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nbsp;nbsp;nbsp;nbsp;adsxt;

nbsp;nbsp;nbsp;nbsp;时光如梭,在指间匆匆而过。

nbsp;nbsp;nbsp;nbsp;一颗百年老树之下,楚曦一边烤着鸡腿,一边看着几个围成群的孩子在前方玩着过家家的游戏。

nbsp;nbsp;nbsp;nbsp;此处虽然是异域,但是夕颜和夕渊自小在这里长大,自然说的一口地方话,而她和嬴衍似乎比小孩子笨些,对当地的话,至今能听懂,但是要张口去说,还是觉得十分别扭。

nbsp;nbsp;nbsp;nbsp;几个孩子玩到夜间,便纷纷被爹娘喊回家吃晚膳了,夕颜和夕渊闻到这边鲜美的食物,立刻兴奋的腻进楚曦怀中,小手脏乎乎的,就要朝鸡腿抓去。

nbsp;nbsp;nbsp;nbsp;楚曦眼尖手快,看着两双娇滴滴的小手,唯恐他们被烫伤,便将装着鸡腿的盘子举过透顶,佯装怒道,“你们两个小家伙,爹爹忙了一天,还未回来,你们就想着偷吃”

nbsp;nbsp;nbsp;nbsp;“哼”两个小家伙就像是事先商量过的一样,同时嘟起小红唇,软嗲嗲的嗫嚅着,“娘,你又只疼爹爹,渊儿生气了。”

nbsp;nbsp;nbsp;nbsp;楚曦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你这小子太没良心了,哪次跟爹爹撒娇,娘不是护着你们的”

nbsp;nbsp;nbsp;nbsp;饶是这样,夕颜却不领情,冷冷地将脸瞥过去,装模作样地说道,“娘亲不给本宫和弟弟鸡腿吃,晚上你和爹爹脱光光睡觉觉的时候,本宫和弟弟就偷偷溜进去。”

nbsp;nbsp;nbsp;nbsp;楚曦脸色一黑,想起前几日夜里自己和嬴衍柔情似火的时候,夕颜那个色丫头突然破门而进,愣愣的盯着交缠在一起的他们,幸好嬴衍手快,拉过被子遮盖了这难堪的一幕。

nbsp;nbsp;nbsp;nbsp;小丫头却似乎是意犹未尽,摇摇晃晃地走着不稳的步子往前逼近,还要掀开他们的被子。

nbsp;nbsp;nbsp;nbsp;想不到,这个色丫头今日竟然用这个来威胁自己。

nbsp;nbsp;nbsp;nbsp;楚曦无奈,估摸着鸡腿没那么烫了,便稍稍抬低了些,递到二人面前,往日里都是夕渊让夕颜这个女孩子的,可今日夕颜却挑了最大一块,递给夕渊,笑道,“弟弟今天是皇上,官比我这个公主大,皇上要先吃。”

nbsp;nbsp;nbsp;nbsp;楚曦有些汗颜,皇帝,公主

nbsp;nbsp;nbsp;nbsp;这个时候,干活回来的嬴衍也听见女儿这句雷人的话,给楚曦递了个颜色,便悄悄走到夕颜身后,一把将她小小的身子举起,宠溺地问道,“颜儿是公主啊弟弟是皇上,其他的小孩子是什么”

nbsp;nbsp;nbsp;nbsp;夕颜被这突来的拥抱惹得嘎嘎大笑,刚刚抓过鸡腿的油乎乎小爪子不断往欧阳嬴衍脸上蹭着,颇自豪地说道,“其他的是弟弟的皇后,妃子,还有我的大驸马,二驸马,三驸马和四驸马”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亲了女儿一口,坐到楚曦身边,楚曦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油渍,笑道,“这丫头,这么小,心就这么大,简直就是一个小色女,还想要这么多驸马。”

nbsp;nbsp;nbsp;nbsp;夕颜听见娘亲说出这话,立刻就抗议了,举着一个肉嘟嘟的小手,人小鬼大的说道,“弟弟也是小色鬼,弟弟有五个老婆,颜儿只有四个夫君,有一个还因为怀孕了不能侍寝呢。”

nbsp;nbsp;nbsp;nbsp;“噗嗤”

