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这个家伙果然是邪恶势力的吸血鬼!迪克在一次仔细打量,发现了这个小老头灰褐色的眼眸深处一闪一闪的血光。他苍白的不正常的皮肤泛着青绿色,尖尖的爪子弯曲而多节。迪克想起这个人其实是无辜的,真不忍心杀死他。他想了想,装作不经意地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背后。小老头兴高采烈地上前,却不料被迪克猛地擒住,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是,小老头被摁在地上以后却奇怪地消失了,迪克一愣,突然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在地上飞快的扫视搜寻。果然,一串黑影正在火速向树丛逼近。

“地影固球!”迪克嘶嘶叫道,像那串黑影发射了一串黑色的气息。这黑色的气息凝结在一起,编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黑球,闪电般的钻入地下。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那个小老头重新显身,只见他蹲伏在地上,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看来是没用了,”迪克一边扛起小老头一边难过地嘟哝道,“我的身份已经被查明喽!”

“乔治——呃,西西夫人?”迪克一边尖着嗓子喊道,一边尽可能快速地向家里跑去,“罗伯特先生?西西夫人?”

随着这两声叫喊,那个看上去很穷的丑婆子和那个看上去很邋遢的小个子男人又出现在了家门口。她们看着迪克—玛丽越跑越近,显得很惊愕。

“这是怎么回事,玛丽?”黛安娜—罗伯特眯起眼睛,奇怪地察看着迪克—玛丽肩膀上的俘虏,“这是一只人形面粉袋吗?”

“不,不是,”迪克—玛丽跑到他们面前。压低声音咕噜道,“这是一个来自邪恶势力的俘虏,影系的仆从。”

“哦?影系的仆从?”乔治娜—西西眯起眼睛看着这个昏迷的小老头。怀疑地也小声嘟囔道,“看他的样子可不像是会打仗的。”

“别废说了!”迪克—玛丽急切地小声叫道。“我们应该把他放在哪里?”

“打电话叫埃尔顿在给我们建一所楼房……呃,塔楼……呃,监狱。”乔治娜—西西正儿八经地建议道。

“叫他干什么?人家正忙着,”迪克一脸不高兴,“难道我就比不上他吗?”

“那好吧,你自己去弄吧,我可不管了。”乔治娜—西西也是一肚子气愤地说道。

“自己弄就自己弄,你太小瞧我的本事啦!”迪克愤愤地说着。把小老头儿往地上一扔:“看我的!拔楼起宅!”

大地开始颤抖,在农场的另一头冉冉升起了一座挺棒的塔楼,塔楼呈金红色,只有在塔楼的半山腰有一圈密密麻麻的小窗户。

“我的个天。”乔治娜—西西震惊地喃喃自语。

但是黛安娜—罗伯特却是一脸愤慨:“绝对不行,迪克!让监狱呈金红色,你这不是疯了是什么?你是在祝愿他们东山再起吗?”

“当然不是!”迪克—玛丽惊讶地说道。

“你把旭日的金红色色彩赠送给了被关押在监狱里的邪恶囚犯,你不觉得很有趣吗?”黛安娜—罗伯特尖刻地问道。

“喂!是谁刚刚还说,这金红色很可能是日落哩?”迪克反唇相讥道。

“不管怎么说,监狱你必须涂成漆黑一片。”黛安娜坚持说道。

“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加上几个白色的斑点、条纹或者图案。”乔治娜温和地建议道。

“能不能加上几个金红色的斑点?”迪克满怀希望地问。

但是这最后的希望也被两个无情的女人无情地否决了。

“那好吧!”迪克大声说道。一边大踏步地走近那座塔楼,“没问题!不过这座塔楼的暗号是什么呢?”

“海狮怎么样?”黛安娜大声提议道。

迪克轻蔑地低声骂道:“蠢猪啦!你这么大声吆喝,谁听不见?”

“蠢的是你!”黛安娜反驳道。“你竟敢骂你的主人愚蠢?自己好好想想吧,看看你自己有多么的蠢笨!”

迪克吃了一惊,静下心来。海狮?

“噢!我明白了,”迪克吁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原来你指的是它啊,不过……一旦黑暗势力掌控了,不是可以一举扫光吗?”

