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无翼乌漫画之本能觉醒

<!--go-->

“妈妈……”江小睿又喃喃的喊了一声。-79s-五岁……这并不是个多能记事的年纪,却也到了该懂事的年纪。

杨欣恬看向江小睿,他的脸‘色’看起来白白的,身上穿着才服,那小小的身躯似乎下一刻就会倒。

“妈妈……”

杨欣恬蹲下身,伸手把幸伙轻轻抱进怀里。

江小睿冰凉的双手搂着杨欣恬的脖子,小脸也跟着埋在她肩头,良久良久,夹着那难以抑制的压抑哭声,哼哼唧唧的问,“江奇邃……说,说你不要我了……他骗我的吧……妈妈……”

杨欣恬心一紧,再抬眼,对上的人竟是从转角走出来的江奇邃,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原本她还可以哄哄江小睿,可江奇邃就在眼前,她的谎话瞬间就有些说不出口。

得不到杨欣恬回答的江小睿,一双小手把杨欣恬的脖子圈的更紧了,“你没有不要我……你没有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

啊咧?是谁在说话?杨欣恬略显错愕,可回过神,她已然开了口,当着江奇邃的面,认认真真的对江小睿道!

江奇邃的神情微凛。

杨欣恬深吸口气,微微拉开江小睿,“医生同意让你下*了么?”

江小睿撇了撇那张苍白的小嘴,含着泪嘀咕了句,“医生也没说不让我下*……”

“你还知道和我顶嘴了?”

“我醒来都没有见到你!你之前答应我,我醒过来可以第一眼见到你的!”

江小睿那一脸的不满让杨欣恬很是心虚,她‘揉’了‘揉’江小睿的头,“是我不对,但你丫的是怎么下*的?刀口不疼啊?”

“疼啊……”江小睿吸了吸鼻子,说着还白了杨欣恬一眼,好像在说,要不是你不省心,我需要忍着疼下*来找你么?

杨欣恬小心抱起江小睿,“我们先回你房间,你得躺着。”

“蓝眼睛……还好吗?”

江小睿趴在杨欣恬肩上,看了杨欣恬身后重症监护室里躺在病*上的凌新宇,喃喃问道。

“会好的。”

杨欣恬抱着江小睿从江奇邃身边走过,她这三个字落进江奇邃的耳朵里。

江奇邃看了眼重症监护室,眼里划过的情绪,让人有些看不懂。

把江小睿送回病房,这虚弱的小身体虽然能撑得住一时,但时间长了终究不行,没多久便又昏睡了过去。

杨欣恬走出病房,把‘门’关上,转身看了眼靠在墙上的江奇邃。

他浑身的霸气全部褪尽,此刻站在那的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脸上有着浓浓的疲惫,除却疲惫外,还有些杨欣恬没看懂的情绪。

后来发生了什么,杨欣恬真的不清楚,凌新宇冰冷的身体是她所能想起来的最后了。

“其实我隐约猜到了,能把你和娄立轩以及小睿在这么短时间内一道送过来的,除了他,没别人。但他带着人拿着枪真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惊了又惊。”

江奇邃淡淡开口。

“他向来冷血无情,即便被抓的是他的兄弟,他也不会冒着整个黑锦被拉出来的风险亲自出面,可他出面了。我没能从凌新宇嘴里得到半点情报,也没从黑的手里讨到任何便宜。他的枪法依旧准的吓人……”

“你受伤了?”

杨欣恬看了他一眼,不怎么走心的问了一句,她没有心思去关心江奇邃,就算他真的受伤了,比起凌新宇所受的……九牛一‘毛’而已。

“他开了三枪,打在了我同一个部下身上,双手和脚……”

杨欣恬只静静的听着。

“那一瞬,我全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当年,他就是这么一枪一枪的打在我最好的兄弟身上,将他全身打出了一个个血窟窿……那是我最好的兄弟。”

“你死去的兄弟现在肯定在哭……”

杨欣恬淡淡道。

江奇邃的拳头微微攥紧。

“别不服。”杨欣恬哼了一声,“你是警察,黑是匪,你们拿枪开枪是正义,他们拿枪开枪是犯法。可为什么你们是正义,他们就是犯法?不过因为有人给了你们权力。可江局长,你借着这权力做出的却是和匪一样的事情。”

江奇邃看向杨欣恬,“你有资格这么说么?你让黑帮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欣恬定定的抬起头,直直的看向江奇邃,说了一句,“我只知道没有警察肯帮我。”

“……”

“你有你心中的道义,我有我生活的信念,黑和新宇歪了你心中的道义,所以你要用尽手段让他们伏法,可江局长也险些毁了我活着的那份信念,我当然是一样的不择手段。”

“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江奇邃冷冷的看着她。

“你并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杨欣恬‘挺’直了脊背,她从江奇邃的身边一步跨到他身前,面对着他,“人都有‘私’心,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新宇犯罪的铁证,我和新宇等着你来替我们拷上手铐。不过……我想江局长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去找证据了。你把我的爱人折磨的不‘成’人样,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等着被起诉吧,江局长。”

江奇邃的眸子依旧冷冷的……

而后,轻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要江小睿了。”

“是你不要他,不是我不要他,他会是我和新宇的孩子。我们能给他的,比你多多了。”

“看来……我们之间还有很长的一场仗要打。”

江奇邃淡淡道。

“不会很长的。”凌爵踱着步子走了过来,幽幽道。

“哥?”

