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老司机72种新姿势解锁

readx;来人正是小绿的奶奶,她显得一脸的焦急,带着小跑的过来,刚一看到张磊等人,她立刻就喊道:“张队长!小绿有没有跟你们在

一起?”

张磊道:“没有啊,奶奶,我们走的时候都没看到小绿,我们走得早,可能小绿还没起床吧。”大家都说没有看到。

奶奶更加着急带着哭声道:“哎呀!糟了,小绿不见了!到处我都找遍了,还想着他会来后山,这可怎么办呀,老天爷呀!”

张英道:“奶奶你先别着急,我们帮你找好吗?你先歇一歇,你看你跑的一脸的汗。”

柳晴道:“奶奶,别着急,有可能小绿是去哪玩去了,说不定一会儿他就会回来的。”

奶奶道:“不可能的,这孩子虽说有些不听话,但是他去哪儿从来都会跟我先说一声的,不会无缘无故偷偷跑掉的。正因为如此,

我才更加担心啊。”听奶奶这么一说,大家都表情凝重起来,因为谁也说不清楚,小绿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

张磊道:“奶奶,你看,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回去,看看小绿回家了没有,如果没有,我们再想办法扩大寻找范围,你看怎么样?



奶奶道:“也只能这样了。”这时,他们听到了几声咳嗽声,回头一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老人已经在站在他的房门前,不远不

近的看着他们。老人看到大家都转身看见了他,于是又咳嗽了两声,转身回屋去了。

天虽然阴沉沉的,可三天以来,积雪已经逐渐融化了不少,天气越加寒冷。三天已经过去,能找的地方基本都找过了,可依然没有

小绿的半点消息。小绿的奶奶眼睛都哭肿了,自从小绿的母亲死后,父亲走后,祖孙俩就一直相依为命,小绿突然的失踪,这突然

的变故,当真让一个老人无法承受。小绿是个聪明的孩子,不管什么原因,三天了,如果他是自由身,如果他没有遇到危险,他一

定会想到奶奶会非常的担心他的,他也一定会回家的,可他没有,不仅没有,甚至连他的一点消息都没有。最让张磊等人奇怪的是

,就算小绿走了,也该留下脚印,因为他失踪的那天,大雪刚停,地上有积雪,所以如果有人走路的话,一定会留下脚印,可惜除

了他们自己的脚印,就连一个小孩的脚印也没有发现,所以大家都有一种挫败感。

转眼,天已经快黑了,小绿失踪,老人遭袭,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吗?张磊在沉思。

忽然,李小雨大声吼道:“看,你们快看,天上什么东西,啊,好刺眼!”所有人都抬起头,果然看到了一个圆形闪着绿光的圆形

飞行物正飞速地从头顶上空飞过,看方向正是飞向后山的,眨眼间那飞行物已经到了后山上空,然后缓缓下降。

张磊忽然道:“全体都有!跑步前进,目标,后山!”“是!”队员们立刻跟在张磊后面,迅速奔向后山。五间房的李东,王南

,张西,赵北也找了手电筒,紧紧地追在了张磊一对人之后。小绿的奶奶也准备去,被王婶儿,赵婶儿等劝下了。

张磊道:“同志们,加油啊,我感觉要出大事了。”

谷涛道:“守墓老人,说不定会有危险!”

张磊道:“对,别说话了,跟上!”李东,王南,张西,赵北也很快跟了上来,虽然他们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但高山人,爬惯了

大山,所以还是体力充足的。平时去后山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次他们居然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左右。等他们到老人房子那儿的时

候,老人的房子已经起火,张磊等人大惊失色,迅速冲进了院子。看到了四个黑衣人,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上次

想要杀老人的那一伙人,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刚才一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张磊不顾危险,冲进了东厢房客厅,老人躺在古琴旁

边,地上有一摊血,三分红色,七分绿色。张磊冲过去,扶起老人不断的喊:“老人家,老人家!”边喊边摇晃着他的脑袋。老人

果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张磊。他用手指着古琴,口中只说了两个字:“下……下……下面。”然后他的手突然垂了下来,

便没有了呼吸。可眼睛依然大睁着,显然是死不瞑目,张磊用手轻轻抹了一下他的眼睛,才算闭上了。老人死了。可他说的下面,

是什么意思呢,没时间多想,张磊马上搬动古琴,谁知古琴的四个脚竟是和地板相连,张磊使劲搬动古琴,所以地上的地板也跟着

少了一大块,地板下赫然出现了一个箱子,那箱子是一个长宽约一米的正方形箱子,箱子没有上锁,张磊打开箱子,里面装有几本

书,不过书上的文字是他从未见到过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文字是像这种文字。这种文字的全部由一些大小的圆圈组成,有些圆

