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污视频带污疼痛的叫声

既然爱过痛过恨过了,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雪羽凌道:是墨雨把他们叫来的,墨雨知道是谁害墨雨溺水的。”

此话一出,颜祖道一惊,没想到雪羽凌竟然也知道。

叶蕙兰一喜,心想可以为女人报仇了。颜彻玄则义愤填膺地问:“墨雨,到底是谁陷害你,告诉哥哥,哥哥为你报仇!”

颜消琳脸色一变刹白,背上渗出冷汗,双手把手帕抓得越来越紧,焦急地看了看王氏。王氏对她摇摇头,示意颜消琳不要紧张。

雪羽凌若有所思地看着颜消琳,见她一张小小的瓜子脸,皓月粉黛,峨眉潇湘,一头粉丝垂于肩下,深绿色的眼睛闪着恐惧的目光,头鬓自然盘着,头钗着几株飞花追蝶珠钗,佩上一朵蓝色芙蕖花,身着一身浅黄翠丝袄裙,外罩天蓝纤衣披,脚踩一双招蜂引蝶绣花鞋,亭亭玉立,犹如一朵早春的迎春花,娇小可爱。

便拿出袖中的玉佩,开门见山,直入正题:“不知道为什么四妹的玉佩会落在荷花池边?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

众人看见玉佩,心里便有了猜测,这块王佩也被颜消琳保护的很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丢的,但现在却出现在荷花池边,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颜墨雨是被颜消琳陷害的。

颜消琳心里一阵慌乱,前天回来太匆忙,竟没有发现玉佩不见了,假装镇定:“前几日妹妹的王佩便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了,看来是妹妹去赏花时掉的,真是担心死妹妹了。”说完颜消琳便伸手去接。

雪羽凌一手一躲,冷冷道:“不知道四妹的这王佩是前几天掉的?”

颜消琳一愣,随后小心翼翼地回答:“前。。四五天吧。”

雪羽凌冷哼:“是吗?我虽然失忆了,但有些记忆还是模糊记得的,前四五天,我与四妹未曾相遇过,妹妹也并未来过我的吹雪阁,怎么会遗落在锦窗居里的荷花池边?”

“这个。。。。。。这个。。。。。。可,可能我记错了吧。”颜消琳双手紧拽住衣裙,心提到心眼上,像七八个吊桶打水一一七上八下的,支支吾吾地说。

雪羽凌,鄙视地看着她,就算怎么聪明,但总还是太嫩的小蹄子,遇到一点事就慌。对种人,给她一个眼神,说一句话,就觉得玷污了自己。

王氏见自家女儿吃亏,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了起来,用手帕轻擦眼角,那样子才叫作惊天动地,气壮山河,惊天地,泣鬼神,让人我见犹怜。呜咽道:“老爷呀,琳儿从小在您和我身长大,我怎么会不了解琳儿呀,她从小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怎么可能会去害三小姐呀,

老爷,琳儿是冤枉的,一定是某个奴才贱婢去陷害三小姐,为了不被怀疑,而偷了琳儿的玉佩,故意放上去的。老爷,你一定要还琳儿一个公道呀!”因为情况紧急,王氏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推托。

有王氏开头,颜消琳胆子也大了起来,装可怜,哭了起来,一口咬定地说:“爹,我没有陷害三姐,我是冤枉的。”

雪羽凌蔑视地看了这些人一眼,用嘲笑的口吻说:‘‘二姨娘,四妹,我又没说是你们陷害我,我只不过是想提醒一下四妹妹以后别再这么不小心丢东西了而以,二姨娘和四妹这般作态可是会让人误会的。’’

王氏没想到反被雪羽凌将了一局,心里咬牙切齿,脸上却羞愧地说:‘‘二娘也不是怕墨雨误会了琳儿,让姐妹关系弄僵,是二娘不好。’’

好一个王氏,以退为进,巧妙地将自己的尴尬化解,还表现出一副爱女心切,关心嫡女的贤妾良母的形象,这样任谁都不会怪罪,彻底堵住他人之口。雪羽凌真觉恶心。

颜消琳见局势骤变,也停止哭泣,站了起来,在王氏后面乖乖呆着。

颜无风见雪羽凌下了一格台梯,说:“是啊,爹,三妹妹也没说是四妹陷害的,我们不能冤枉好人呀!”

冤枉好人?我看你这是颠倒黑白。

王氏母子带婢女也跪了下来,义愤填膺地说:‘‘老爷,三小姐出了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彻查,让他人知道宰相府可不是好欺负的。’’

”请老爷彻查。”婢女连声说,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再加上一群侍婢,原来也能演一场精彩,轰轰烈烈的戏!

顿时,前面一片鸦雀无声,后面一片叫声潮天,这声音,让人听了去了。还以为宰相大人家里有人殡天了。

对不起,各位读者,因为网站要求,所以删掉了许多章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