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女人自熨全过程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西安蛊市内,此时穆伊莲抱着黑涯,虽然已经有些脱离,脚下都开始虚浮,但却不得不再次提起一口内息,加速奔逃,因为她已然感觉到身后有一群人朝着她狂奔而来。乐—文

“加快速度,别让他们跑了”,紫萧盯着那即将达到蛊市尽头的穆伊莲,对着身后的人马吩咐道。

“这该死的穹顶结界”,紫云怒骂一声,当然,这也难怪,有这凡界都市内的穹顶结界束缚更大,连想强行调用道力都是做不到,否则以他跟紫竹的修为,都能无视空间阻隔,瞬息便是能到达目光可及之地,又何必这般费力追逐。

紫竹默然点头,“别抱怨了,赶紧解决了那两个小家伙,否则若是宗主怪罪,我们两个这一次,怕是真的难以赦免”,想起紫岩那道冷漠中蕴含杀机的目光,紫竹现在想起,都有些犯怵。

“快到了”,穆伊莲盯着那已然出现在目光中的蛊市边缘,心中默然道。

此时她的不远处,是一座土瓦石壁,看似脆弱无比,以她的手段,只需之手便能破除,但是了解内情的她明白,这道石壁可没有看似的那般简单,这是蛊市设立,专门所建,不止用料坚固异常,其内更是刻画有防御性的蛊阵相维持,若要强势破除,就算是她全盛时期,都得废一番手脚,现在更是没那么容易做到。而身后那群急速逼近的人群,也显然不会给她强行破壁的时间。

“小丫头,别白费力气了,束手就擒,我还能给你个痛快”。此时,见穆伊莲已到石壁之前,似乎停滞了脚步,紫萧以为她已然没有了退路,便开口劝说道。

“就是这”,穆伊莲完全不在意身后紫萧的高喝,盯着面前的石壁,放下手中的黑涯,伸出双手,抚在那石壁上,感知片刻后,心中确定道。

“啪,啪,啪”,穆伊莲用略微生涩的手法,快速的在石壁上啪击着。

“轰,轰”,那原本静立的石壁,在穆伊莲的拍击后,开始声声作响,整个石壁都开始剧烈的抖动,“唦唦唦”,震落下大片砂石,洋洋洒洒,飘荡在空中,瞬间掩埋了穆伊莲的位置。

“不好”,紫萧怒骂一声,显然正如那王齐所说,这西安蛊市有着一个偏门暗道,而现在,穆伊莲正是打算利用这条暗道逃离。

“放心”,紫云淡笑一声,跟着一样心中了然的紫竹,继续往那穆伊莲飞奔而去。

“恩?”,紫萧诧异一声,见两人似乎没有一丝担忧,不免有些疑虑,但现在也显然不是询问之时,还是先抓住穆伊莲跟黑涯,才方为上策。

“还好来得及”,穆伊莲再次抱起身下昏迷的黑涯,盯着面前那缓缓打开的石壁,心中终于安定了几分。

“唰”,一道白光,从那缓缓开启的石壁中飞射而出,“不好”,穆伊莲心中一惊,抱着怀中的黑涯,直接侧身躲过,那道白光直接从她的耳畔边缘划过,赫然是一把尺长的柳叶短刀,那泛着冷光的刀刃,直接斩落下她耳旁的一小撮散落的发丝,往后方飚射而去。

“反应还真够快的”,那已然开到半人多宽的石壁后,传来一声轻叹,似乎对于刚才那一刀没有斩下穆伊莲的头颅,而感到些许惋惜。

但此时,穆伊莲可没有半分的庆幸,虽躲过了那道夺命的短刀,但是她自己却是明白,显然预留的退路,早已就被他人探知,而且还暗中埋下了伏兵。

“该死”,穆伊莲嗔骂一声,现在后路被断,虽不知实力如何,但是以她跟现在黑涯的情况,显然没有半分硬闯的底气,而身后,那三道强大的气息,加上大队的人马,也断然不可能有半分的机会,这如何不让穆伊莲绝望。

“轰,咔,咔”,正当穆伊莲思虑该当如何之时,那石壁的大门终于完全开启,正好是一人多宽的样子,而那埋伏在外的人马,此时也慢慢踱步而来,不多不少,刚好六人之数,而这六人都穿戴厚重的麻布斗篷,有五人皆手持如刚才那般的柳叶短刀,那领头之人却是空手抱胸,显然刚刚那一短刀,正应该是他所发出。

“是你们?”,穆伊莲盯着这熟悉的装束,刹那想起,这些人,正是前几日那守护紫磐的贴身护卫无疑。

“又见面了”,领头的男子,似乎不像身后的五人那般冷漠,略带一丝淡笑,开口道,“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但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哦,是吗?”,此时,穆伊莲盯着面前这个似乎是他们六人首领一般的男子,嘴角莫名的浮现一抹浅笑,暗含深意。

