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你明明知道全文H

以凡人之身跨入神祗之境,御明正世元何等敏锐。www.しwxs.com

“放弃所有力量”,只这一句足以令他醒悟自己失败的根源。

他不该融合神树。

神树是火影世界的支撑、源力的交汇点、命运线的根基。无所不能的神无法造出自己搬不动的石头,用神树的力量破坏神树,本来就是个悖论。

千年前,他历览阿克夏记录,预测到未来必死之局,因此欲斩断宿命、脱离封闭的本世界,结果失败三次:一败于典昭,二败于辉夜反水,三败于今日。

命运绝对不可违逆吗?

不。如果冥冥中真的有名为命运的力量存在,那么,掌握比“命运”更加强大的力量就行了吧?或者,彻底毁掉这个世界?世界都没了,难道还存在所谓的命运吗。

于是他吞噬神树。

然而自己越强大,却越推动命运朝原轨迹发展。

千年后,御明正美西子说:“命运不是力量,命运是选择。”

开什么玩笑……这个女人一句话就否定了他千年的努力。如果命运是选择,所以他一开始就落入命运的圈套,亲手开启预言中的乱世?

“我爱这个世界。如果可以的话,请您选择第三条路。”御明正典美对他说,“不要破坏本源,不要毁灭世界。安静离开这里,追寻您想要的未来。”

第三条路?

“来做一个约定吧。”说话间,本源的力量环绕二人滂湃涌动,“不久的将来,您会得到您的结局,而我希望这片大陆不再受您的打扰。誓言一侧在您,一侧在我,一侧系我未来之钟爱。完成我的诺言以前,天命庇佑于您,陛下。”

回想当初和美西子的约定,世元注视斑的目光越发兴味盎然:预言另一端的人,你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斑迎上他的视线,微微颔首:“答案在你自己身上。”

如果放弃一切能得到自由,有何不可——这点认知传承在所有御明正血液里,无法磨灭。而这种刻骨的骄傲又像是某种魔咒,宇智波斑、美西子、定雅、典允、定晟……包括御明正世元,统统无法逃脱。

如果不是对“自我”强烈的认可和骄傲,世元就不会对自己看到的未来产生恨意,更不会如此决绝地与世界决裂,走上灭世之路。

恍惚中,世元突然明白美西子所说的那句“命运不是力量,命运是选择”。

性格决定命运。

“既然一切从我开始,就由我来结束吧……”

灵魂与神树分开,剥离全部的力量,这个过程很疼,非常疼,世元的灵魂和神树交融千年,几乎不分彼此。此外更多的却是畅快感——新鲜的剧痛让他知道自己还未在千年时光中腐朽。

随着力量流失,他清晰感受到自己与世界的联系变弱。世界开始排斥、挤压,周围的空间裂缝还不断撕扯灵魂。然而沐浴在刺目光芒中的男人舒展双臂,喃喃自语:“太痛快了……”

定晟苍白阴郁的面孔慢慢剥离,融化,最后变成另一张脸:眉目英挺,舒朗端凝,这是御明正世元真正的模样。

没人注意到定雅的脸色微变。

世元占据定晟的身体复活,那——定晟呢?

突然,世元单手盖住自己的面孔,汩汩血流从指缝间渗出。

他的脸……流血?离他最近的典允忍不住向前一步,又不敢离得太近。

这什么神展开?

“区区躯壳锁不住我的,小定晟。”世元抄走典允的紫金剑,果断捅穿自己的心脏。

溅了一脸血的典允:……不要问我感受让我静静谢谢。

冥王视线中的世界和常人不同。他神色淡然地看着一团血紫色的灵魂光团被逼出体外,随后一片华光璀璨的太阳金飘到半空。

【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太阳金光团传出世元的灵魂波动。

冥王袖口笼住血紫色灵魂团,对世元方向微微颔首。

【自当践诺。】

……

“最后的最后,大魔王对冥王说,你把我老婆交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典允笑眯眯地给大家讲述所谓的事件过程,“柱间版本的冥王不相信他的保证,也不想跟他打。于是冥王说‘你老婆在冥界,你自己去找她’。大魔王为了见到老婆就拿剑捅穿了自己的心脏,死了。”

一片寂静。

团藏瞪典允:你tm在逗我?

半晌,漩涡水户迟疑地问,“自杀?”

“是自杀吧……”宇智波敏月和她面面相觑。

“术语叫兵解。”宇智波正彦煞有介事地点头。“从定义看,的确算自杀。”

团藏倒地不起——你们的关注点只有这个吗?

“原来真的是自杀啊,我还以为听错了呢。”猿飞右手握拳轻轻敲击左手掌心,恍然,“这样就没什么问题啦。”

“没、没问题个鬼啊!”团藏忍无可忍,他越来越不懂这群家伙的脑回路了!本来嘛,在水底被宇智波斑括弧异世界括弧完毕强制送回老家,错过那场后无来者的救世之战已经够郁闷了,现在还要听某人(成年版御明正典允回眸一笑)槽点满满的回述:什么自杀见老婆,两男一女的三角恋,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的狗血故事……“到底在想什么啊!这根本不是重点!”

“哈哈。”猿飞纯洁笑,“大家在斑大人和柱间大人的下大家打败了敌人,大魔王被感化,洗心革面以死赎罪,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

众人齐齐凝视猿飞少年,确认他的笑容的确真纯洁,以上那段肉麻得不要脸的话也完全出自真心,心底不禁默默感叹:人不可貌相啊不可貌相,傻白甜居然是只天然黑,无师自通“政治正确”的神技,难怪另一个世界的能当上三代火影。

团藏噎住:……这种似乎不对但是根本不能反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真·傻白甜团藏少年试图挽回众人智商:“那个人不是能单挑全世界吗,不是揍过六道仙人吗,不是连冥王大人都敢不甩面子嘛,那么厉害为什么自杀?”

