……”

“就是欠了你几个臭钱而已……”

南风翰从始至终冷眸微眯的瞅着她,看她最后自己说的都心虚了,不由得扬起嘴角,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阮梦凝走了过去——

“恩,好一个‘而已’。”

南风翰冷冷的看着面前心虚的语气都不如之前硬气的阮梦凝,步步紧逼,阮梦凝只能步步后退。外带有些害怕的看着南风翰,每当他笑的时候,她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你想干嘛。”

“我?”南风翰蹙起眉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嘴角又是一扬,“刚才不还挺大气的吗,怎么不继续说了?”

“我……我……”

阮梦凝看着面前的南风翰,不知道他又想玩什么把戏,左右看了看,不晓得该怎么回答……

邵思明远远的看到了这边的状况,抬手接下准备送到南风翰处的两份牛排。

“我来吧。”

一手托着一份牛排,他快步往这里走来。

“小心小心了啊!”邵思明隔着一条道儿呢,就大声喊了起来。打破了这边的僵局,阮梦凝立刻看向身后,沿着长长走廊走过来的邵思明,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粗树棒。

“寿司!”

阮梦凝眼前一亮,几乎是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想从他的手上接过来一份牛排,帮他分担一下,谁知道他轻易的躲开了,然后又轻易地绕到了南风翰的身后,把东西放到了南风翰身后的大理石桌面上。

“哇!好烫!”

他用手捏着耳垂,做出很夸张的样子。南风翰冷冷的转了身看着他,目光里有些不解,继而看向那个笑意盈盈的阮梦凝……蹙起眉来——

她的笑,并非是装的。

目光冷了冷,看相邵思明,沉声道:“你下去吧。”

邵思明低眸正“专注”的给牛排浇汁,听到这个话,手微微一顿,继续浇汁,完了站起来,端着盛有牛排锅盖和浇汁碗的盘子笑的人畜无害的,露出八颗牙。

“南风总裁,这位小姐不再需要点点什么吗?”

阮梦凝微微一愣,她在剧组点了工作餐的,不等南风翰发话,就自己摆了摆手,“寿司,你不用管我,我有工作餐。”

邵思明微微一怔,继而继续笑着,点头,作势要离开……

“慢着。”南风翰坐在了桌子边,拿着刀叉优雅的分切着牛排,头也不抬道:“给她来个红枣阿胶羹,再来一份桂圆八宝珍。”

邵思明转过身的脸色微微有些异样,点点头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好的,南风总裁。”

声音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阮梦凝看他的背影总觉得有些异样?

“坐下。”

南风翰用叉子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阮梦凝在他给自己点餐的时候就是一愣,再听他让自己坐下旋即摆摆手,“不了,你是我顶头上司,我……”

“以前电台的时候,你也没和我如此客气过。”

“此一时彼一时嘛!当初是我不懂事……”

阮梦凝还是很是时务的。

谁知道这个南风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她还是继续当一个好下属!拍好马屁!

南风翰真是纳闷了,放下刀叉十分不解的看着她,这女人怎么吃错药了似得?不行,他受不了她这样的规规矩矩。放下刀叉,有些恼怒的看着那女人,“我的话你当作耳旁风?”

“嗳?南风总裁,您吩咐我做什么……我立刻……”

阮梦凝的话没说完,VVIP的座区传来了南风翰的怒吼——

“我让你坐下!”

“吃饭!”

这女人是白痴来的吗?脑子里塞了浆糊还是牛粪!自己刚才也听到自己的身体不好,流血那么多,低血压怎么办?已经是低血糖了,还想把身体糟践到什么样!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啊……”阮梦凝被吼得一愣一愣,继而一个立正,“是!总裁!”