“以为躲得过我一击,就这般自得吗?”,男子淡笑一声,身上蛊灵之力汹涌而出,一道灵压涌现,让穆伊莲感到些许压抑。

“半步控天?”,穆伊莲诧异一声,能如此熟练的调用灵压,显然必是突破了伏地蛊师的境界,但观男子灵压的强度,应该还没有达到控天蛊师的地步。

“哦,眼力不错”,男子冷笑一声,探出右手,“嗖”的一声,那刚才被他抛射而出,擦过穆伊莲耳畔的那柄柳叶短刀,直接从远处飞掠而回,“啪嗒”一声,被他握在了掌中,“现在知道怕了?”。

穆伊莲面容平静,“怕倒是谈不上,反而感到一丝的庆幸,没想到你的实力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哦?”,男子诧异一声,此时他有些疑惑,按说现在自己展露的实力,对于穆伊莲来说,根本就不可逾越,更别说此时穆伊莲还深受内伤,还得保护黑涯这个伤员。在如此情况下,穆伊莲跟黑涯的结局根本就是既定了,但此时的穆伊莲却没有一丝他意料中的恐惧,哪怕是惊愕或诧异都没有,相反,那此时平静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杀了你后面那五个人,然后护送我离开,我可以饶你不死”,穆伊莲对着那领头男子淡然道。

“什么?”,领头男子错愕一声,“小丫头,你不是吃错药了吧?”。

“看来,你自己还不知道啊”,穆伊莲了然道,把黑涯轻轻放下,随即把手伸到背后,实际是从血魄玉内取出一根雪白的短哨,那短哨略带一丝晶莹,散发着丝丝的寒气,让得穆伊莲的手都略微感到一丝僵硬。

“你要做什么?”,男子盯着穆伊莲手中的短哨,诧异道,莫名的感到一丝不安。

穆伊莲没有理会,拿起短哨,放在唇旁,就开始吹起,“呜呼,呜呼”一道道哨声从那短哨之内传出。

“故弄玄虚”,男子冷哼一声,只身执刀,便冲向了穆伊莲,不怪他此时这般冲动,只是听到那哨声,心中的不安,莫名更甚。

“去死吧”,男子怒喝一声,此时那柳叶短刀已然挥起,下一刻就将从穆伊莲的脖颈处划过,但此时的穆伊莲却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吹奏着手中的短哨。

“嘭”的一声,没有意料中的头颅飞起,鲜血四溅,那短哨的“呜呼”声依旧没有停息,穆伊莲依旧静立在原地,吹奏着短哨,但那已然栖近到他身前的男子却是诡异的呆立在身前,而此刻,男子手中的柳叶短刀,距离她那白皙的脖颈也不过毫厘,只要他的右手再微微扭转半分,那穆伊莲白皙脖颈下的那根最为明显的静脉,就将被直接割破。

“啪嗒”一声,男子身后的手下并没有等来那猩红的场景,却是听到一声脆响,那僵直在原地的男子,面容僵硬,此时他手中的短刀却是垂直的掉落,而穆伊莲却是根本没有出手,依旧只是在吹奏着短哨,这何尝不让他们觉得诡异。

“呜呼”,随着最后一声哨声的落下,穆伊莲淡然的取下口中的短哨,一脸平静的盯着面前的男子,“现在明白了吧”。

“呼”,那僵直的男子口中呼出一口白气,面色惨白,“是他?”,男子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但这嗓音却是十分的低平,似乎他的舌头都无法动弹一般,完全是靠着喉咙在发声。

“对,一开始他告诉我的时候,我也不明白有什么用处,直到见到你之前,我都不明白他那么做的意义”,穆伊莲似乎答非所问道,“但现在,我却是明白了”。

“果然是他”,男子轻声了然道,没了那哨音,男子那僵直的身躯似乎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缓缓的收回举在半空的手臂,略带一丝憋屈跟无奈道。

“是什么时候?”,弯腰捡起掉落的柳叶短刀,男子略带一丝不解道。“难道是在我接回少爷的时候?”。

穆伊莲淡淡的摇了摇头,手中的短哨收起,对着男子轻声道,“还记得在蛊市的时候,你独自一人略带威胁的警告他的时候,是怎么被他轰飞的吗?”。

“是那道威压?”,男子刹那想起那一日的场景,“那难道不是一道单纯的威压?”。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男子似乎还是心有疑惑,不甘心道,“难道他能预判将来之事?更是能预测这一次我华清的所有部署?知道我会在这拦截?”。