nbsp;nbsp;nbsp;nbsp;楚曦口中的鸡肉爆吐而出,狂笑不止,最后笑道肚子发痛,就直接靠在了欧阳嬴衍的怀里,眼泪都流出来了。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瞪了一眼旁边的始作俑者,微嗔道,“娘亲笑得肚子都疼了,以后不许顽皮”

nbsp;nbsp;nbsp;nbsp;“哼,臭爹爹,眼里只有你的水水,本宫不理你了。”

nbsp;nbsp;nbsp;nbsp;说罢便嘟起红唇,将小脑袋外向一边,因为她心里清楚,不出半刻,娘亲就会过来抱起自己,不理爹爹的。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无奈的笑了笑,“真是怕了这个小祖宗,还是我的渊儿听话,对不对”

nbsp;nbsp;nbsp;nbsp;夕渊则在一边乖巧地点着头。

nbsp;nbsp;nbsp;nbsp;冷风吹起,楚曦推了推前面快熄了的火堆,加了一把柴,一边喂女儿吃东西,一边问道,“前两日,玉锦去认亲,结果怎么样了”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摇摇头,“又吹了”

nbsp;nbsp;nbsp;nbsp;楚曦无奈的摊了摊手,这个小岛上的女子,比起中原女子,更多了一份柔美,个个肤若凝脂,美人一大堆,玉锦生性风流,怎么到了这美人岛上,性子却有着天差地别

nbsp;nbsp;nbsp;nbsp;连李大哥在她的软磨硬泡下也已经续弦,真不了解玉锦心里在想些什么,就连当初他带过来的妾氏都被他休得干净,即便他不要老婆,他那乖儿子也需要娘亲的呀。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见妻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吻了吻她的唇,笑道,“以前,他那风流性子辜负了不少的人,如今这样,就算是让他小惩大诫一下。”

nbsp;nbsp;nbsp;nbsp;他心中又何尝不知道,玉锦喜欢过许多人,但偏偏对水水认了真。

nbsp;nbsp;nbsp;nbsp;楚曦轻呼了一口气,点头道,“好的,不管了,马上要过中秋节了,到时候叫上所有人,我们一起聚聚。”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圆月如白玉盘,格外的明亮。

nbsp;nbsp;nbsp;nbsp;中秋节是当地人尤其重视的一个节日,不仅全族的人会聚集起来观月,还有一个很大的篝火晚会。

nbsp;nbsp;nbsp;nbsp;成群的人,拉在一块,唱歌跳舞。

nbsp;nbsp;nbsp;nbsp;夕渊和夕颜则到处在人群中搜罗自己的妃子和驸马,几个小孩子围着过家家。

nbsp;nbsp;nbsp;nbsp;今年岛上大丰收,岛民十分高兴,全场到处可见飘香的羊肉,猪肉,和鸡肉,十分肥美。

nbsp;nbsp;nbsp;nbsp;李晋的新婚妻子怀了身孕,不能跳舞,李晋便陪着妻子,和楚曦欧阳嬴衍一同坐在一头烤乳猪下面当吃货。

nbsp;nbsp;nbsp;nbsp;李晋的妻子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谦和有礼,盈盈一笑间带着点点娇羞,就像当初的玉染一样,楚曦轻轻摸着她的腹部,笑着用当地语言问道,“孩子可有名字了”

nbsp;nbsp;nbsp;nbsp;她温柔的点头,含情的眸子移向一旁的李晋。

nbsp;nbsp;nbsp;nbsp;李晋将她抱入怀中,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笑道,“已经想好了,女孩的的话,就叫如月,像天上的月亮一样美丽,男孩子就叫青天,希望他心胸能像青天一样广阔。”

nbsp;nbsp;nbsp;nbsp;听到他们讨论自己孩子的名字,楚曦脑中猛然响起一件往事,她扯了扯欧阳嬴衍的衣袖,在他耳边细声呢喃道,“嬴衍,当初我给夕渊取名字的时候,那个夕是跟着颜儿的夕字,然后很慎重的想了一个渊字,那时候远远没有想到夕渊是我和龙渊名字的组合。”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摇摇头,颇认真的说道, “不对,水水,你的那个曦比孩子们的夕好多了,龙渊那小子想得也太美了。”

