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真人性做爰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彦直乐了,这不是左慈么,隔了十几年还记仇呢,对这个妖人他没什么好感,除了敌意还有一些忌惮,毕竟这货是三国时期最厉害的术士。

“金丹早就消化了,变成屎拉到庄稼地里肥田了,你想要,就去村口麦地里找长得最茁壮的那片粟地吧。”刘彦直随口胡扯着,把左慈气的七窍生烟,右手将汉尼拔研制的等离子棒悄悄摸出来藏在身后。

“那我就用你的血肉再练出一炉金丹来,看招!”左慈挥动手中藤杖迎头砸过来,刘彦直身形一闪,手中光棍轻轻划过左慈的脖颈,一万度的等离子高温立刻将皮肉气化,左慈的的脑袋飞了出去,在空种兀自喊着:“好快的刀!”

“这不是刀,是手电。”刘彦直收回等离子火焰,潇洒的背对着左慈再不回头,招呼党爱国:“咱们走。”

党爱国指指刘彦直的身后,露出惊恐之色。

刘彦直猛回头,只见左慈脖颈处冒出一股青烟,袅袅直上云霄,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新的左慈,须发眉眼清晰,但身体下半部边缘不够清晰。

党爱国揉揉眼睛,他虽然听说过幻术,但从未见过如此真实骇人的幻术,左慈果然名不虚传。

半空中的左慈哈哈大笑:“贼子,你奈我何?”

刘彦直愕然,他还真拿左慈没办法,不过反过来想,左慈同样拿自己没办法,他双手叉腰对着空中的左慈狂笑道:“妖人,你又能奈我何?”

两人隔空对骂,都没动手,左慈没动手是因为他打不过刘彦直,刘彦直没升空去砍了左慈是因为他知道那只是一团虚影,砍了也白砍,不过话又说回来,左慈的真身在哪儿……

他悄悄留了个心眼,浑身肌肉绷紧暗暗戒备,果不其然,无形中一双大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可是却看不到任何踪迹。【文学楼】

党爱国惊诧的看到刘彦直无端跌倒在地,痛苦挣扎翻滚着,吓得他连连倒退,左慈果然是妖孽,刘彦直都不是他对手,这可如何是好,俩妖怪打架,自己这个凡人还是靠边吧,正当他打算溜走的时候,忽然形势发生一百八十度逆转,刘彦直一翻身将那个隐身的妖怪压在身下,挥拳痛打,打了七八拳,就见空中的左慈消失不见,刘彦直身下出现一个蓝袍道人,讨饶道:“别打了!”

刘彦直收了手,一跃而起,肃立拱手道:“元放先生,冒犯了。”刚才的痛苦模样是他装出来的,麻痹左慈的戒心,借机将其制住,但是见好就收,彻底弄死左慈也不大现实。

左慈站起身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可见这确实是他的真身,时隔十二年,他的相貌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仙风道骨,儒雅如文士,什么瞎眼跛足,只是他伪装出来的假象而已。

“罢了,这也是你的造化。”左慈没好气道,“我问你,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

“你说什么?”刘彦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一言不合就要收人当徒弟,左慈果然有个性。

“快答应,快答应。”党爱国低声催促,“机会难得。”

刘彦直却道:“为什么?凭什么?”

左慈大怒:“不答应就还我的金丹!”

刘彦直道:“金丹已经变成屎肥田了,你想要找庄稼地去!”

左慈道:“一派胡言,金丹早已化在你体内,又不是寻常五谷可以轮回,吾杀你不死,只能收你为徒,方不委屈这些金丹。”

刘彦直心中一动,他吞了左慈一葫芦金丹,至今没发挥过功效,拜左慈为师可以唤醒这些沉睡的金丹,说不定自己如同武侠小说里那些跌落山崖遇到快死的宗师的幸运儿一般,瞬间增加几甲子的功力呢,不过左慈绝不会做赔本买卖,收徒肯定要捆绑其他条件。

“是不是要我帮你匡扶汉室?”刘彦直想到三国演义里左慈戏耍曹操的段子,故意调侃他。

“汉室江山气数已尽,曹魏也撑不了几年,天下大势,分分合合,管他作甚。”左慈道,“道家中人不管凡尘俗事,成仙得道才是大道。”

刘彦直道:“你成仙得道关我屁事。”

左慈气的直冒烟:“那还我金丹!”