杨欣恬听到凌爵的声音,刚转头,便被凌爵敲了下脑袋,“给我回病房里待着!”

“哥……我在说正事呢!啊!又打我!”

凌爵瞥了她一眼,而后正眼对上江奇邃,“江局长,我妹妹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道个歉。”

凌爵……江奇邃扯了下嘴角,终究还是惊动了凌家。

“我过来是想问江局长一声,是不是还要紧抓着我小叔不放?”

“他如果清清白白,何必担心我会紧抓着他不放?”

“行,这话我听明白了。”凌爵微微勾起‘唇’角,那一双鹰般的眸子沉静而锋利,“也就是江局长只要还穿着这警服一天,我小叔和我妹妹就过不了舒坦日子。”

杨欣恬扯了扯凌爵的衣服,一脸满肚子话却难以开口的表情。

凌爵只瞥了这不省事的丫头一眼,就知道她想的啥!

随手就把她的脑袋狠狠‘揉’了‘揉’,把她头发‘揉’成了一团‘乱’,丢了一句,“还不滚回病房?!”

杨欣恬嘟囔了两句什么,这才一边顺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回病房。

“不管怎样,我还是祝贺一下江局长,至少……这次没死什么人。”说完他瞄了眼江奇邃身后的病房,“晚点我会让人把我外甥和欣恬换到同一间病房。”

“凌爵,你觉得可能吗?”

“不然……需要我一个电话将海城市长请过来么?”

凌爵说这话没开半点玩笑,江奇邃心里也明白,他深深吸了口气,“至少在回海城之前……让我照顾小睿。”

凌爵眉头挑了一下,而后便走了。

江奇邃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其实……

换了谁,都不会轻易明白的。

很多年后,新宇和欣恬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新宇说,江奇邃其实是难得的好警察,但他的‘性’格有问题,太过一根筋……一个小警察,兴许破破案,抓抓犯人就完了,可是局长,可不是做了警察该做的事情就可以的。他的权势还不够大,而他挑的对手又不是他一己之力就能打败的。想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力量得到最大的成果……哪这么容易?

无关对与错,黑与白,单单是手段问题。

与江奇邃一样,挑错了对手,看走了眼的人便是娄立轩。兴许是当时的场面太过震撼,以至于他最后是主动伸出了双手,走进了警察局。

————

凌新宇在病*上整整躺了三个多月,才勉强下*,手脚差点被江奇邃全废,每天能动的时间很少。

江小睿没比凌新宇好多少,也足足休养了三个多月,‘精’神才慢慢好起来。

他的心脏手术算是成功了,这三个多月,并没有多少不适的反应。

“蓝眼睛爸爸,给我念个故事吧?”

江小睿手里捧着本故事书,横躺在凌新宇的*上,头枕着他的腹部,晃悠着小短‘腿’说道。

凌新宇刚伸手去拿,杨欣恬便推开了房‘门’,把江小睿从*上拎了下来,“江小睿,你又折腾新宇爸爸!”

“是蓝眼睛爸爸自己说无聊要给我念故事书的!”江小睿忙出声反驳,而后使劲儿冲凌新宇眨着眼。

凌新宇轻笑,“我是‘挺’无聊的。”

杨欣恬狠狠瞪了一眼凌新宇,凌新宇忙别开眼,清了清嗓子,好吧,他刚才什么都没说。

江小睿一间凌新宇这个态度,立马就来了一句,“蓝眼睛,你这么怕老婆是不对的!啊!啊啊!杨欣恬,我心脏不好,心脏不好~”

杨欣恬把他提到洗手间,“去洗个手,准备吃晚饭了。”

江小睿瞥了瞥嘴。

杨欣恬走到新宇跟前,低头亲了下他的额头,“你别总惯着他。”

凌新宇轻笑,拉过她的脖子,‘吻’了下她的‘唇’,“工作累吗?”

“还不是那样。”杨欣恬把他把枕头放放好,让他身体靠着,“等你好起来,我就不工作了,就等你养了。”

“……好。”

凌新宇应了声,而后和杨欣恬相视一笑。

他现在很好很好……

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在被他亲手毁的破碎后,又黏到了一起。

他看看杨欣恬,看看江小睿……有时候睁眼,还是会觉得像在做梦一样。

下意识掐自己一下,然后确定……是的,他回家了。

——全文完——

这个不长的结局实在拖了大家太久,不过,好在215结束之际也顺带把它结了。

一直以来都很感谢大家对君君的支持,尤其是那些等了君君半年多的孩纸们,人家也不想轻易结束,想详详细细写,但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中间相隔的时间真的太久,提起笔来,已经找不到当时写新宇和欣恬的那种感觉,零零散散‘摸’到一点,生怕再不结,之后不晓得会歪到神马鬼地方。

关于新文……请亲们关注人家的微博“sunnyiong”,应该会开一篇古文,开了会告诉大家。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