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付远涵看了她一会儿,脑海里的思维有些挣扎,最终还是轻叹一声,转身说道:“出来吧。 ”

安悦撇撇嘴,这人还是这么不解风情,难道就不知道主动拉她的手,后面的谈判会容易得多吗?真笨!

两人重新回到客厅,面对面的坐着,付远涵给她斟了茶,沉默了一会儿最先开口:“这段日子你四处跑,冷静的时间也够了吧?一直想和你好好谈谈,可是,找你可不容易呵。”

安悦脸有些微红,心里却在腹诽:“活该,谁让你惹我生气了。”

“安悦。”付远涵忽然认真的看着她问:“你有信心和我过一辈子吗?”

“……”安悦错愕,一辈子吗?……

付远涵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轻笑:“或许我们的年龄相差比较大,身处位置不一样,经历不一样,所以有了差距和代沟,生活上碰碰磕磕是免不了的。有问题说出来当场解决就好。我比你大许多,有时候把你当小孩看待也是情有可原,但并非不爱你。成长有我一个足矣,你在我羽翼下无忧无虑的生活便是我最大的骄傲。

我为人严谨,也许管得比别人还要严格一些,对浪漫这东西也是一窍不通,你若想要我可以去学,但我觉得这个没必要。与其花时间去准备那些无聊的东西还不如两人相互陪伴聊天散步?

我控制欲比较强,不太喜欢别人的反对,这个我会改过,但不同意你和异性有过于亲密的接触,因为我会不高兴。

你可以有自己的空间,但不能完全把我推拒在外。你可以去工作,但不能太拼,当然,你若愿意在家让我养着这是最好的。不管你工作与不工作,我也能许你衣食无忧,一世安康。

如此,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

付远涵平静的说完,静静的看着她,眸中的深情让人难以忽视。

安悦错愕极了,愣愣的回不过神来,她从来不知道,付远涵可以一时间说这么多话的……

付远涵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貌似……刚刚表哥在深情的表白?

“愿意吗?”付远涵不知何时走近她,微微弯腰凑近,把她拢在自己的阴影下,声音带着抵抗不了的诱惑。

安悦愣愣的想点头,忽然头上一阵钝痛,抬头看去,只见安煜不知何时站在楼梯转角处手里玩着一把花生米,一脸得意的看着脸色微黑的付远涵,那表情明明白白的写着:想这么容易过关?你当我死啊。

安悦低头吃吃的笑了起来,看来她不在的日子付远涵没少折磨过他。

付远涵看着她颇有些无奈,却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再逃,他还怕她会不回到自己身边吗。

“安悦,有人找你,在楼下等着呢。”安煜中午下班回来的时候刚进门便看到自家老妹和付远涵肩并肩的坐在沙发上看……午间新闻。付远涵正在削苹果,安静的气氛流露着若有若无的温暖暧昧,顿时有点不乐意,随即轻笑说道:“是一个很漂亮很乖的男生。”

付远涵手中的动作一顿,淡淡的抬头看他,又转头看安悦。

安悦愣了一下,很漂亮很乖的男生?难道是宁轩?那家伙追到这里来了?

付远涵开口正要询问,却见她连忙穿了拖鞋便跑出去。

安煜得意的笑着看着他,他却淡淡的看他一眼不慌不忙的跟出去,安悦跑得太快,他跟着出去的时候她已经乘电梯下去了。

安悦走到楼下,果然看到白恤牛仔裤简单装扮宁轩正站在阳光下,暖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就像一个温暖美丽的精灵。

“你怎么来了?”安悦有点无语,他怎么无处不在啊。

“你朋友告诉我你在这里,我便来了。”宁轩看着他难得没有脸红平静的说。

安悦连忙把他拉进阴凉的地方,虽然现在是秋天,但这样晒太阳也是不好的:“你来干什么?”