刘彦直道:“我凭本事抢来的,凭什么还你。”

左慈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忍了一会儿才调整过来,缓缓道:“这七十二枚金丹,是我花三十年收集天地万物飞鸟走兽之灵气血肉魂魄炼制而成,服之可以白日飞升,位列仙班,但你还差一样东西……”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刘彦直盯着左慈道,“别以为过去十二年我就忘了,这些金丹是你用天下妖人的血肉炼成的,你气急败坏,是因为再也找不到这么多妖人了,对不对?所以你想稳住我,拜你为师,跟你回山,寻个机会把我困住弄死,用我的血肉再炼制一个大金丹。”

被说中了心事的左慈一甩袖子,背过脸去。

“其实还有一种办法解决。”刘彦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妖人横行,你这种喜欢收集妖人血肉的术士去了一定欢喜的很,我带你去,你告诉我怎么利用这些金丹,就别弄那些拜师收徒的幌子了,你看这买卖能做么?”

左慈想了想道:“成交。”

刘彦直和党爱国耳语,问他何时能把穿越舱做出来,党爱国表示穿越舱好造,虫洞难找,目前只有翠微山上的虫洞可以进行双向穿越。

左慈耳力极佳,两人的窃窃私语瞒不过他,不满道:“你只需告诉我位置,我自去便可。”

刘彦直道:“说了你也去不了,实在太远了。”

左慈道:“尔等稍待片刻。”说罢消失无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重新出现,手里拿着一挂青绿色的香蕉。

他们所处的位置在山东省境内,属于温带气候,而出产香蕉的地方都在热带,别说东汉末年了,就是民国时期的北方,香蕉都是稀罕物,即便是张学良那样的家庭,能吃上一挂香蕉也是奢靡的事情,左慈能在十五分钟内赶到热带雨林摘一挂香蕉来,这本事连刘彦直都做不到。

“哪里我去不得?”左慈洋洋得意的质问,刘彦直接过香蕉查看,茬口还是新鲜的,显然是新摘的,而非藏在身上的道具。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忍不住问道。

三国演义里某些神乎其神的记载并非杜撰,比如左慈能在曹操邺城的鱼池中钓起只有松江才出产的鲈鱼,能在墙上画一条龙,从龙腹中取出龙肝来,这些未必都是障眼法,有些是实打实的本事。

“现在想拜师,晚矣。”左慈终于镇住了刘彦直,心情很好,捋着胡子微笑。

“他可以将自身量子化,便可以做到瞬间移动,无处不在。”党爱国解释道,“这很玄妙,但并不是没有科学依据,事实上和底特律穿越机的原理一样,我们的返回过程其实也是一种量子化重塑的过程,左慈没有掌握时间穿越的能力,也许是受认知的局限,他的世界是三维的,没有四维空间的概念。”

“可是我们怎么带他回去?”刘彦直一头雾水,妖术和科学搅合在一起,乱了套了。

“试试吧。”党爱国道,“咱们手拉手站着,启动返回程序,看能不能把他拉回去。”

和左慈解释四维空间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左慈激动的热泪盈眶,感叹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想不到,可是想到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他能瞬间移动到的任何地方,都是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坐标定位牢记在心,让他瞬移到两千年后,他根本无从着手。

三人找了个僻静的所在,手拉手站着,党爱国启动了返回程序,三人瞬间消失。

……

2020年,山东省德州市,乡郊野外的农田里,三个东汉打扮的人骤然出现。左慈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似乎没什么变化嘛。

他走出庄稼地,左顾右盼,不远处是一座村庄,围墙上刷着县里家电商场的广告,房屋多是两层小楼,平房也是铺着瓦的,一辆巨力牌农用车经过,机器轰鸣,吓了左慈一跳。

农用车的车厢里坐着四个杀马特青年,染着五颜六色的爆炸头,脸上也是色彩斑斓,他们是去集市参加县移动公司举办的歌舞大赛的,今天打扮的特别妖艳诡异。

“果然是妖人辈出的年代啊。”左慈激动的热泪横流,说着就要动手捕猎妖人。

刘彦直赶紧按住了他:“左老丝儿,稍安勿动,这些都是小妖怪,不值得您老出手,还有更大的妖人哩。”

“姑且信你一回。”左慈收了手,三人目送农用车从面前经过,杀马特们叼着烟,看着这三个古装打扮的大叔,一个小伙子以浓重的德州口音调侃道:“这么大年纪还玩考斯普雷哩。”顺手一弹,烟蒂飞出去老远。

左慈紧走几步,从地上捡起烟蒂仔细端详,喃喃道:“大鸡是什么意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