nbsp;nbsp;nbsp;nbsp;楚曦的娇拳锤了锤欧阳嬴衍,“孩子们听见你这话,又要吃醋。”

nbsp;nbsp;nbsp;nbsp;“可你总是帮他们。”

nbsp;nbsp;nbsp;nbsp;“呃谁叫这两个小家伙是我们的命呢嬴衍,秋月可有消息”

nbsp;nbsp;nbsp;nbsp;这个小岛,每年都会派人乘船去中原采集物资,欧阳嬴衍都会趁这个时候派暗卫去寻找秋月的下落,一年又一年,却是一点踪迹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见欧阳嬴衍再次摇头,楚曦靠近他的怀里,说道,“或许她是不想面对你,秋家的确是我们所灭即便秋老爷是秋月的杀父仇人,但是秋家一家还是秋月的亲人,自小宠着她。我相信她还活着。”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抱紧了她,“是啊,或许我该放弃了。水水,这次回来的人说,龙渊两个月前驾崩了。”

nbsp;nbsp;nbsp;nbsp;楚曦身子一震,心中生出一丝苦涩,抬头凝视着欧阳嬴衍,却听他再次开口,“他在位五年,除了宫里的那个皇后,再也没有纳妃”

nbsp;nbsp;nbsp;nbsp;“那他岂不是后继无人”楚曦眸光一暗,怎么也想不到,龙渊竟会如此的偏激,她心中生出一丝浓厚的愧疚与悲凉,如今的他,还不过三十岁,怎么会这么早就死了

nbsp;nbsp;nbsp;nbsp;“宗政若嫣不是生了一个孩子吗据说是天龙国当年的三皇子龙德的,龙渊封他为太子,但是杀了他母亲宗政若嫣。他在位五年励精图治,勤劳过度,有一日,猝死在了朝堂之上。”

nbsp;nbsp;nbsp;nbsp;夜色越来越深,楚曦却始终沉浸在龙渊的悲哀之中。

nbsp;nbsp;nbsp;nbsp;那样一个狂傲不羁的人,才二十八岁,这么年轻的一个身体,怎会因疲劳而猝死

nbsp;nbsp;nbsp;nbsp;她想起了,临走前给龙渊留下的那封信,那个时候,她许他来世,劝他好好治理天下,却不曾想,这个竟然成了他的催命符。

nbsp;nbsp;nbsp;nbsp;如果有可能,她绝不愿意伤害那个男子。

nbsp;nbsp;nbsp;nbsp;“水水”

nbsp;nbsp;nbsp;nbsp;楚曦猛然回过神来,看见眼前熟悉的人,心中的悲凉立刻被他所带来的温暖驱散,她狠狠地钻进他的怀中,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就好。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抚了抚妻子的后背,慢慢说道,“还有一件很可笑的事,你肯定不知道。龙渊的生辰和欧阳钰的很相近,只是,龙渊出生的时辰和当年那个妖僧与我师父预料的时间完全吻合,没有差一分一毫,而六弟却是差了半盏茶的时间。”

nbsp;nbsp;nbsp;nbsp;楚曦微微挑眉,叹息道,“也就是说当初有这种命格的竟不是欧阳钰命运何其可笑,总要到经历过一切之后,就会无意中告诉我们,过去的一切就是个笑话。”

nbsp;nbsp;nbsp;nbsp;“不管是不是笑话,但在过程中,我遇见了你,水水,这也是命运的安排。”

nbsp;nbsp;nbsp;nbsp;听着他温柔的话语,楚曦点点头,突然用极小的声音咕哝道,“嬴衍,今晚将孩子交给李大哥他们,我们先回去,我想你了”

nbsp;nbsp;nbsp;nbsp;欧阳嬴衍眼色一亮,染上了些许**,他抱起微醉的楚曦,在她耳边低声喃道,“回家的路太远了,等不及,近处有个小山坡,后面风景宜人,晚上是不会有人过去的。”

nbsp;nbsp;nbsp;nbsp;楚曦一惊,连忙从他身上挣扎着正要下来,“万一有人过去了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男子风情一笑,笑声飘荡在这茫茫的草地上,“那里长满了高高的芦苇,即便有人,什么也看不见。”

本站域名为全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