宁轩淡淡的低头看着她,轻轻的说:“我想见他。”

“见谁?”安悦有点反应不过来。

宁轩看上她的黑眸,宁静的表情有着不可违抗的坚决:“你知道的。”

安悦沉默了一会儿,她知道,他想见付远涵……

“你见到了又怎样?”她轻笑:“要和他比吗?”

“你怕他比不过我吗?”宁轩难得骄傲的说。

安悦噗的一声嗤笑出来:“比得过又如何?比不过又如何?”

宁轩看着她的黑眸暗了暗,微微靠近她一步:“我知道他是谁,现在我的事业或许比不过他,但我比他年轻,我有信心我可以超过他的,而且,你们年龄相差那么多,就算现在能好好的相处,但能保证一直都能好好的相处吗?你们没有共同点,没有共同话题。”

“这是以后的事,谁能保证以后?就算是你也不能。”

“我……”

“口头说说谁不会?”安悦忽然厉声打断他:“宁轩,我不喜欢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没有了别人也一样。”顿了顿又说:“他虽然是比我大很多,但这有什么不好?他护我,宠我,懂得比我多,快乐与我分享,痛苦比我先尝。可许我无忧无虑,这有什么不好?”

“这些我也……”

“不要跟我说你也可以,宁轩,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家世显赫,你将来的妻子也必定是门当户对的。我们若真在一起,家世便是第一道坎。”

“我们……真的没可能吗?”宁轩低低的说,略带沙哑的声音有些跟哽咽。

“没可能。”安悦坚定的摇头:“宁轩,回去吧,不要让你家人担心。”

宁轩睁大眼睛看看她,眨眨眼又看看远处的风景,黑白分明的黑眸里有着莹润的水光,良久他才从远处收回目光,看着她轻声说:“好,我以后也不会再缠着你了。”声音很低很小,但安悦还是听得清楚,正松了口气劝他两句,忽然一道阴影匆匆头上罩下,腰间一紧,唇上一软,瞪着眼睛震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

宁轩并没在她唇上有过多的停留,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下去,在她唇上扫了一圈便站起来说:“这是我的初吻,你是我的初恋,既然是初恋,我的初吻只能给你,放心我们已经结束了。”说完转身大步离去,留下还没回过神的安悦。

不一会儿,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她的唇瓣,那轻柔却又坚定的动作似乎想要把她唇上留下的气息给擦去。

付远涵拉着她进了电梯后便紧紧地把她锁在怀里低头狠狠吻上那嫣然的唇瓣。

回到家,看着安煜那戏谑的表情,安悦脸红得就差没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悦悦,我们回b市吧。”正在吃早餐的时候,付远涵轻声说。

“好。”休学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

回到b市,安悦正纠结着怎样跟他说她想回宿舍,可付远涵去没给她任何机会,直接把她车回家了,看着蒋营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旁边放着一个熟悉的行李箱……

这情形怎么这么熟悉啊……

安悦暖暖的笑了。

“快去洗个澡睡觉吧,明天可忙了。”付远涵帮她把衣服收拾放回衣柜说道。

“好。”虽然不知道明天忙什么,但安悦还是听话的去了。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付远涵已经出去了,还体贴的帮她关好了门,房间里的摆设一样也没动过。

安悦坐在床上轻轻拉开床头柜,那闪闪发亮的戒指还在,银行卡也在,什么也没动过,唯独少了那封信……那封上次让她伤心了很久的信……

不见了也好……重新开始也好。

安悦躺在熟悉的床上,神情放松,很快便沉睡过去了。

房门轻轻被打开,高大的身影轻轻走进来,在床边上驻足良久,随即脱下拖鞋在她身边躺下把她紧紧地抱进怀里浅笑沉睡。

睡梦中的安悦总感觉脸上痒痒的,腰间要沉沉的,双腿被束缚,整个人不太习惯,挣扎了许久才从睡梦中醒过来,朦朦胧胧的首先看到的是近在尺咫的俊脸,有一瞬间的发愣,以为是梦中,随即又闭上眼睛,可是脑子已经逐渐醒过来了。