“或许是有备无患吧”,穆伊莲随意道,但心中却明了的很,事情决没有那么简单。

“真是如此吗?”,男子低声呢喃,此时想起那一位看似病弱,还拄着枯木拐杖的老者,心中久久难平。

“现在,可否告诉我答案了?”,穆伊莲对着男子轻声问道。

“呵呵”,男子无奈淡笑一声,“你觉得我还有得选择吗?”。

穆伊莲默然点头,“我也不求其他,此次若能助我们脱困,我自会让他解除你身上的遗留之物”。

“我明白了”,男子点头回道。

“那现在,是不是该表明一下你的诚意?”,穆伊莲提醒一声,对着那男子身后的五位此时还不明所以的属下望去。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否则就算豁出性命,我也必斩杀你们”,男子撂下一句狠话,紧了紧手中的短刀,转身对身后的属下喝到,“你们几个过来,这丫头有些重要的情报,你们几个带回去给宗主,让宗主定夺是否要留活口”。

“是”,那身后五人,虽有所疑惑刚才那男子跟穆伊莲两人的怪状,但却不敢有丝毫的怀疑,毕竟那男子是他们的头儿,而且别看他平时略带笑容,但是了解他的人,可是明白,这家伙手黑的很,否则也不可能就这般年纪,便是爬上护卫首领一职,这般职位,可不是单纯够实力就可以胜任的,更要有相当的心机跟城府。

穆伊莲见那五人缓缓朝他们这边走来,对着男子微微点头,嘴角浮现一抹了然的淡笑,男子目光微凝,手中的短刀暗暗再紧了几分,扫了穆伊莲一眼,略带几分怨恨,但此时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

而另一边,紫岩浑身燃着炎火,正在慢慢逼近柳续青。

而那沉睡中的柳续青,也似乎被紫岩刚才的那一招棱锥的试探所惊醒,浑身那纤薄的一层蚕丝缓缓的勒紧,包裹住他的全身,形成一件蚕丝软甲,只见软甲冒着丝丝的寒气,不多时浑身便结上一层玄冰,恍如一套合体的冰甲,晶莹剔透,却足有半指的厚度,原本看起来纤瘦的柳续青,刹那宽大了一圈。

“手段尽出了吗?”,紫岩冷笑一声,“是在担心那两个小家伙,想尽快抽身驰援?”。

“需要吗?”,此时身着玄冰铠甲的柳续青淡然一声,“这时候,他们应该已经通过蛊市的旁门暗道,离开了吧,我也可以放手跟你对上几招”。

“离开?”,紫岩戏虐到,“他们走得脱吗?当真以为就你们知道那暗道的存在?”。

“老家伙,我家宗主早就预料到你们会利用那暗道逃脱,早就派遣了我华清护卫首领在那暗道之外埋伏”,王齐轻喝道,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那可是半步控天的强者,你觉得就凭那两个小子,能走得脱吗?”。

“护卫首领?”,柳续青故作诧异一声,其实此刻他的心,反而更平静了一些。“若真是那个家伙的话,那……”。

“现在知道后怕了吗?”,紫岩直接打断柳续青,嘲讽道,“可惜却是晚了,只怕现在他们已经成为那柳叶短刀下的亡魂了”。

“呵呵”,柳续青淡笑一声,“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我可是该好好谢谢你”。

“恩?”,紫岩诧异一声,此时那柳续青并没有表现出自己所设想那一丝焦虑跟懊恼,却是似乎毫不关己一般,平静,淡然。

“好了,废话说的够多了”,柳续青向着迈步而来的紫岩,踱步而去,“战吧”,一声怒喝,柳续青身上寒气爆裂而出,整个四周的温度,都似乎降到了冰点一般,就连那浑身燃着炎火的紫岩,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老家伙,真当我杀不了你吗?”,没有刺激到柳续青,反受挑衅,让得紫岩暴怒,身上的炎火暴涨数尺之高,脚下“嘭,嘭”几声,爆出道道火热气浪,往那柳续青飞奔而去。

“哼”,柳续青冷哼一声,盯着那声势浩大,狂奔而来的紫岩,沉声叹道,“真当我老头子可以任人欺凌吗?”。

“今天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让我替你家老爷子教教你该怎么尊重长辈”。柳续青似乎完全不惧紫岩那迫人的声势,脚下狂踏,也是笔直的向那紫岩冲去。

“想教老子做人,我先送你这老家伙归西”,紫岩怒喝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那浑身燃着紫色炎火的紫岩跟身穿厚重玄冰铠甲的柳续青,终于撞在了一起。

“哗哗”,那一股巨大的灵压风暴,携带着滚滚忽热忽寒的白气,以那撞击中心为原点,向四周疯狂的宣泄,刹那便席卷了大半个蛊市。</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