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日本漫画大全之无翼乌全彩老师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的秦枞都以为再次重生了,他才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这会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像是在母亲子宫中一般蜷缩着四肢,周围黑乎乎的一片又狭窄的紧,他想要出去,可是被束缚的死死的,根本无法动弹,他不想要这样,于是用力一挣……

眼前豁然开朗,他发现自己竟然从那个困住他的圆球中直接跳出来了,来到了茫茫无尽的黑暗宇宙中,他抬头看向四周,发现一颗巨大的星体默默旋转着,偶尔还泛过一丝金光。

这个星球给他莫名熟悉的感觉,秦枞想了一会才想起来那是中央帝星,他又突然想起在对战四级机械种文明时候重伤坠落的东墨白,他心底的那片混沌突然散去了,他突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他要去看看小白怎么样了。

心念一动,再次出现的时候,秦枞已经在帝星上了,他看了看自己,白的近乎透明的手臂,仿佛雾气一样的黑长袍子,还有一双赤·裸白皙的脚。

秦枞皱了皱眉,他心中有过一丝恍悟,之前对战那个四级巅峰文明的时候,他耗尽了能力,虽然不像其他人那般自爆身亡,但是也消耗掉了肉体的生命,风水师死亡的怨气让整个阵法达到了巅峰,才会有那种能够覆灭整个文明的力量。

他的肉体化成了莲花的黑暗珠心,维持住了整个阵法,与那千余名烈士一起化成了庞大的星域守护阵,而他的灵魂不知为何苏醒了,并且能够离开黑暗珠心独自活动。

虽然肉体湮灭,但秦枞以灵魂体状态回到帝星的时候,奇迹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他朝记忆中的方向走去,虽然秦枞的步伐正常,但他的速度很快,不知不觉中竟然到了东墨白府邸的门前。

不知是不是近乡情怯,秦枞这会踌躇着不敢进去,他正犹豫中,东墨白府邸的大门打开了,一身正装的东墨白神色冷淡地走出门,他还是那样俊美威仪,整个人如同高山冰雪般让人无法靠近。

一看到秦枞,东墨白整个人愣住了,随即他身上的坚冰融化了,无法抑制地紧紧搂住了秦枞,然而让人惊愕的是,他的双臂从秦枞身上穿过去了,东墨白怔愣在当场:“阿枞,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安然无恙的东墨白,秦枞露出了笑容,他虚虚拍了拍东墨白的肩膀:“无碍的小白,我失去了肉身,灵体也不够凝结,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再养一段时间就和以前一样了。”

“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东墨白低声道,他与秦枞并排朝外面走去。

“当初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现在都养回来了?”秦枞仔细打量着东墨白,发现自家爱人身上没有一丁点不妥,甚至生命力比之前还要旺盛许多:“当初?我离开了很久?”

东墨白犹豫了下,最终点头道:“那天我从天空跌落,大气摩擦出的火焰把我身上最后的战甲残骸给烧着了,那时候我以为我活不下来了,还好丸把我放在他的培养仓中,最后我还是活下来了,而且突破了之前一直无法突破的极限,我在培养仓中一睡三年,醒来就问你去了哪里,但是没人能回答出来,所以我以为你已经……”

秦枞回想起当初那场惊心动魄的对战,其实去之前他也没有太大把握,毕竟肉灵分离的状态实在太玄了,而且《大风水术》中也只提到了寥寥数句,也都是猜想,但没想到他居然成功了:“我那时候已经失去了意识在外太空漂浮着,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立刻回来了,我失踪了多久?”

“快十年了,这十年中没有一个文明能再踏入我们星域。”东墨白道:“不过我们也没法离开,自从那些机械种被消灭了后,其实陆续也有其他文明想过来,不过都在外围死无全尸了,我知道这都是阿枞你的功劳。”

秦枞笑了笑:“不知道现在帝星的人看见我会不会被吓到。”

很快秦枞的问题就得到了答案,两人走走说说不知不觉来到了当年的朱雀街,虽然帝国经受了战火,不过帝星保存的还比较好,所以朱雀街比当年还要繁华。

这会两人来到了当年秦枞开的店铺外,因为店主不在这里破落了很多,来来往往的人虽然多但也没人注意到这个小铺子,秦枞刚到了铺子前,就有一个咋咋呼呼大大咧咧地拍上了秦枞的肩膀,然而理所当然地他扑空了,这人开始大嗓门地叫唤起来:“天呐,小秦,小秦你怎么了?你这是余情未了,所以回来和东将军人鬼情未了吗,你以前不是教育我说人走人路,鬼走鬼路吗?”

秦枞脸色一黑,他无语地看向来人,对方正是被他拐来一起开店的龙跃,对方命格果然好的出奇,在这样几次侵略战中也没有受到伤害:“大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你不是从军吗,怎么回来了?”

“嘿嘿,我升官啦,今天是放公假呢,我就到朱雀街随便走走,哪想到碰到你们。”龙跃激动地看着秦枞道:“你当初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弄成这样了?”

“我当初的肉体被毁了,现在是灵魂状态出现的。”秦枞回答道,他看了看龙跃的表情解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如果帝星的人知道你回来了,大概得疯了。”龙跃笑嘻嘻地道。

果然如龙跃所说,秦枞回来的消息被有心人拍到,传到了网上,很快整个光脑客户端都沸腾了起来,也有人所秦枞不该把整个文明封锁起来的,不过这种人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女帝也召见了秦枞,在听秦枞说过自己昏迷前的感觉后,她就再没提过让秦枞放开禁止了,不过为了庆祝秦枞的回归,女帝举办了盛大的宫廷舞会。

与之前那次让秦枞饱受奚落的舞会不同,这次的舞会上他成了比东墨白还要耀目的存在。

富有节奏感的华尔兹乐曲响起,秦枞摆脱了围在自己周围的人,款款微笑着朝东墨白走去:“那一次的舞会我们没能在一起跳舞,所以,介意我现在才邀请你吗,我的战神?”

“当然可以。”东墨白微笑着将手虚虚放在秦枞手心,秦枞笑着拉过了东墨白,两人伴着舞会的音乐轻柔地跳动起来,终曲结束,秦枞俯身在东墨白唇上印了一个吻:“感谢能遇到你,小白。”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