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更新时间:20121112

一线晨光落在寒婧失血的脸上,煞白的脸色像是被抽干了血。她的眼神冰冷,透着令人惊怖的仇恨眼神。

在寒婧面前,是提着玄神殿洛总殿主首级的杨烽,对上她的眼神,他也惴惴难安。“阿婧,这个人头是真的。”

“神殿联盟执政大楼里,是你有意纵放的洛老狗是不是”寒婧冷冷的问。

站在旁边的寒家兄弟,以前血修罗他们都惊诧的看向寒婧。

寒文韬甚至还帮着杨烽辩解:“他那天在我们身后,怎么能纵放洛老狗”

没看三哥一眼,寒婧逼视着杨烽说:“你让他自己说。”

迎着寒婧的冷意森然的眼神,杨烽咽了一下口水,困难的问:“阿婧,现在罪魁祸首已授首,还追究那些旁枝末节干什么”

白一鸣也说:“对啊,阿婧,你母仇得报,事态也已经平熄下来,没必要再追究了。”

“我爹赔上了一条命”寒婧失态的大吼。

寒文策明白了:“杨烽有意纵放洛老狗,就是判断寒家一定不肯罢休,让事态激化,跟战火越烧越旺。好算计,寒家跟古玄世家圈子都成了他手里的枪,破坏了玄神殿跟古玄世家的结盟,双方火拼实力大损。”

没有否认纵放了洛老狗,杨烽只是辩称:“古玄世家圈子之所以卷进去,也是各有私心吧不然,现在古玄世家也不可能控制了玄神殿。”

“这么说来,我们应该是皆大欢喜了吗”寒文策怒极反笑。

没有丝毫心虚,杨烽淡定的说:“现在的结局可以说是必然的趋势,我只是让进程快了一步。你们平心静气的想一想,岳父到底是因为事态扩大遭遇不测,还是被心中的愧疚压倒自寻死路我说,他是因为不能面对你们兄妹,你们能反对么”

“你个冷血的混蛋”

寒文略怒吼一声,挥拳砸在杨烽脸上,打得他鼻血飞溅人也倒飞出去,寒文韬也冲上去对他拳打脚踢。

没有人阻拦,哪怕这是在玄骑神殿的地盘上,在杨烽的宅子里,玄骑神殿跟杨家的人都旁观不语,杨烽自己也放弃抵抗任打任骂。

寒婧的心彻底冷了,毫不留念的往外走。

“婧妹,我们回家。”寒文策追上来说抓着妹妹的肩头说。

“再不回寒家,不知道怎么面对娘亲。”轻轻的说完,寒婧拂开大哥的手,往外走。

寒文策欲言又止,怔怔的看着妹妹脚步虚浮的走出去。身为人子,却在娘亲含恨而死多年以后才得知真相,他同样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娘亲,对于父亲,他也不知道该恨该爱。

走到门外,寒婧眯起眼抬头看看天,感觉太阳像记忆中那个隔夜大饼的月亮般苍白。眩晕的感觉浪潮般涌上来,她全身发软。踉跄走了两步,被一双手扶住。

“阿婧,还好吧”

关切的话语入耳,听得出是沐青松的声音,寒婧勉强说:“还好,有事么沐大哥。”

想说,没事就不能找你沐青松苦笑一下,说:“外公知道我要来看你,让我替他带话给你,从今天起,你就是冥海分殿的分殿主,兼东南区巡察一职,对东南区五大分殿有监管权,即日走马上任。杨殿主则回来整顿这边的各大分殿。名义上,你还算是杨殿主的上司。”

“因为我们在玄神殿出现内讧一事上功不可没,要对我们嘉奖吗杨烽会不会觉得委屈啊,成了我的下属呢,哈哈,太搞笑了”寒婧嘲讽的大笑,笑得比哭还难听,简直就是被掐住喉咙的鸡在尖叫。

“阿婧别这样。”沐青松感觉寒婧跟杨烽之间出了问题,却没有趁虚而入的心思,真心的为她难过。

仰面吸了口气,寒婧幽幽的说:“我没事,沐大哥,我现在就去冥海分殿。”

迟疑片刻,沐青松鼓起勇气说:“我陪你去,可以吗”

“有何不可”寒婧怪笑因为看到杨烽追出大门,她有意笑得灿烂:“命犯桃花煞的女人,到哪儿身边都不能少帅哥啊沐大哥这极品帅哥就算不肯跟去,我也是要强行拽走的。何远山,赶紧过来,我们一起走”

“小妹,跟我回家去”寒文韬冲上来,抓住妹妹不容拒绝的喝道。

有心说不,全身却软得没有一丝气力,寒婧只能任由三哥强行把自己带回了寒家庄。

在父亲的灵堂上,寒婧哭昏了几回,耳边总是回响于佑民对自己说的“要抽时间回去看看你父亲,父女的缘份很脆弱,也许哪天喝了一杯茶就会听到对方的死讯”,还有他丧女之后恶意的吐槽她:“你这丫头又何尝不可恶,跟父亲吵架就离家出走,这么久也没有回家看看。”

被大嫂强行拽回房,躺在床上,寒婧欲呕无力。刘忆媛不顾她的反对请医生给她检查,结果,不知内情的医生面带笑容的说:“少夫人这是正常害喜,胎儿情况正常。”

