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免费提供小说药香满园:拐个萌夫来种田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李翠玉见李宝珠把她当透明的,气的站起身来,一脚踢翻了凳,叫道:“再走一步我现在就去烧了你家的房!”

张氏忙劝道:“翠玉姑娘有话好好说……”

动不动就拿烧房威胁人,你当你是红孩儿啊!李宝珠不愿意李翠玉在这里撒泼,带累了张氏,便回过身,缓声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问你一件事,你若是老实说了,你上次打了我的事便罢,否则今天你就别想轻轻松松的出了这个门!”

李翠玉慢慢走到李宝珠面前,看着她日益光滑的脸蛋和长长的睫毛,心里的嫉恨简直要了狂。

小时候人人都说李宝珠长得比她好,后来呢?李宝珠成了个蓬头垢面快饿死的穷丫头,清水村也只有她李翠玉才是唯一能带的起饰的人。现在瞧瞧李宝珠手上的玉镯,头上那支珠钗,她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些?

这些都应该带在她李翠玉的身上才般配

李宝珠看李翠玉眼神有些不对,便转身对柳絮说道:“你把宝瑞带到马车上等着我们。”李翠玉问什么她也大概猜得出来,她不想宝瑞听到这些。

等柳絮带着宝瑞出了门,李宝珠才说道,“你问吧。”

李翠玉看着柳絮聘聘婷婷的带着宝瑞慢慢走远,压下火气,挑了挑眉,问道:“她们两个是什么人?”

“你就想问这个?”

“当然不是,”李翠玉脸上忽然出现一抹娇羞,“我想问问那位沈公……”

那天在济世药铺门口,她已经打听出来沈少泽的身份。李翠玉和李宝珠不同,她好歹也是清水村前里正的女儿,对扬州府里最有名的几个大户还是听说过的。

当天她一打听,得知那位俊秀温柔的贵公,居然是扬州府最有钱的沈家大少爷。沈家的生意遍布全国,族里还有在朝为高官的老爷。最重要的是,据说宫里某位正得宠的娘娘也是出自沈家。

作为这样一个有权有钱的家族的当代继承人,沈少泽确实不是李翠玉可以企及的人物。然而李翠玉多年清水村名媛的身份不是白得的,听了这些事,她想要嫁给沈少泽的心思更加强烈,回去后便磨着李忠义去说和。

李忠义以前也是只是一里正,在清水村可以说一不二,但到了外面能算老几?何况他如今也只是一平民百姓罢了。

虽然李翠玉是他心肝上的尖尖,对这事他也没辙,只能劝宝贝女儿打消了这心思。李翠玉见亲爹帮不上忙,便又想起了李宝珠。之前见李宝珠和沈公的随从关系不错,也许从她身上能打听到什么。

刚才刘铁柱偷摸跑到她家,和李忠义在屋里说话被李翠玉听到,知道李宝珠去了王大壮家,这便跟了过来。

在李翠玉的潜意识里,还是把李宝珠当做了以前那个可以随意揉捏的穷丫头。料想她想问什么,李宝珠也不敢不说出来。

此时话说了一半见李宝珠还是一副不开窍的样,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尖着嗓道:“我想知道那沈公有无娶亲?”

“我不知道。”李宝珠一口就回答了出来。

“你怎么会不知道?”李翠玉怒道,“你和沈公的下人关系不是很好吗?那天他还帮着你欺我……是了,想来定是他瞧上你,想娶你当婆娘。”

李宝珠一听也不高兴了,冷冷的说:“你不要空口白牙乱说话,我和邹管家什么事都没有!”

“那下人姓邹?”李翠玉转着眼睛打量李宝珠,“连姓什么都知道了,还说跟他们不熟悉。我看那姓邹的配你绰绰有余了。以后我当了沈家少奶奶,说不定还会提拔提拔他呢。”

还没等李宝珠反应,一旁红秀已经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叱道:“你这女人怎么什么浑话都说?什么嫁不嫁人的,你也不嫌臊得慌!”

“你是哪来的小贱人!清水村地界有你说话的份吗!”李翠玉高声骂道,猛地把手里的帕朝红秀脸上甩了过去。

红秀一把拉住帕一角,一拉一扯,帕撕拉裂成了两块,拉的李翠玉踉跄倒退几步。在张氏的惊呼声中,扶着桌才站稳了身。

见识了红秀的力气,李翠玉不敢再动手,嘴里却不依不饶道:“好啊,李宝珠你果然是傍上汉了,怪不得连珠钗都买得起了。真是个贱货!破鞋!”

红秀是亲眼看到林府的大小姐把珠钗送给李宝珠,还是她亲手给李宝珠带上的,此刻听到李翠玉这般诋毁污蔑自家小姐,脸上怒气一现,就要冲过去收拾李翠玉。

“红秀,”李宝珠叫住了她,摇头道,“算了,这种人。”

李宝珠跟李翠玉骂也骂过,打也打过,可李翠玉这种女人,永远都别指望她能屈服。除非能用暴力彻底打怕了她。可是李宝珠还没那个狠心能伤人性命。

李翠玉虽说嘴贱了些,到底只是个被宠坏的十四岁姑娘,教训可以,李宝珠也下不了手要她的命。更何况,光天化日的,她也没那个胆。

红秀还是气不过,虽然被李宝珠拉住了,仍然怒气冲冲的瞪着李翠玉。张氏也是一脸焦急和尴尬之色。

李宝珠平静的看着李翠玉,声音寒意刺骨:“我最后说一遍,我不知道沈公的家室情况。你想嫁他就自己打听去,不要来找我。我跟你们李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义务告诉你任何事情!”

“你就不怕我……”

“对了,”李宝珠截住李翠玉的话,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想去烧房你就去吧!烧完了我想我们还得去衙门唠唠那几亩地的事情。”

李宝珠说了这句话,心里忽然轻松了。那三间茅草屋要不要又能怎么样?如果宝链想要,以后她就在原地起一座新的给他就是

李翠玉听了面色涨红,正要说话,外面忽然有人叫道:“翠玉姑娘,翠玉姑娘!”

李翠玉听出那是无赖汉刘铁柱的声音,一腔火气正无处泄,立刻走到门口怒道:“本姑娘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下贱的无赖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