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周琳,你就不要在叫我公子了,听着多见外啊!”张子玄突然说道。

“恩,我可以不叫你公子,但是,以后你也不能叫我周琳。”

“那叫你什么。”

“叫我琳琳就行了,嘻嘻,怎么样。”周琳对着张子玄俏皮一笑。

“咳咳,这…这不太好吧!”张子玄被弄的有些无语。

“不行,你一定要这样叫我,子玄哥哥,答应我好不好吗?”见张子玄有些迟疑,周琳便撒起了娇来。

“好,好,我答应你了。”张子玄一阵头大。

“子玄哥哥万岁。”周琳振臂高呼了起来,而这一下,差一点没把张子玄摔在地上。

好在一路平安无事,两人在欢声笑语之间便来到了周琳所居住的城市,清水城。

刚进城,两人便吸引来了一阵目光,这也是没办法,张子玄经历了一些战斗,衣服早已破败不堪,难以入目。

而恰恰相反,周琳的衣服被划开了几道口子,雪白的肌肤裸漏在外,怎么能不吸引人,原本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周围人的目光,让周琳低着头不由自主的看去,这一看,周琳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原本他们两个在森林里逃命,哪有空注意这些,此时的周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子玄也注意到了周围人的目光,不过他毫不在意,自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看去吧!

一刻钟后。

张子玄两人已经到了周琳的家,推开门进去,打远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母亲,顿时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

一旁的张子玄看到此情此景,心里也是一阵触动,看着默默流泪的周琳,张子玄靠近她,伸出右手轻轻的擦拭着周琳脸上的泪水,并安慰道:“琳琳,别伤心,你母亲会没事的,再说了,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吗?相信你母亲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难过悲伤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周琳乖巧的答道。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后,周琳便来到门前,轻轻的推开门。

“吱呀!”

木门的响声异常明亮,屋子内周琳的母亲应声看了过来,看到是自己的女儿后,便放下心来。

周琳的母亲知道女儿在为他四处寻找能治好自己伤势的药,她非常担心自己的女儿会陷入危险,生怕有一天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便天天劝周琳不要在去那危险的地方,说自己老了,不要为了自己而陷入绝境。

但是倔强的周琳并没有听母亲的话,还是毅然决然的进入了森林深处寻找,没想到却遇到了那只巨熊,差点丧命,不过,好在一个人的出现,及时拯救了她。

想到这,周琳便忍不住朝身后看去,但是,扭过头以后,周琳并没有看到张子玄,于是朝着母亲说道:“娘,我带来了一个朋友,我去把他叫进来。”

“好,去吧!”周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大一些。

来到门外,周琳便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左右徘徊的张子玄,道:“你怎么不进来呢?”

看着询问自己的周琳,思考一番后,便拉着周琳来到了一处角落,靠近周琳的耳朵,小声说道:“刚才来的路上我发现有人跟踪我们,我想此人定是冲着你们家来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就在门外守着。

如此近的距离,弄的周琳小脸蛋微微泛红了起来,不过随后问道:“你说有人跟踪我们,怎么可能,难道…等等,我知道是谁了。”

“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清水城城主的儿子——李念。”周琳若有所思,因为在这清水城,要说起仇人,她就有那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李念,怎么回事,你们之间都有什么过节。”张子玄好气的问了起来。

李念的名字让周琳的脸色瞬间冷了下了,如寒霜一般,眼里闪过一丝冷然。

“造成我母亲重伤的便是这个李念,如果不是他,我娘也不会有事,我娘没事,我自然就不会去那危险的地方寻找草药了。”

“看样子,我不得不帮忙了。”

“呜呜……”

“谢谢你,子玄哥哥。”周琳一把抱住了张子玄,眼泪婆娑的说道。

“傻丫头,我不帮你谁帮你啊!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好了,你还快去照顾你娘吧!”温柔的抚摸着周琳的头,一脸关怀尽显。

关好门,张子玄两人来到了周琳母亲的屋内,周琳上前轻轻的把母亲从床上扶坐了起来,随后,便向母亲介绍起了张子玄。

“娘,这位公子名叫张子玄,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的话,说不定我就再也见不到娘了。”周琳对着母亲介绍起了张子玄。

“救命恩人,傻女儿,娘不是说了不让你在冒这个险吗?你怎么就不听呢?要是你不在了,娘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眼泪早已经湿润了眼睛,周琳的母亲一把抱住周琳,就这样紧紧的抱住,舍不得分开。

大约过了一炷香后,周母的情绪才渐渐缓了过来,对着张子玄道:“恩人,谢谢你救了我女儿,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母子说不定要阴阳相隔了。”

“伯母不必客气,叫我子玄就好,能看到你们母女俩再次团聚,我也是非常的开心。”张子玄客气道。

“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女儿,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恩人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在我们家住几天吧!”周母也是发出了邀请,“这…这不太好吧!”张子玄想要推辞,但是当他转过头看到周琳那期盼的眼光,心里便是一软,把要拒绝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好吧!那我就打扰伯母几日了。”

和周琳聊了几句,张子玄便走出房间,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屋内的设计极其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个板凳,除此之外,别无它物,由此可见,为了治好母亲的病,家里的东西都被变卖光了。

身体的虚弱感越来越强,张子玄只觉得眼前一阵昏暗,接着一个踉跄,便一头栽到了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小说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