“害喜”寒婧比吃了条活虫子还觉得恶心。大嫂把医生带出去问情况时,她有一剑切腹的冲动。从冥海星回来的前夜,她跟杨烽一时情不自禁又偷吃了禁果,算起来,胎儿也有三个多月了,她居然粗心的都没有察觉到

不会是真的,肯定是医生弄错了寒婧很想这么吼出来。手摸在腹部,却感受到胎儿在腹中踢她一脚,母子天性在这时候不可遏制的爆发。孩子是无辜的啊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涌出来。

大嫂送走医生后进来,寒婧已经坐起来,冷静得像变了一个人,眼神透着慑人的寒光:“大嫂,我怀孕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连大哥也不许说”

“怎么能瞒着你大哥”刘忆媛吃惊的叫道。

“你敢说,我就到一个你们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让你们以后都见不到我。”

“好吧。”

无法忽视寒婧的威胁,刘忆媛心想先稳住她,免得她做出什么傻事,便答应了。

父亲下葬后,寒婧执意去了冥海分殿走马上任。

进入魔鬼水域,她回头看了一眼,默默的说:别了,我生长的家园别了,娘亲别了,爹,希望您在九泉之下得到娘亲的谅解

杨烽尾随其后,远远的跟着,却不敢接近。他甚至知道她没有说出来的话:再不回这片伤心的土地了

从传送阵出来,迎面的冰雪世界让寒婧精神一振。守在传送阵这边的是玄骑神殿弟子,负责的是冷无涯,看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的冷无涯热情的说:“阿婧,这么快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在那边玩一段时间呢”

“来冥海分殿吧,现在姐是分殿主了。”寒婧力图表现得正常,可是声音多了锐气,少了属于她的那份萌甜,只是嚣张依旧。

冷无涯朝何远山看去,得了一个眼色之后,很有默契的闭紧了嘴。

没有在小寒山逗留,寒婧直接过门不入去了冥海分殿,走上那座原属于碧血宗的秀美山峰,她回眸之间偶然赫然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阿云”她喃喃的叫。

风里,夜孤云的衣袍猎猎作响,血狂刀扛在肩头。即便看到寒婧宛若从前飞奔而来,他也不紧不慢的走着。

“阿云,你一直跟着我是不是灰鸦岭救我的是你对不对”寒婧毫不避嫌的扑上去抱住夜孤云,一种安心的感觉油然升起。

“嗯。”安静的看着欣喜万分的寒婧,夜孤云依旧沉默寡言,用一连串的单音回复寒婧的问题。其实,他一直就没有走远,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寒婧。她多次遇险,都是他暗中施以援手,默默的信守着“他在,她就没有后顾之忧”的诺言。

“阿婧,分殿事务的移交,什么时候开始”尾随而来的杨烽驭凤落下,宛若没有发现妻子跟夜孤云搂在一起,泰然自若的问。

“滚我不想看到你”寒婧放开夜孤云俏脸带煞的喝道。

夜孤云看到寒婧吼完之后拔剑就砍,他的血狂刀也全力劈出。两人动作都快,剑影刀光妙到颠峰的融合在一起,威力增强何止一倍。

玄骑神殿弟子都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却没人敢上前插手。

杨烽驭凤飞起,紫电九曲枪华丽丽的拉开一道光盾,看得众人眼前一花,眨一下眼再看时,寒婧已倒退出战圈,拄剑狂吐。

她这是妊娠反应吗杨烽想,差点就把夜孤云给忘了。血狂刀跟紫电九曲枪击实,轻如风中落叶般顺着枪身滑到杨烽面门前,让他清晰的感应一股绝强的凶煞之气冲进脑海。

脑子像炸开般的痛起来,杨烽驭凤后退,同时舞枪还击。华丽的紫色枪影暴起,映得这一片五彩缤纷。

血狂刀与紫电九曲枪撞击,发出一阵密集的铿锵敲击声。众人才惊觉沉静得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夜孤云实力竟然如此强大,跟杨烽还能斗个旗鼓相当。

“阿婧,你怎么了”冷无涯一声惊呼,让杨烽与夜孤云同时住手,同时看向倒在冷无涯怀里的寒婧。

越长大,越像乃兄的冷无涯,低垂的眼睫浓密如羽,在那栗色的脸上形成诱惑的弧度,半遮面的黑发亮泽如丝拂过她的脸庞。拨开他的发丝,寒婧狼狈的抱怨道:“不要大惊小怪,小冰块”

“阿婧,我奉命来协助你熟悉冥海分殿的情况。”杨烽温柔的说,眼神与夜孤云在空中交汇擦出炽热的火花。他用眼神告诉夜孤云:一定会跟寒婧破镜重圆

是的,刘忆媛请去的医生一出寒家庄,就被杨烽的手下带走,合盘说出寒婧身怀有孕的事实。同时,杨烽清楚:追妻之旅或许会很漫长,或许,孩子出世后他才有机会让寒婧回心转意。

“阿婧不需要你协助”夜孤云冷冷的说,众目睽睽之下,他毫无顾忌的抱起寒婧往山顶分殿新修的大殿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