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红酒木马冰块play

这些东西在其他人眼中看起来都是什么是蔓延向上的藤蔓,还是那些法术士预先设置好的道路呢?

弗里克渐渐开始不在乎那些组成他向上攀援路径的肉质触腕在常人的眼中究竟表现出怎样的状态,因为意识中犬牙交错的景象不知为何总是“恰到好处”的没有触碰到它们停留在现实中的那一部分。

如果说当他在下方仰视这些蔓延而上的触腕时受限于交错的光影与意识的界限无法看清楚它们的面貌,那么当他沿着触腕延伸的方向开始向上方爬去的时候,就算是在最近距离也无法一窥掩藏在一片红色中的真相。

能够让他清楚感受到那些触腕存在的并非只有视觉,可是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五感都在“能力”的作用下陷入异常,弗里克也不确定是否还能去相信他们搞不好,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在陷入疯狂之后做的一场梦呢。

不仅如此,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些从自己手上延伸出来的“肉芽”正缓缓蠕动着,它们似乎与那些弗里克认为是“幻影”的东西有着某种关联。每当他尝试靠近那些触腕时,那些蠕动着的细小触肢都会向着那些肉块的方向缓缓延伸,似乎想要像最初时那样融入这些肉块中那般产生难以名状的影响。

“不能再放任这个状态持续下去了这种侵蚀速度显然是不正常的,一定是那些家伙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他小声的嘀咕着。

如果现在能够有恢复正常的办法以及一面镜子摆在他的面前,那么无论周围环境有多危险他都会试着去一窥究竟。或许这确实是一种愚蠢的想法,甚至是与理智无缘的冲动,可是他却不愿意连自己变成了什么样也不知道。

但如果想要改变现状,他就不能选择逃避这些自己无法控制的事物,就算那微微蠕动着的“肉芽”正渴望着眼前散发着腐臭的肉块,他也只能顺从它们难以理解的欲求将手搭上眼前蔓延而上的触腕。

瞬间,他便清楚的看到那些从自己手上延伸出的肉芽仿佛渴望血肉的蠕虫般伸出,一下子便扎到了暗红色的肉块中。不仅如此,它们显然还与眼前的肉块产生了些许共鸣,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魔力与某种庞大的结构练成了一体。

但这种奇妙的联结仅仅只维持了短短数秒钟的时间,因为那些刺入触腕中的“蠕虫”很快又缩回了他的手上,甚至还从缺口中带出了几滴粘稠的污血。它们的行动犹如闪电般迅捷,以至于弗里克几乎就要看漏它们的动向了。

不知为何,虽然弗里克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它们,但却几乎无法理解这些“肉芽”的行动原理。他发现它们仿佛具有能够自由活动的独立意志,可那种性质却仿佛隐藏在精神层面的某种寄生虫。

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些看似寄生虫的肉芽似乎与他自己的灵魂有着某种难以分割的联系,让人不禁产生了某种疑问:寄宿于人类**深处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样的,在它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何等恐怖的真相?

诸国对于灵魂的研究还只停留在浅层精神领域的范围,而这些法术士却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潜入深处。就算是曾经被众人认为此领域中第一人的威廉库尔特,也只是借助这一组织的力量才取得了目前的成功。

如此一想,似乎一切都可以借此连接起来了:威廉库尔特取得的成就与制造出的炼金药剂都受到了这一组织的影响,那么他们当然掌握同样或者甚至是更加高级的技术。考虑到那些人在很早以前便已经知道了弗里克的存在,他的能力大概也已经被他们知晓了至少是其中一部分。

如果是那样,他对于这一组织究竟对自己的能力了解到了何等程度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更想要从他们的知识中了解到自己身体上发生异变的缘由。理所当然,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轻松透露出视为珍宝的知识,如果真的有机会,弗里克当然也不介意采用“稍微”有些强硬的手段来获得情报。

也许这多少有些不太道德,但帝国的法律可是禁止对公民进行不合法的法术实验的。因此如果将自己所作的一切都当做从那些法术士的手上强行讨回自己作为人体试验材料的报酬,那就算粗暴一些也足以将行为正当化。

