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里番外番口工全彩本子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言冲双手上只剩下一个瓷瓶,一旁言弼一把抓起,即刻倒转瓷瓶,急声道:“乖孙女!”下一刻,言浩与两位长老忽然现身,眼望瓷瓶,担忧唤:“二姑娘!”

闾丘苓本能感觉到危险,心念一动,便要钻入瓷瓶躲避。哪知那团黑影却是贴紧闾丘苓,随闾丘苓一起进入瓷瓶,眨眼消失在言冲怀中。

“小苓子不喜欢小豹哥了……”言冲故意做出伤心之状,苦着脸道,“小豹哥之前可是舍了命的……”哪知他话刚到这里,一团黑影突然从他头顶掉落下来,正好砸向怀中闾丘苓。

“二爷爷,我想自己走,能行的。”闾丘苓软声哀求,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要言冲抱她。再说了,言冲也不比她高多少,小人儿抱小人儿,看着都有些别扭。

“我孙女矜贵,就让这小子抱。”言弼一手打横拎着言十三,一手捋须大笑。

“小苓子乖,不用哥哥担心累着,哥哥好歹也是练气期三层,抱着十三姑也能健步如飞,更不用说你了。”言弼在旁,言冲笑得一脸真诚,当真是一副好哥哥模样。

“我自己走,放我下来。”闾丘苓挣扎出声,所谓本性难移,看来这小豹爷找她麻烦的恶习是不会改的。

闾丘苓瞥见言冲眼中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觉得邪气,扭动着便要下来自己走路。言冲不许,瞪圆豹眼以示威胁。

言冲得意一笑,抱着闾丘苓,昂首阔步跟在言弼身旁。你看,小废物再怎么躲他,最后还不是乖乖落在他手上。以后想要搓圆捏扁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闾丘苓怀抱瓷瓶,略有些不情愿地被言弼交到言冲手中。

言冲也不躲,双臂已经放在了闾丘苓腰上。

言弼虚踹言冲一脚,笑骂:“你小子!”

大堂外弟子恭敬分散到两旁,让出路来。言冲骂骂咧咧迎上前,向闾丘苓伸出手臂,臭着脸道:“老子这里有两只手,别累着老头子,你这小废物我来。”

“老夫早就有此意,谢家主首肯。”言弼欢喜答谢,一手轻巧拎起地上言十三,一手抱着闾丘苓,转身向大堂外走去。

“嗯,去吧。”言浩颔首,紧接着又道,“只是言苓小丫头拥有四品道宝一事,此时定然传遍旬日城,那闾丘庙自是待不得,不如将他二人安置在你那处可好?”

言弼会意,望向上首言浩,感叹道:“家主,两个小丫头这样这样闹下去也无益,老夫还是带着十三和小丫头先行离去。”

“二爷爷……”闾丘苓扯了扯言弼的袖袍,乞求他领着她和娘亲离开。

言浩面露无奈之色,两位长老也有些莫可奈何。灵器已然认主,若要择主另侍,除非原主身死。若二姑娘真要抢去那灵器为己所用,岂不是等于要取了言苓这丫头性命?再者,二长老真心疼爱言苓这丫头,断然不许人抢了这丫头的宝贝去。

“无妨。”言浩平静出声。他怀中言冰却是不肯罢休,不住挣扎,嘴里不断道:“抢,抢,抢!”

言弼拱手,向上首言浩赔礼道:“那小子出身**之地,满身满嘴都是毛病。老夫忏愧,没把他教好,还请家主见谅。”

言冲被众人扶起,揉着酸痛的背脊,心里嘀咕道:“老子从小知道,修真之人本就是你抢我我抢你。看见宝贝不抢,那不是因为不想抢,而是因为不敢抢。要不是今天有这么多小辈在场,看这言浩抢不抢?哼,这世道,哪有什么好人!”

“混账小子,滚出去!”言弼老脸一沉,一脚将言冲踹飞出议事堂。大堂门口一众弟子顿作鸟兽散开,待言冲落地,又迅速围拢过来。

言浩不语,眼角余光一扫言冲,抱言冰回到上座。

“抢?”言冰安静下来,然后望向言浩,坚定吐出一个字,“抢!”

“要要要!”一跃落空的言冲有些狼狈,没好气地道,“你爹是家主,你想要,就是家主一句话的事!我原来住那地儿,就是拳头最硬的说了算!废话那么多,叫家主直接抢我妹子的就是了!”

两个小丫头,一个坚持想要,一个坚决不给,一来二去,僵持了不少时间。

闾丘苓紧搂言弼,正色道:“君子不夺人所好,不给。”

言冰却是根本听不进言浩之语,干瘦的身子不住在言浩两臂中挣扎,双眼直愣愣锁定闾丘苓,嘴里不断重复一个字:“要。”

言浩把肩上言冰困入臂膀中,宠溺道:“冰儿,你二爷爷说得在理。好在咱们言家珍宝楼中宝贝也多,等会儿爹就带你去挑。”那件灵器他还没看够赏够,他还想要多看几眼。

言弼带着闾丘苓不疾不徐后踢三步,笑道:“二姑娘,瓶子是我家苓儿的,你看看可以,抢要去却是不行的。”

“要!”言冰空洞洞的眸子里终于多出几分怒意,身子灵巧一翻,单腿勾住言浩脖子,又探过身来,欲要再抢。

“我的。”闾丘苓将自己藏于言弼身后,探出头来,郑重向对方宣告。

两位长老见这一幕,不由感叹闾丘苓的机灵,小丫头出手速度虽比不得言冰,但脑子却一点不比言冰慢。

惊魂甫定的闾丘苓瞧准时机,不待对面言冰立稳身形,便双腿夹紧言弼脖颈,双臂同时探出,从言冰手里一把夺过瓷瓶,再飞快藏于自己身后。

言弼眉头也是一皱,从容一抬手,轻描淡写挥开言冰袭来的黑瘦手爪。

“好狠!”言冲豹眼猛地一缩,黑猴子那一爪下去,小废物白嫩漂亮的脸蛋上必定留下五道血痕。一想到闾丘苓讨喜的小脸蛋被毁,小豹爷没来由心子收紧,双脚一跺,就跃身向闾丘苓。

言冰空洞的眼神不改,却是一手护住瓷瓶,一手闪电般朝闾丘苓小脸挠去。

只有闾丘苓觉得不好,急忙抱住言弼双腿,飞快爬上言弼肩头,去抢回属于她的宝贝瓷瓶。小孩子天性敏感,虽然言冰打量瓷瓶的眼睛里依旧没有丝毫神采,但闾丘苓分明感觉到言冰对那瓷瓶强烈的占有之欲。

三位长老也是欢喜,连连道:“二姑娘终于开口说话,甚好,甚好!”

言浩不可思议望向肩上言冰,激动出声:“冰儿,你终于开口说话啦!”于他而言,适才言冰口中吐出那一字,胜过百件法宝!“甚好!甚好!哈哈,甚好!”

黑瘦猴子口吐人言,径直伸了手爪,夺过言浩手中瓷瓶。

“要。”

小豹爷瞪亮一双豹眼,分明看到一只黑瘦猴子,几下攀爬纵跃,敏捷无比蹿上言浩肩头。

言浩与三位长老情绪太过激动,以至没听见言冰开口出声,但一旁言冲却是听得清楚,非但听得清楚,还看得十分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