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男主糙汉女主奶大肉肉

<h1>第六十一章 失忆</h1>

第二天,顾尘埃刚下楼,王妈便走过来疑惑的说道:“先生,今天我在整理信箱的时候,找到了这个。”

顾尘埃喝了一口咖啡,接过王妈手中的东西。

全是信,可是有一张纸卡在它们之间,他觉得这张纸有些眼熟,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抽了出来。

这一抽,他便愣住了,手中赫然放着昨晚他给她的支票。

他皱了皱眉,看着支票,拿出手机,打给江澜珊。

他倒要问问,她会怎么说,半夜来找他要钱,临走又把钱还给他,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顾尘埃有些懊恼,他扔下手机,跑出家。

匆匆忙忙赶到萧姝绮的家,顾尘埃想也没想便把门踢开了。

他走进去,客厅没人,他又到卧房去找人,可是哪有什么江澜珊的影子。

他走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可是,衣柜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顾尘埃满脸布满雷霆般的阴沉,“又要逃走是么,老伎俩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到现在还不腻是吗?”

好,她要走,他也绝对不留,即使忍住再大的伤痛,他也要把她从世界里抽出。

江澜珊拿着行李箱,缓缓的在路上走着,这一路荒无人烟,着实把她吓得个不轻。

她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全身都好像不再是自己的了,好痛,每一个细胞都那么痛。

两天没进过特食的她终于双眼一番,倒在地上。

“博士,博士,前面有个人倒在那儿,不会是碰瓷吧?”助手开着车问着坐在车后面的男人。

男人气质非凡,脸上分明的棱角显得他冷酷无情,确实,他的确是这样。

“下去看看。”维安淡淡的开口。

助理应声下车,走到江澜珊的面前,扶起她。

“小姐……小姐,醒醒。”助理有些着急的叫到,“博士,她晕倒了。”

维安缓缓下车,略带着混血儿的他让人看上去挺可爱,但是深深一看,就会感觉到他很冷。

他走到江澜珊面前,扶住江澜珊,看着她的正面,维安愣了愣,虽然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满脸的柔和给人感觉很亲切。

他一把抱住江澜珊,往车上走出。

一旁的助理惊讶的嘴巴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他认为,他们的博士不会碰女人,没想到……

车上,维安拿着江澜珊的手仔细看着。

助理尴尬的咳了咳,“那个……博士……”

“后天性PUK,马上回研究室。”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说出,“可能她的记忆会受损。”

助理一脸担心道,“博士你才刚回国……”

“人命要紧。”维安放下江澜珊的手缓缓说道。

助理万般无奈的掉了个头,去研究室。

赶到研究室,不带任何一丝犹豫,维安抱着江澜珊,走进研究室。

把她放在机械床上,维安示意助理AL出去。

“博士……这个不是应该由医生来做的吗?”

维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不救她她就没命了。”

助理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退出研究室。

维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江澜珊,拿着一旁的麻药给她注射。

他拿起手术刀,划开江澜珊的脖子上动脉的一旁。

他不敢有任何一丝放松,一旦他放松大意,就会割断她的血管,她就立刻死亡。

切除掉放出那些毒细胞的血肉之后,维安拿着手术刀朝着江澜珊耳后切开口子。

他想要切除一根已经坏死的血管,可是,记忆神经在前面挡着。

当务之急,维安没有管这些,他移开记忆神经,切掉那根血管。

终于松了一口气,维安看着江澜珊,轻轻的扶着她,生怕碰到她的伤口。

不知过了多久,江澜珊缓缓睁开双眼。

她起身走下床,正好房间门被打开,维安端着一碗粥走进来。

“醒了?”维安问道,“睡了这么久,该吃东西了。”

江澜珊努力的想要回忆起来人是谁,可就是想不起来。

“你是谁。”江澜珊面无表情的问道,“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维安放下粥,走到江澜珊的身旁。

“你是我的妻子,前不久我们一起去旅游……然后你……不小心出了车祸……”维安抱住江澜珊编着故事,他在懊恼,都怪自己的粗心大意,让她的记忆神经受损。

江澜珊松开维安,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是我老公?”

维安抱起她,走到床边把她放下。

“是啊,你不会还在怪我的失误吧?”维安继续说着,他自己都感觉快要受不了了。

“来,喝粥。”维安端起粥,喂着江澜珊。

江澜珊张开嘴,喝着粥。

她心里觉得不对劲,她对他根本没有任何一丝感觉。

“医生说你失忆了,对不起,是我的错。”

江澜珊闻言一愣,看着维安,那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

“你叫……什么?”她问道。

“维安。”

“哦……”江澜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维安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的问题让他吐血吐个三天三夜……

“我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在哪个地方,可是为什么我手中没有婚戒?而你的也没有……”江澜珊一口气问道,“你会不会是人贩子。”说着,拿起被单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维安暗暗骂了一声:“shit.”

“这些事,以后你会慢慢想起的。”微安安慰道,可是心里想的是:想起来了才算见鬼。

江澜珊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着他,手紧紧的捏住被单。

看着江澜珊单纯的眼神,维安一时也失了神。

“你有见过我这么帅的人贩子?人贩子会让你住别墅?人贩子给你喝人参粥?”维安缓缓说着,“老婆,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

江澜珊听着维安说的话,慢慢的放松下来。

“我不想喝粥。”

“……”

二十分钟后,大厅内。

维安一脸惊悚的看着对面的江澜珊,心里不禁感叹道,这妹子,可不是一般的猛啊……

而此刻江澜珊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汉堡。

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安静的维安,口齿不清的说道:“你……咳咳……不吃吗……”

维安看着她,顿时想要说道:你这样我吃的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