“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他默默的念诵出被记录在某本法律条文大全上的名言,“就算从法律程序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正义的行为因为它本来就不会保护你们这些罪犯的权利。”

他尝试性的将手搭在不远处的一条触腕上,手上那些蠢蠢欲动的肉芽眨眼间变从指尖生长起来,缓缓渗入了温暖的肉质结构中并且向更深处蔓延着。就如表面上看到的一样,他的手通过这犹如寄生虫模样的器官与那些触腕连接在了一起,粗壮的肉块甚至还透过他传回一种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律动。

虽然这种与外界的个体相互连接的感觉很奇怪,但弗里克却发觉自己可以透过与它们之间存在的微妙联系形成情报的交流。这些脉动着的触腕收取了作为交换代价的魔力,随后便将作为回报的信息直接送到了他的认知中哪条触腕连接着那个角落,应该如何行动才能最有效的到达目的地,这些消息在眨眼间便充斥了他的脑髓。

宛如鬼使神差那样,弗里克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动了起来,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正顺着那些触腕的方向往监牢漆黑一片的上方攀援。就好像已经完全知道了正确的道路一样,他手脚并用的向上爬去,不一会便已经爬上了好几层触腕搭建的高处,隐约间已经可以看到上方被遮蔽在黑暗中的景象。

正如他所想的一样,最上方有一个看似升降梯的大笼子,那便是法术士们凭借用于进出牢屋或是搬运器具的工具了。而在距离那个笼子有一些距离的位置上,便是一个朝向侧边开口的平台。

那似乎连接着牢屋的出入口。

他忍不住加快了动作,忍受着手上传来的粘滑触感一路攀爬向牢屋的上层,从触腕上流下的腥臭液体几乎将他身上的衣服都染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周围的空间充斥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简直就像是被封闭在夏日里的屠宰场。

喝饱了犹如血液味道的液体后,缠在他身上的布料变得超乎想象的沉重,湿透的身体也变得难以行动,可是弗里克却不敢在这里掉以轻心。先不论那些触腕在现实中存在与否,他现在可是处于距离地面有着数十米的高度上想要向更高处攀援,若是失手坠落地面毫无疑问会粉身碎骨。

然而借助这些“肉块”向上攀爬终究是个极度消耗力量的举动,何况弗里克本身也算不上是擅长活动的人。只是爬上了十米左右便已经因为疲惫而微微喘息起来,可是上方至少还有两倍高的距离。

于是当好不容易到达了某个高度之后,他选择暂时在一处稍微宽敞的触肢上停下动作稍微歇息片刻。也许他的体力或许勉强还足以支撑他爬到最上层,但作为监狱出入口的大门绝对没有这么容易就可以打开。如果他们真的有把握将弗里克锁死在这间密室中,一定会在最上层设置难以突破的防线。

他现在只能赌自己在那群法术士心中没有这么高的价值,以至于不需要将他用仿佛关押最恶劣囚犯的方式来囚禁他毕竟这高的吓人的“井壁”已经足够防止大多数人从这个监狱中逃脱。

虽然只要一考虑到被抓来时的经过,便很清楚的察觉到法术士们的最初目标不是他而是莉琪莱恩斯特。而他们之所以没有在发现抓错人之后就立刻将他处分掉,就知道在那些法术士眼中他还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他们就和乌尔斯莱恩斯特一样吝啬,因此不论这个组织是准备将弗里克作为诱饵还是用在法术的实验中,都可以发挥他这个俘虏的作用。而假如现在看着煮熟的野鸭就这么飞了,他们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但这不是正好么?”

他还不知道这个设施有多大,毕竟光是囚禁他一人的牢屋便有这种规模,搞不好那个组织甚至在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挖掘出了一个地下迷宫之类的据点。他承认自己的想法多少受到了些许来自流行的影响,但大概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让他漫无目的的在这种超巨型设施中漫步,极有可能还没有发现敌人在哪里便迷失在错综复杂的道路里,最后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反过来说,如果他能抓到那些法术士中一人作为向导,行动一定会便利许多。

于是现在他甚至有些期望他们能够快点发觉他准备越狱的企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