“因为,不自杀才会真死。”

听到来人声音,在场众人纷纷起身。团藏少年小身板一颤,差点拔腿就逃。

自从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团藏挖了宇智波全族的眼睛安在身上,团藏少年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直视斑大人,不,何止斑大人,连宇智波镜他都没办法面对。

唯有典允坐在榻上纹丝未动,撑着下巴对来人道:“哟,难得斑大人过来看我这个废人。”又往他身后瞟了一眼,“就你一个,他呢?”

“不是每个人都这么闲。”斑扫视在场听众,漩涡家主兼国会议员,科研部部长,医疗卫生部部长……呵呵,内阁重臣不少嘛,有时间听典允胡侃,看来大家工作很清闲咯。

“跟你家小朋友们交流一下。”典允笑着给众人解围,“十年树人,晓之国人才济济,想必一时半会儿不差这几个人。”

“呵。”斑不置可否,帐先记下。“我需要你处理一些事。”

“别,千万别,晓国的事不要烦我。”典允头摇成拨浪鼓,作哀怨捧心状:“就知道你来没好事,我都这样了还不放过压榨劳动力,唉,不肖子孙呐~”

混内阁的都不是傻子,宇智波敏月打头,众人悄声离开。团藏也不敢问斑那句“不自杀才会真死”是什么意思了,一扯还没反应过来的猿飞,缀在敏月身后溜了。

等闲杂人等走光,斑拂袖坐到榻的另一边,“这件事只能你做。”

见斑态度郑重,典允不耍宝了,略忖便知:“御明正的烂摊子?”

斑点头,“世元和定晟积累六百年的实验资料,数量庞大,情报机密,不乏封印状态的实验体。”

“**实验……”

“无数血继实验体,几乎涵盖忍界所有血继家族,还有许多轮回眼宿体。这些消息决不能传出去。”斑把御明正印信交给他,“该销毁的销毁,该留存的留存,尺度你自己把握。定雅和其他家臣会协助你。”

“定雅?那小姑娘就算了,定晟死后她心情一直不太好。”

“所以才找事给她做。”

“哟呵,真体贴啊。”典允笑得贱兮兮的,“看你如此怜香惜玉,我是不是要跟柱间好好聊一聊你们的感情问题?”

“不劳烦您老费心。”

“来来来,别客气嘛~”

放弃力量,摧毁身体,世元一无所有离开了火影世界。临行前,他没忘记从冥王那里带走辉夜,为此付出了什么不得而知,看来千年相伴到底在心里留下了痕迹。

这些都是冥王告诉斑的,解决了御明正世元这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同出一源的两个世界真正分离开来,自由地走向不同历史道路。

“为了世界稳定,你最好解决这两把剑。”冥王抚摸紫金剑剑身,从中缓缓抽出一道细细的琉璃红剑,而紫金色的剑身变回了青色——紫金剑竟然是两把剑的合体。“仁之剑是空间规则,裁决之剑是时间规则,二者本是世元劈断神树后,世界为维系分裂的两界而催生的规则具象体。”

“不解决有什么后果?”

冥王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你想要什么?”

居然能准确理解自己的言外之意,冥王出奇的通人情世故嘛。

斑傲然道:“这个世界,只要有一个宇智波斑就够了。”

对方闻弦而知雅意,立刻保证把另一个世界的宇智波斑跟御明正世元一起打包出去,还可以买一送一附赠初代火影。

斑怀疑他是不是早有此打算。

“那位宇智波斑分离了自己的天地二魂,留在本世界只会魂飞魄散,不入轮回,去其他世界或许尚存转圜。所以初代火影和吾达成了一个交易。”

“你倒是会做生意。”

“维系本世界稳定是吾应有之职。然吾被规则限于冥界,不得不行此等非常手段。”

“现在觉得,你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斑闻言轻轻笑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对冥王露出真诚的笑。“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和你聊聊天。”

“吾,亦然。”

晓之国,御明宫内廷。

不过外廷到内廷的一段路,斑肩头的衣衫已经被露水打湿了。灯火将寒夜中御明宫染上一层暧昧的暖光。除了按流程到当日轮值的内卫军处打了个招呼,斑没有惊动任何人。

已是深夜,给他留的专属房间里,灯光依旧明亮。

斑外门外停驻片刻,正要进去的时候,门开了。

柱间披着白色外袍,头发披散却未见凌乱,眸光清亮,看来一直等到现在没有睡。

“事情解决了?”柱间上前两步握住他的手,略凉,“先进来吧。”

斑眉目含笑,点头。“一切都结束了。”

“别乱说。”柱间歪头打趣道,“你这句可是和‘干完最后一单就不干了’、‘结束后回老家结婚’并列的三大死亡flag。”

“胡说八道的功力见长嘛,看来内阁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斑调侃他。

“最大的麻烦解决了,下面只要安顿好尾兽、好好治理晓之国……前途一片光明啊。”柱间整个人仿佛卸下了无形的包袱,沉重一扫而空,侧头笑盈盈地问:“除了这些,你还想做什么呢?”

“来到这个世界,经历了许多有趣的事,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也算不虚此生。”斑定定看着柱间,那双平日里锐利的眼眸此刻柔和得让人心颤,“以后若觉得无聊了,我们可以去另外的世界看看。”

“时空通道不是已经关闭了吗……呃……”柱间突然想起自家恋人的坑货本质,默了一秒,“你对冥王做了什么?”

斑食指竖起轻轻碰了一下唇,做噤声手势,眉梢眼角的笑意泄露了他的愉悦:“秘密。”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