接着拉开椅子坐下,规规矩矩的……拿起面前的玻璃杯,喝起水来……

南风翰一眼不眨的看着她,看她喝水,看她一副军队里训练听教官的话的小新兵似得模样,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看看里面是不是空心的……

“二位的红胶阿胶羹,桂圆八宝珍……请慢用。”

邵思明那美味的羹放在了阮梦凝和南风翰面前的桌子上、转身走了开。阮梦凝立刻拿起勺子开吃。南风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自己也开始进攻面前的牛排。

……

饭毕,南风翰用纸巾擦了擦漂亮的玫瑰色唇,抿着嘴,冷眸微微眯着,看着对面还在喝粥的女人拿起最新的时报看了起来……

又过了约么五六分钟的功夫,阮梦凝把碗中最后一粒红豆喝下……抬眸眯眼笑:“总裁,我按照您的指示已经全部吃完了……”

正在专心看报的南风翰刚刚拿起水杯抿了一口……险些喷在报纸上。

这女人就不能正常点吗?非要这么对他么。毕恭毕敬的像是……宫里的宫女对皇上似得。

真是不爽啊。

“如果你再这么阴阳怪气,我就立刻撤销她的女主身份……”放下报纸,咽下口中的苏打水,南风翰放下报纸,态度很认真,很认真的对着对面的阮梦凝说道。

她阴阳怪气?她这是尊敬他好不好?这男人有病吧!就喜欢她粗声大气的对他,厉色言辞的吼他?难不成,他不仅仅是一个小受那么简单,他还是个有被虐倾向的小受?

我靠,这新闻太劲爆了!

如果不是她现在已经不做娱乐记者的话,她一定要写一篇南风总裁不近女色的原因——是绝世小受啊!

南风翰说完没有意想中的拍马屁,也没有意想中的暴怒,而是……这女人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是窃喜的,眼里都是基情味道……

“咳咳。”

南风翰忍不住咳了咳,免得那女人继续YY下去。他的“能力”,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应该就见识过了,现在怎么又不长脑子了?

阮梦凝听到南风翰的咳嗽声,立刻回神,依旧是迷眸笑……但是那笑容到了一半,就不自觉收了。因为……南风翰在她眯眼笑的时候,脸色刷的冷了,本着个脸,像是她欠了他钱似得。

嗯,的确欠了。

好吧好吧,不再这样假笑了,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脸都要僵掉了哎!

“那个,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剧组那边还等着我。”阮梦凝抿了抿唇,恢复如常。既然他不喜欢她这样阿谀奉承,那她也只好从“小狗腿”变成阮梦凝。

南风翰心底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这女人的软肋果然还在家人身上。

若是她知道家人都不是亲生的话……

“叮铃铃铃……”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南风翰看了一下是安插在牧泽公司的人,这个时候,打来做什么?

看了一眼阮梦凝抬手挥挥示意她可以走了,阮梦凝立刻毫无留恋的起身,微微一笑转身走人。南风翰蹙起眉头,有必要……翻脸这么快吗?(--!翻脸最快的貌似是南风大人吧?)

待阮梦凝走远了之后,他才接起来。

“报告南风总裁,牧泽似乎要做什么大事,公司的流动资金忽然减少了一千万。”

南风翰微微蹙眉,看了一眼那边……正在和邵思明聊天聊得正欢的阮梦凝,心底一怒。她能对着别人都笑得那么真实,唯独对他只有假笑,凭什么?她和那个寿司不过才几面之缘啊,就那么熟悉了?

黑了脸,声音冷漠:“好,我知道了。继续密切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刻回报。”

“是!”

收了电话,南风翰冷冷的看着那边相谈正欢的两个人,脸色越来越差。

抬起脚,大步的走过去……

前台,阮梦凝和邵思明正聊着新工作,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的妹妹。

“恩啊,上午听导演的意思是下个月就能够播报,到时候我帮你要签名哦~”阮梦凝一谈到自己的妹妹就眉飞色舞起来,邵思明一边和她聊着一边用眼角看着越来越近的南风翰,对阮梦凝做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她身后。

阮梦凝当然明白是谁过来了,立刻也收了笑,淡淡的点头,“嗯,那改日再聊,再见!”

“再见。”邵思明拿起抹布认真的擦起前台的桌面来。

南风翰冷冷的看着他们的小动作,怒由心生,这个女人,真是想死了。居然敢这么对别的男人,那个寿司一个服务员,她可以用那么真诚的笑容去对待,对他不是冷着脸就是虚伪的笑……

眸子一眯,好啊……既然如此,那他就陪她好好玩玩!

看看到底是她的心如铁石还是他的魅力势不可挡!

出门,南风翰的车早已有专人开到门前,上车,掏出手机,他冷冷的看着屏幕上的冷亦楚三个字,直到接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