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

“这个名字,好……好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炙汩抬起头,紧锁着眉头,看着小狐,似乎在寻求答案。

“炙汩,你……你到底是怎么了!!”小狐看着炙汩的眼睛中,充满了痛苦与不解。

可是,这一缕不解,却也只能是不解了,因为,现在没有人能够为他解答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告诉我,为什么,炙汩这个名字,这么熟悉,那……是我的名字吗?”炙汩看着小狐,那眸子里,透着一抹倔强。

“是啊!那是主人为你取的名字,你怎么可以忘了?怎么可以!!”小狐的声音渐渐的染上了一丝的哭意,大声的控诉着,以求来释放心中的那一抹苦楚。

炙汩,曾经是那么的忠于主人,主人不管说什么,做什么,他永远都站在主人的身边,支持她,帮助她,可是现在,现在他不但伤了主人,还忘记了主人,忘记了主人亲自为他取得名字……

这一切,要是等到炙汩想起来了所有的事儿了,他要怎么去面对主人?怎么去面对……

小狐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这个视主人如第一生命的炙汩,若是知道了自己曾经伤害了自己最为敬重的主人之后,他会是什么样子的……那种画面,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炙汩?主人?主人是谁?”炙汩听着小狐的控诉,眉头紧紧的皱起,疑惑的声音,从那嘶哑的嗓子中发出。

脑海中,一袭淡绿色的衣袍,出现在了炙汩的脑海之中,只是,那身淡绿色的衣袍之上,却是染上了鲜红的血液,在哪淡绿色的裙子之上,呈现出了淡淡的黑色,那张脸,苍白无力,手中,一柄长剑,鲜血顺着剑柄缓缓的滴入途中,而她的整个身子,却是靠着这一柄长剑撑起,她看着前方,嘴唇一张一合,炙汩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但是他却看懂了她的唇形,她在说:炙汩,好好的活下去。

炙汩,炙汩,炙汩……

这两个字,还有那个女人的苍白的面容,一直徘徊在炙汩的脑海之中,挥之中去。

那是谁……是谁!!为什么看到她,会让人那么的心疼,那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熟悉?

“啊——嗷——”

越想,炙汩的脑子就越疼,忍不住大声的嚎叫出声。

而这一声,却是直接震得已经晕过去得沐洛兮,缓缓的睁开了眼眸,有些虚弱的抬起头来,看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只一眼,看到了那发出咆哮声的是之前的那个大怪物的时候,所有的昏厥之意都消失不见了,沐洛兮撑着手,努力的从地上撑起身子来,可是,之前所受的伤,再加上刚刚的一昏厥之后,所有的酸痛,都好像是在这一刻全部都爆发出来了一般,即使是在努力,也无法从地上站起来。

“小……小东西……”沐洛兮无法站起来,但是她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一抹火红色的身影,那小小的身板,一双爪子紧紧的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