“只能冒这个风险咯。”黛安娜耸耸肩小声说道。

“那最好安装一个‘对讲机’。”迪克轻声笑着手一挥,那座黑白相间的塔楼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机器盒。上面写着26个字母和一些符号。

“设置密码。”迪克轻手轻脚地在机器盒面前忙活,黛安娜和乔治娜互相对视一眼。假装不经意地一左一右凑上前,其实是故意挡住了各个方向射来的视线。

“j.d.b.”迪克在机器盒上设置了以后。按下了确定键。

“咔咔。”机器盒回应着,立刻把密码吞了下去。

“这是‘鸡蛋饼’的拼音首写字母,”迪克小声说道,“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很好。”黛安娜小声说道。

这时候,“请按‘开始’键”的字样出现在机器盒的屏幕上。

“喏,”迪克边说边照他说的摁了一下“开始”,“你会看到的,它是很机灵的。”

“请输入密码。”机器盒里传来机械的声音。迪克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舞动着,然后大拇指一摁,按下了确定键。

“正在验证密码。”机器盒上显示出这样的红色文字。过了一会儿,这几个字不见了,机器盒机械地说道:“密码正确,可进入。”

迪克一把抓起地上的小老头,昂首挺胸地就走了进去。乔治娜也想跟上,不料碰了个钉子。她揉着脑门坐在地上,只听机器盒里传来机械而又威严的声音:“一次只许进入一人。”

“什么?”乔治娜气愤地嚷嚷起来,“凭什么?那个小老头不算个人吗?还是迪克不算个人?”

机器盒没有理会她,它的屏幕上又出现了“请按‘开始’键”的字样。

“真该死!”乔治娜怒气冲冲地说道,“谁能担保进去以后不会和迪克撞个满怀?切,真可恨!”

没过多久,迪克就出来了,他看着怒容满面的乔治娜,一脸的惊讶:“乔治——呃,那个……西西夫人!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火?”

“还不是你!和你那破机器盒!”乔治娜指着迪克的鼻子大声嚷嚷着,“‘一次只能进一个人’!那么让我问一下,你和你那小老头儿哪个不是人?”

“西西夫人……他是俘虏嘛,俘虏自动就可以进去……”迪克难为情地咕噜道。

“哦?是吗,你那个笨机器盒如果有这么高的智商,可以识别出谁是俘虏,那应该就可以识别出谁是正义魔法军团成员!”乔治娜怒不可遏地大声咆哮道,全然不顾灌木丛里是不是有人在窃听了,“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乔——呃,我是说,西西,冷静——”黛安娜竭力保持着男人的粗声粗气,嗓音低沉地想劝下她,不料没有成功,近来乔治娜的火气一直特别大。黛安娜上前安抚,不料被乔治娜甩开,凶狠地喊道:“去!别来趟浑水!”黛安娜吓了一跳,乖乖地走开了。

“玛丽(迪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乔治娜总算没把他的真实姓名给捅出去),你给我听好了,”乔治娜凶巴巴地警告道,“你最好让那个破机器盒识相一点儿,有什么要求提前说,不要再让我在墙上撞的满头蘑菇了再一一告诉我们!高智商——好一个高智商的机器呀!”说着,她便扭头气势汹汹地走了。

“哎,”迪克—玛丽看上去挺沮丧的,“这叫什么码子事嘛。”说着,他踢踢踏踏的走开了。

“快去洗衣服!”在迪克—玛丽远远的前方,传来乔治娜—西西凶巴巴的声音,他吓了一跳,同时也明白过来,原来刚才的事都是一场戏呀!乔治娜,演得漂亮!

“是!西西夫人。”迪克—玛丽忙不迭地应和着,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邪恶势力的成员——一名披着斗篷的15岁年轻男孩,正坐在埃尔顿变出的塔楼顶上。他的装束非常奇怪,两只耳朵里各插着一只助听器,手持一个望远镜。这一身装束使他能够轻而易举地监视这几个人,而刚刚的密码尽管迪克已经在刻意挡住,但他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男孩,血红的邪恶眼睛下的黑眼圈,从头到脚一袭黑袍,和那个小老头儿同样弯曲而多节的爪子,以及背上的一对大大的黑色蝙蝠翅膀都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他是一个吸血鬼。

他是谁?他的胳膊上印着一块黑黑的印记,好像是烧出来的一样。这印记盘根错节,但还是能够依稀看出那是一块什么样的印记。

那是一个字,影。

这个男孩的名字叫塞姆.阿比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