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被囚禁的甜蜜野兽

接着又来一个身穿鹅黄色紧身衣的女子,“嫂子,恭喜恭喜你啊!以后可不能把曜哥一个人独占,您还是留点汤给我们喝。”很明显这女人是来警告童暖心,不要得罪了三合会的其他女人。

“呵呵!曜哥本来就是三合会的,从来不属于我一个人的。”童暖心聪明的回答道,她岂会不知来人的用意。

“嫂子知道就好,曜哥您可别有了新人忘旧人啊!你可是已经有很久很久我去我哪里了,我等着你啊!”说完她对着赫连决抛了一个媚眼,然后转身离去。

童暖心也不知道面对了多少女人的挑衅,不过这些她都坦然面对,她知道决过去有很多的女人,可谁没有过去呢?她是不会在意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

几个小时后童暖心终于离开了选举大会现场,“决,你的那些女人可真不好应付,今天除外,以后你不许那些女人来骚扰我。”

童暖心一边敲着她酸痛的肩膀一边说道。

“是,老婆大人。”赫连决扶着童暖心坐下,然后给她敲背。

“当然,你要是旧情难忘,也可以和她们继续交往。”童暖心闭上双眸,享受着赫连决给她按摩。

“我哪敢啊!”赫连决立即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不敢而不是不想,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去吧!我不会拦着你的。”童暖心睁开眼睛,立即就推着赫连决,让他去找那些给她脸色看的女人。

赫连决却一把抱住暖心,“暖心,我是不敢也是不想,有你就知足了,其他的女人对我没有任何意义。”话落他便低头猛地亲吻着她的颈窝。

“痒,不要乱来。”童暖心咯咯直笑,同时伸手推拒着赫连决的头。

童暖心拿着睡衣来到浴室,砰的一声把浴室的门关上,“你就乖乖的待在外面吧!”

赫连决这晚被童暖心赶出房间,无论他怎么说她都不答应,无奈之下赫连决只好去其它房间睡觉。

五天后。

一艘豪华游轮庞大的船体仿佛像一个巨龙停泊在海港里。

渔人码头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台湾大半部分的人都来到这里,他们也是来观看着难得一见的豪华婚礼。

“爸爸,好大好美的船啊!我以后长大了也要在这样的船上举行婚礼。”女孩仰着头,看着她所见过的最大最奢华的船。

“好,我女儿有志气,爸爸支持你。”男人抱着女孩骄傲的说道。

这时从空中飞来十几架直升飞机,缓缓的在船的上空旋转,然后其中的一架飞机慢慢的降落在船的甲板上。

待飞机安全降落后,甲板上穿着黑色西服的人,立即上前迎接赫连决。

赫连决率先下飞机,然后转身扶着童暖心。

随着童暖心的下来,码头上转来一阵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因为她实在是太美了,宛如月宫里的仙子,飘飘欲仙,她的美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

赫连决立即就感觉到其他人的目光,他骄傲的搂着童暖心,向世界宣布,暖心是他的,并且永远的属于他的。

童暖心看着近处的人山人海,远处碧波荡漾的大海,她能感觉整个身体随着波浪左右摇摆。

海风吹过来,她洁白的婚纱随风飘起,整个人仿佛漂浮在空中,随时都会飞起来似的,惹得在场的人再一次尖叫。

“暖心,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赫连决温和的说道,同时露出迷人的笑容,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让在岸边的女人都嫉妒的疯狂。

“嗯!”童暖心点了点头,随着赫连决一起进入船舱。

入眼的是一个宽敞豪华的厅堂,这里就是她和决举行婚礼的地方,四周的布置更是说不尽的奢华。

地板、扶手、吊灯、座椅、就连酒杯都是谁高档最华贵的,为了这场婚宴,特意在中间支起了一个舞台,舞台上铺满了一层香水百合,她仿佛能闻到那散发出来的幽香。

“喜欢吗?”赫连决在童暖心耳边轻声问道。

“嗯!”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的婚礼能够隆重一点,当然她也不例外。

赫连决搂着童暖心,穿过厅堂进了化妆间。

“暖心,对外面的布置还满意吗?”赫连决让童暖心坐下,他站在童暖心身后看着镜子里面那貌若天仙的童暖心,让他再一次失神。

“喜欢。”童暖心点了点头,想不到她结婚的日子这么快就来临了。

童暖心仔细的端详着她现在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甜蜜。

她脖子上挂着的宝石项链闪闪发光,把她整个人照耀的更加的光彩照人。

这颗宝和上次那一颗一模一样,那一刻宝石被泰国杀手追杀弄丢了,决特地给她弄来一颗一模一样的宝石。

童暖心用手摸摸了这颗宝石,深深地陶醉在着幸福的时刻。

从镜子中童暖心可以看见,决那双深邃的眼睛,那个高挺的鼻子搭配在一张有轮廓的脸上,身着名贵不失品位的西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帅气迷人。

“决,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童暖心由感而发。

“我要你一辈子都这么幸福,一辈子在被我的爱包围着。”赫连决的眼神温柔的简直可以融化冰山,这个最美的女孩将会是他用尽一生呵护的女孩。

“咚咚……”敲门声响起了。

赫连决松开暖心站起身来,“进来。”

王加枝推开门笑呵呵的说道:“曜哥,所有的嘉宾都到齐了,现在婚礼马上开始。”

王加枝最近心情特别的好,自从上次冷哥受伤了,她衣不解带的照顾冷刚,两人的终于误会都解开了,现在她和冷刚恩爱的让人嫉妒。

“王姐,你可不要乱走,不然等会冷刚又要到处找人了。”童暖心打趣的说道。

王加枝吐了吐舌头,“我马上就回到他身边去。”

童暖心勾着赫连决的手臂来到走向大厅,从红地毯上缓缓的走向礼台。

随着他们的到来,“啪啪”几声礼花满天飞,然后慢慢往下飘,整个大厅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他们真是金童玉女啊!”欢呼声、赞美声,大厅沸腾起来。

童暖心随着赫连决来到舞台上,面对神父。

神父打开面前的书说到:“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

神父对童暖心说:“童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童暖心看了站在她身边的赫连决说道:“我愿意。”

神父又问赫连决说:“雷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赫连决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神父对众人说:“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愿意。”所有的人大声说道。

“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台下传来一片激烈的掌声,婚礼仪式已经结束,但他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