那清晰的束缚的感觉还在而且耳边还有悦耳熟悉的低低笑声。

她猛地睁开眼睛,正看到笑得阳光灿烂的付远涵低头看自己。眨了眨眼,有点迷茫,随即猛地坐起来,却被腰间的大手一压,直接压回床上,始作俑者还浅笑的看着她。

“表哥!你在干什么?”安悦有点窘迫,感觉身上除了被束缚着不太舒服,其他并无异样,衣服也好好的穿在身上,不禁有点松了一口气。

“抱着你,我才感觉踏实。”付远涵亲昵的蹭了蹭她的鼻子笑说,抱着她躺了好一会儿才放开,拉她起来说:“悦悦,我们结婚吧。”

“啊?”安悦一大早起来便听到这样的话,脑子一时间还没清醒过来,但看着他那认真的表情,最终还是点了头,但随即又摇头,脸微红:“不行,我年龄不够。”

“我们先订婚,等你够年龄了再领证好吗?”

安悦微微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付远涵看她点头,激动得猛地把她扑倒在床上狠狠的亲下去。

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安悦的唇瓣一紧红肿得引人遐想了,可是始作俑者却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吃过早餐后,付远涵直接把安悦带到b市最大的形象设计城,把一脸茫然的安悦按在椅子上交给设计师。

“这是干什么?”安悦站在镜子前,看着穿着及膝礼服,盛装打扮的自己和付远涵茫然的问。不得不说,虽然平时付远涵穿得也很好看,也不施妆打扮,但也已经俊美得让人着迷了。此时略上淡妆,更是俊美得如画中人。安悦看得有些愣了,竟然生出一股把他藏在家里不让别人欣赏的占有欲。

“订婚啊,你早上不是答应过我?”付远涵宠溺的把她搂在怀里,安悦本来长得不错,如此一打扮起来,清纯中带着许些蛊惑人心的妩媚,让人爱到心坑里去了。

“啊?”安悦惊讶:“这也太快了吧?”

“快吗?”付远涵却不以为然:“我可等了许久了。”

安悦脸色微红:“可是……可是我父母……”

“放心,他们都已经到了,在酒店等着,现在估计就剩下我们两个主角还没到场了。”

安悦震惊:“你……你早有准备!”

“当然。”付远涵难得得意的说:“好了,我们快过去吧,让那么多人等久可可不好。”

安悦没辙,只得被他拉着上了车了,算了,反正早订晚订都是一样的。

“悦悦。”付远涵拉起靠在自己身上的安悦,执起她的手深情的亲了亲笑说:“其实,我今天也是紧张的,我从没对过一个女人有这么重的占有欲,谢谢你能来到我的身边,我愿用我的一生护你,宠你。即使等我们到了七老八十,走不动了,你依然是我最美丽的小公主。不过,我比你老那么多,到时候你可会嫌弃我?”

安悦靠在他怀里静静的听着,暖暖的浅笑:“嫌弃。”

付远涵无奈的捏捏她的鼻子,便听她继续说:“不过,你要好好保养啊,只要到时候你就算老了也是一个帅帅的帅老头那我就不嫌弃你啦。”

“好。听你的。”付远涵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暖暖的浅笑。

“不过,表哥,你对我那么好,万一把我宠坏了怎么办?我可是会恃宠而骄的,到时候有你头痛的时候,你确定,你要宠我一辈子吗?”

“宠坏了更好。没人受得了你的臭脾气,看谁敢跟我抢。”

“表哥……”安悦紧紧埋进他怀里感动又认真的说:“别人抢不走我,你也不许跟别人走。”

“此生,有你足矣。”

故事的开头虽然不太和谐,但结局能得到心爱的人一句‘此生,有你足矣。’这比什么都更重要。

安悦,注定只能是付远涵的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