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口工漫画全彩无遮漫画

快马扬鞭,第二天中午就抵达了烟花楼。 但烟花楼却不比往日热闹,从大庭院门口到烟花楼驻扎满了手持长斧长枪,铠甲精良,头戴覆面钢盔的维吉亚精兵。他们胸前的铠甲上都画有一只栩栩如生的雪豹。

“怎么这个地方被维吉亚占领了不成”凯教官自问。

“很明显啊。”关戮说:“在东方也有这种事情。可能是某个高官权贵包了这烟花楼独自享受吧。”

“什么权贵包场”么么茶大惊:“那我们怎么办”

“难不成我们来这里欣赏大海和上面的海盗”罗睿也垂头丧气地说。

“等一下。”萧成说:“我们去询问一下那边的长官,再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带着一对精兵巡逻的长官身穿贵族板甲,尖头战靴,头戴黑缨战盔,腰间的棕色剑鞘中藏着一柄锋锐的长剑。看到萧成走近,他很警惕的拔出了寒光闪闪的长剑,身后二十多名士兵也纷纷握紧了长枪。似乎正要严阵以待。

“你是什么人”长官冷冷的问了一句。

“您好,长官大人,请问这是哪位官员包的烟花楼”萧成停在数十步外,彬彬有礼的问。

“如果你想要刺杀陛下,我建议你带着你的人赶紧滚。”长官说:“这烟花楼内外到处都是维吉亚的精兵强将,你们诺德人不必再派刺客前来因为你们根本不会得逞”

“原来是维吉亚陛下在此,真是失礼。”萧成说:“我不是诺德人,我是禅达的居民。”

“哦你不是诺德人吗”长官眼中的疑惑减少了一丝:“你看起来挺文雅的,还真是没有诺德鬼子的粗犷与无礼。不过你敢卸下你的剑,我才能相信你。”

萧成解下剑鞘,扔在了一边。长官终于放松了些许警惕:“呼,真是抱歉,最近三天内诺德就派了四名刺客来刺杀陛下,所以有些警惕,实在抱歉。”

“这才是忠诚的战士。”萧成赞许:“那陛下还好吗”

“呵,那些低级的渣滓也能伤到陛下”长官自豪的说:“那四个可怜虫两个被砍断了手臂,两个被砍断了腿。陛下慈悲,命令我们乘船将他们扔进深海。我想如果上帝怜惜他们,会让他们活着游出来的。”

“我曾经也有幸造访过陛下的宫殿。”萧成说;“请恕我无知,我未曾见过你们的军队。”

“我们是陛下新招募的私人卫队,”长官说:“陛下赐名雪豹神卫,隶属陛下的雪豹军团。”

“原来如此。”萧成说:“不知我们是否可以进去”

“我们可做不了主。”长官说道:“不如我派人进去问问陛下是否愿意。”

“很好。”萧成说:“和陛下说:禅达萧成和他的好朋友前来拜访。”

长官派了一名年轻的士兵前去报信,很快,那年轻士兵快步跑出,说:“几位,陛下有请。”

萧成带着谢意点了点头,和朋友们走进了皇帝居室,一派奢华的景象映入眼帘。这巨大的房间分为数个房间,拥有着最优质的丝绸制成的床幔与窗帘,豪华的红色大床铺着雪白的丝绸被,由库吉特银、帕拉汶的宝石和雪原黄金制作的精美的装饰品,由最顶尖的宫廷御用画家沥尽心血完成的画作点缀着金色的墙壁,屋顶雪白高大的蜡烛在白银制成的吊灯台上静静的燃烧着。汉白玉的高大书柜上堆满了厚厚的书籍,由最顶尖的木匠和家具师打造的镶嵌着宝石的王座、沙发、客座椅、餐椅和桌子,无不向世人显示着它的奢华与优雅。

“上帝啊,”么么茶惊讶的说:“这维吉亚皇帝的房间也太奢侈了吧这起码得用光中等百姓一百家的家产啊”

“我看不止一百家呢。”凯教官说:“都说这神明皇帝体恤百姓,我看不过如此。”

“这或许不只是皇帝居住的地方。”安律说:“这或许是皇帝的行宫呢。”

“不错,这位将军说的很对,这就是我的行宫。”舒峥带着十名亲兵和侍女走出,说:“萧兄,许久不见了。”