圈里还增加了一些黑点,实则非常奇特的文字。箱子里还有一部类似摄像机的东西,张磊刚好拿起研究,突然在身侧掉落一根燃烧

着的瓦木,火势越来越大。容不得多想,张磊抱起箱子准备离开,然而他又突然停下了。原来箱子下面有一个地道,地道下面非常

光亮,那是电灯的光亮,张磊把箱子房子下一个台阶上,然后抱起老人的尸身沿着石梯往地道下面走去,大约走了一层楼高的距离

,就下到了地道的地面,他放下老人的尸身,赶紧返回地面,再次搬动古琴封住了地道入口,然后又抱起箱子沿着石阶往地道的地

面走去。

房子外面张英撕心裂肺的的大喊着张磊的名字,其他人也跟着喊张磊,但是张磊已经听不见喊声了,他已经下到了地道的地面。没

有人能再闯进屋子了。因为这时候大火烧得正旺,谷涛想冲进来救张磊,被大家强行拉住。所有人脸上都显出悲伤之色,默默地流

下了眼泪。因为他们认定张磊一定是凶多吉少,气氛在那一刻变得如此凝重,时间在那一刻变得如此漫长,眼泪在那一刻变得如此

猖狂。对于五间房的人来说,他们早已把张磊当成亲人,亲人的离去,一定会让留下的亲人倍加痛苦。对于张磊的队员来说,张磊

一直是他们最优秀的领导,亲如兄弟,所有的队员都尊敬他,敬仰他,他的离去,让整个侦察兵小分队顿时有崩溃的感觉。

张英和柳晴已经站立不稳,蹲在院子里,大哭不止。女人一向比较多愁善感,所以当她们面对悲痛的时候,情绪比男人更加激动,

有的女人对于失去亲人的伤痛甚至几年都会难以释怀。

正当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天居然下起了大雨,顷刻间,大火逐渐被大雨扑灭。人类永远都只能感叹大自然超凡的能力,在这

山上,根本就连灭火的水都是找不到的,若非这场大雨,大火怎能轻易熄灭!而一场大火后,昔日美丽的庭院,漂亮的房子已经不

复存在。留下的是满院残迹,木头被烧焦的后的黑色,院中的松竹梅也未能幸免,多多少少受了伤。

大火刚熄灭,谷涛就冲在前面,其他人紧随其后都冲进了东厢房。除了烧毁的各种家具外,并没有发现老人和谷涛的尸体,大家都

甚感诧异。

李东道:“并没有他们的尸体,说明他们有可能还活着,大家乐观一点。四处搜寻一下。”所有人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张英摸了

摸已经被烧坏的古琴,回想起当初老人潇洒的弹奏,不由的黯然神伤,为之叹息。

张磊抱着箱子放到了老人尸身旁边,打开箱子,拿出了那个摄像机的机器,上面没有几个按钮,他不知道先按那一颗按键,于是先

按了按最大的那一颗,那机器突然闪了一下,迅速的亮了,张磊又按了一下,那机器上出现了画面,只是这个画面吓了他一大跳。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刚刚死去的守墓老人。画面中,老人一脸严肃,口中说道:“无论是谁,能看到这个录像,说明了

两个问题:一,我已经死去,不然这个录像永远不会有人看到。二,你与我有缘,既然天意如此,我有一些秘密必须要告诉你,因

为我怕有一天,我遭遇不测,而出于某些原因,我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永远埋在地下。我本不属于这个星球,这个星球不是我的家

,我来自宇宙中一个遥远的星球———绿星。相信你们地球人并没有听说过这个星球,也不知道有这个星球的存在,就你们地球人

目前的科技,仅仅局限于太阳系内的部分研究。我来这个星球只是为了服侍我的小主人,我的小主人是绿星王国国王的太子,国王

共有两个儿子,三个公主。我的身份很多,首先我是小主人阿奇多的老师,其次我是国学科学院院长,再次我也是小主人的仆人,

从小看着他长大,教他知识,小主人很聪明,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即会,可惜国王及王后太过宠爱于他,以致他从小养成了娇惯,放

荡不羁的个性。多次缠着我到地球游玩,我也拿他没办法,一次次的将就他。我们曾经多次驾驶飞碟造访地球,为地球上带来不少

影响,早在很多年前,我们就造访过美国的一个小镇,当时飞碟着地过快,以至于触地后撞碎了飞碟外层保护层,幸好是降落在树

林,不然飞碟很可能起火爆炸。”

张磊心想:“莫非他说的就是1947年美国罗斯威尔不明飞行物事件。我原以为只有地球上的皇帝会宠爱长子,没想到你们绿星

上也是一样。看来幂幂之中,宇宙中很多东西竟有相似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