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会的,会的,在我们那里,就算是皇帝杀了人也要伏法,讨饭的也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全文字阅读】”她不知道怎么说好。

李念鸣看了她一会儿,道:“媚儿,你今天可能是太累了,我们不谈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来我给你铺床。”李念鸣居然真的体贴的替她弄好床铺。

我仰叹长天,我该怎么办?看着李念鸣关切的脸,她霎时间明白了,她真的好自私。既然她想回到她的家乡去,那李念鸣怎么可能不留恋他的家乡。他在这里还有母亲,而且他已经习惯了封建社会的等级制度,你让他到现代怎么生存?而且他锦衣玉食惯了,怎么习惯人人平等,按劳分配的社会制度。

想到这里,烈凤感到全身冰冷。可是我告诉自己,她不能带他回去,更何况如果去了他消失了怎么办?望着窗外的明月,她喃喃自语:“明月千年寄相思…….”

“媚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好我都听你的,你去战场好了,不过要自己小心,不是明月千年寄相思,而是明月千里寄相思……”李念鸣抱起她,强行放进棉被,又掖好被角,然后再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做个好梦。”

李念鸣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心中一痛。不敢和他的目光相对,念鸣,如果事情到了最后,你发现我是在利用你,你会有多恨我。不,你应该恨我,可是千万不能因为恨我伤害了你自己。东方雯雯,你该怎么办?

这时烈凤感到一束冰冷的目光向她袭来,是房梅。她冷冷的笑着,难道她看穿了自己的计谋?不可能的,在这个时代,除了华华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可是,房梅的目光很奇怪,仿佛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她微微变色,额上冒出冷汗。

回到了房间,李念鸣的气还没消,把头撇向一边,不看我。我哑然失笑,他可真是个孩子。

“念鸣,你真的生气了吗?”她轻轻推推他。他一把挥开她的手,薄唇紧抿,愤愤的看

着她的眼睛。我心口一痛,道:“念鸣,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就,就么一次,好吗?全当是我当李家的媳妇,带来的嫁妆了。”

“除了你,烈凤堂主,有人会用自己的命,去当嫁妆吗?你怎么就这么逞强,你就不能安心当一个女人?”李念鸣显然是被她激怒了,口不择言。

当时她心中一阵委屈,泪水险些滑落。可是,这个当口她怎么能伤害他呢?如果他知道了她的预谋,以他的性格,那就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了。

怎么办?想想自己,离开了李念鸣,回到了现代,自己也会伤心欲绝的。虽然她对他用情已深,可是现代毕竟不同于古代,她想总有一天我会走出这段感情的。当时她就是这么想的,可是事实我是太高估自己了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烈凤堂主!”有人喊她。她走过去,想去开门,李念鸣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脸色铁青。她被吓到了,乖乖的坐在床上,没敢动。

“这里只有二夫人,没有什么烈凤堂主。”李念鸣,忽的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拉开房门。没想到,门外着的居然是房玄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