“许久不见,陛下,我代我的全体朋友向您请安。”萧成说。

“请坐。”舒峥坐在了沙发上,说:“我或许可以认识一下你的朋友们。”

“我想陛下已经认识我的几位朋友了”萧成坐在了客座椅上。

“么么茶这小子我当然认识,一别这么久,你小子不会还在做偷马盗财的勾当吧”舒峥戏谑道。

“啊,陛下的客座椅可真是舒服,我猜买下来也得不下五万第纳尔吧”么么茶故意的扯开了话题,实际上,他的眼神在告诉舒峥:你给我留点面子不行么

“呵,如果你的眼睛能离椅背顶上那颗蓝宝石远点,我或许可以考虑无视掉你。”舒峥笑道。

“陛下,我早已金盆洗手,不做这盗窃的勾当了。。。。。。除了偶尔盗取敌人的一些军事情报。”么么茶说。

“好啊,如果在你离开之前这屋子里少了东西,我可让你三倍价格赔偿哦。”舒峥浅笑。

“呃,这个。。。。。。”么么茶无语了。

“好了,么么茶,不要讨论这种问题了。”萧成说:“所以,陛下短时间选择住在这行宫里为什么”

“一切都要从你们去东方的那段时间说起。”舒峥叹了口气说:“正当我打算进行经济改革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支多达万人的部队,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公然对日瓦车则公爵宣战。敌军大败后不甘心,趁夜潜入城内,大量散发张贴讨伐逆贼的帖子,恢复维吉亚原皇族的正统统治。当然你们都会明白,他们要讨伐的逆贼就是我。短短一周时间,全国竟有二十多万百姓响应支持他们所谓的尊王攘夷活动,其中不乏那些守旧的先朝官员世家和大商贾家族。”

“竟有这种事情”萧成大惊:“那么那支军队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我当时和我的部队陷入禅达战役,无法分心处理国内叛乱,将除乱任务全权交给日瓦车则公爵执行。公爵一路派大军围攻叛军,一路派间谍在敌军中行事,很快五战五捷,打得叛军全军覆没,擒获了幕后主使,先朝老皇帝的孙子,被德鲁亚人在曾经的一次狩猎活动中掠走的王子。”

“看来他变成了伽尼夫扶植的傀儡了。”萧成长叹一口气,问:“那他有交待出什么吗”

“那家伙还真是硬的像块铁一样。”舒峥说:“我派了非常严厉的狱官和狱卒对他严刑拷打,甚至动用了不少东方传来的酷刑,可他还是对他的目的守口如瓶,时不时的还说出一些翻译官都无法完全解释的德鲁亚语。我们打算把他关入死牢,等他肯招待出什么在杀了他。可第二天早上,监狱守卫去提他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撞墙自尽了,满墙都是他殷红的鲜血。我们只好将他在公墓掩埋了,草草了事。”

“这样的话问题不是就完全解决了吗为何陛下还是要搬到这里暂住”凌羽安问。

“就是因为他死了而我们只是赐给他一个男爵称号,还将他草草的掩埋在公墓,百姓们说我连对先皇子嗣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使得我的地位在他们心中严重下降。没办法,我才带着部队暂住此地居住并处理政事,等风头过了,我再回到日瓦丁宫去住。”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

“不说这些了。”舒峥说:“你们连夜赶路,一定都饿了吧我命令我的御厨去做一些食物,你们可以在周边转转,但别走太远。”

“多谢陛下了。”大家感谢完,就四处去闲逛了。很快御厨就做了一桌美食,舒峥和他的官员与萧成等人共享了一桌美食。

“陛下,大事不好了”这时一名军官跑进餐厅,大叫道。

“何事惊慌”舒峥优雅的用白色餐巾将嘴角擦干。

“海盗们全副武装,离海岸不到五里,将士们以全副武装准备迎敌”

“区区几个海盗也拿来麻烦陛下”一位中年将军怒道:“来了多少”

“在下不知道,不过看那架势,数百艘巨大海盗船站满了海盗,少说也得有万人啊”

“什么”舒峥和官员们都大惊。

“陛下不要惊慌,您留在这里,我和大家出去看看。”萧成说。

“你觉得我会害怕”舒峥提起了宝剑,说:“你们和我一起出去。”

“遵命”众人提起兵器,尾随皇帝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