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护士取精

<h3 id="htmltimu">第十章  停车坐爱枫林晚</h3>

车子在山坡上平稳的行使,初秋的傍晚,夕阳的余辉洒落在路旁的枫树上,火红的枫叶更显得妖娆,被风吹落的叶子飘洒在路上,映着夕阳美不胜收。墨冬染是被阳光刺醒的,睁开眼,窗外一片火红,美的不可思议。“停车,停车”墨冬染兴奋的叫着,“怎么了,宝贝儿?不舒服吗?”慕子归急忙靠边停车,急切的询问。“枫叶,枫叶,好美啊!我要下去看看。”说着就拉开车门下车了。由于慕子归的车在三辆车的最前面,所以一看见慕子归停车,景翰林和萧玉衡也纷纷靠边停车。墨冬染下车后,直奔着路旁的枫林,跑着,笑着伸手迎接纷纷飘落的枫叶,仿佛散落人间的小仙子,清脆的笑声回荡着山林间,慕子归矗立在车旁,笑看着顽劣的小仙子,满眼宠溺。

依然在车停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看见身上盖着的衣服,心里暖暖的,将衣服折好递给旁边的萧玉衡,轻声道了声谢谢,然后下车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腿脚,站在车旁看着林间的墨冬染。萧玉衡拿着手里的衣服怔忡一会儿,衣服上还有依然身上的温度和淡淡的香气。随手将衣服放在后座,开门下车,点了根烟,在烟雾中看着林依然的背影出神。

凌可可不幸的被突然停车的惯性悠到了车坐下,圆圆的小脸被前面放倒的座椅卡到了,顿时大叫出声,吓得前座的笑笑瞬间坐起来,回头看去。“呜呜...景师兄...呜呜...我要是毁容了,你可要养我一辈子啊!”景翰林迅速下车,打开后门把圆滚滚的凌可可从车里拖了出来,“没事儿吧?磕着没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哼,景师兄,你要是故意的,我绝对会赖你一辈子。”“呵呵...呵呵...”景翰林尴尬的笑着,心想,休想赖我一辈子,小爷可不会让你赖着,哼哼,要是某人嘛,还可以考虑考虑。扭头看着车里,被吓得懵懵懂懂的,一直呈现呆萌表情的笑笑,景翰林不禁笑出了声,“回神了,小呆瓜,看你这一脸白痴像,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呆瓜是怎么长大的,睡得那么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景翰林故作嫌弃的说道。“耶...景师兄你看起来,好像欲求不满的样子,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笑笑回神反驳道,哼哼,小恶魔复活了。“是啊,昨晚没睡好,要不,今晚你陪我睡?”景翰林挑衅道,“哼,臭**!”笑笑知道嘴上占不了便宜,凌可可已经跑去和墨冬染胡闹了,便开门准备下车,丝毫没注意到睡觉时脱了鞋和袜子,自己从小就不爱穿袜子,为此白家屋子里常年都铺着地毯。“喂,没穿鞋,赶紧给我回去坐好。”景翰林边怒吼,边从后座拿起白笑笑的鞋子,绕到副驾驶去,“给,穿好再下车。”“哦”呆萌的笑笑最终也没意识到自己是怎么睡到副驾驶去的。

墨冬染、凌可可和白笑笑在枫林间嬉戏,打闹,满头都是三人扬起的枫叶。“依然,快过来啊!”凌可可大声喊道,林依然但笑不语。站在路边看她们,笑着,闹着。仿佛小的时候,自己在书房的窗边,看着楼下大院里的孩子玩耍,心里满是羡慕。

玩闹过后,几人继续赶路,到达度假村已经是晚上了,度假村灯火通明,欧式建筑富丽堂皇,大厅里水晶大灯洒下柔和的光,给人温馨舒适的感觉,几人刚进大厅,酒店经理就热情的迎了出来,站在慕子归面前,恭敬的说道。“少爷,一路辛苦,别墅已经安排好了,我先带您过去。”慕子归回过身来询问几人“我们是先吃饭,还是先回房休息?”“不会吧?慕少,你们家什么时候盖的温泉度假村?我怎么不知道。”景翰林问道。“这不是带你来了嘛,哪那么多问题?”慕子归笑着回答。最终,几人决定先回房间梳洗一下,再让经理将饭菜送到别墅。

温泉度假村,有酒店房间,后山还有**的别墅和温泉池,给权贵客人**的享受空间。慕子归在来的路上通知经理让他准备好为自己留的那栋别墅。别墅在山顶上,被植物包围着,沿路都是火红的枫叶,地上的落叶厚厚一层,仿佛走在红毯上。墨冬染四人边走边闹,一会便走到了路的尽头,这里唯一的一栋别墅,与沿路的其他别墅不同,欧式建筑,屋顶像国王的皇冠一样,睥睨群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