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男女性动态激烈动态图

寂静的森林内俩道陌生的影子,捏脚走着,枯枝被踩断的声音里竟有几分悲戚,就好像是生与死的差别,却在脚下硬生生的上演,

少年那副冷淡的眸子也是若有若无的瞟过四周,寂静,唯有寂静二字可以说明此时的情况,或者换个说法,死寂。

没有丝毫生气,山子也是将棍子紧紧的握在手中,剑眉微挑,目光深邃的望向前方,然后似看非看的瞄了几眼。

森林里也是一番奇景,枯木与青树相伴,令人看来有点玄乎,走在前方的青檐的脚步却是忽的顿了下来。

一对漆黑眸子里微微放着异彩,青檐白皙的手指轻轻勾了山子的衣角,目光流转,停在了前方的青树上。

山子也是会意,棍子横在了身前,唇角也是一抹嘲笑悄然挂上,脚步轻提,随即放下,细细听之,竟无半点声响。

如此走了好几步,早已不知不觉走到了那青树的身旁,山子轻轻呼了一口气,旋即将气狠狠收进腹中,然后再从唇瓣间那缕细小的缝中轻轻吐出。

头上的发丝也是被森林内的微风鼓吹的飘飘,手中突然使劲,巨大的力量透着棍子,也随着山子的动作,硬生生的打在了那青树上

“砰”

随着那敲打之声的响起,青檐也是动了,脚下生风迅的移到了那青树旁,手掌夹杂着元力,猛然轰出。

“跃星击”

棍子与手掌,转眼已到,硬生生的砸在了那青树身上,青树也是一阵摇晃,叶纷纷坠落,转眼也枯黄。

半跪在了地上,山子低下了头细细观着,那青树的伤痕,眉头渐渐垂了下来。

眉目垂下之余,目光还是微微瞥到了那青树早已枯黄了的叶脉,叶脉上丝丝血迹像细线一般密集,但也是丝丝血腥味从那里散发着。

黯然叹了口气,青檐漆黑的眸子也是一时明亮了起来,青树下有具尸体,看起来血肉模糊的样子,眼珠都是不知掉进哪个林密间,这般惨样也是够可悲的了。

这青树看起来能够食人血肉,不然也不能在一堆枯死之地长活。

鼻子嗅了嗅,青檐的眉头也是垂了下来,也默默顿下了脚步,就这样目光就停在了那尸体上,“这森林里有其他人!”

漆黑的眸子迅速扫过四周,眼里竟有了几分迷茫,愣了半晌才悠悠道:“山子,这森林里可能有其他人”

“山子?”青檐又喊了声,却是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天色已然黯淡了不少,繁星点点模糊的在那天空映着。

可是不一会就有一道清啸由远至近的翻滚而来,啸声初始极其模糊,断断续续宛如不存在。

啸声里夹杂着模糊的叫喊,但若是细细听闻依稀可辨。

“青檐这里有个洞!”山子干净的声音在啸声里渐渐清晰。

青檐的目光,缓缓在四野上缓缓扫过,瞬息过后,却是骤然停在了一处被横木所遮掩的阴影里。

这里丛林间的怪木,虽然布置的极为巧妙,不过在山子的提醒下,青檐还是发现了此处的一点不对头。

微眯着眼睛,借助着斜射的星光,青檐似乎能够从树木的缝隙中,看见阴影里那漆黑空洞

阴影的空洞之外,俩道人影在淡淡月光的照射下,若隐若现。

“你说洞里有什么?”

前走了一步,青檐望着那黑漆漆的阴影,转头冲着那穿着紧身衣的山子笑问道。

微微点了点头,山子蹲下身子在地上捡了一些枯枝,然后麻利的将之捆好,组成俩只火把,在上面挥洒了一点名为干燥粉的淡黄粉末,然后从怀中取出火种,将之点燃,

“拿着吧。”将火把递给青檐。

山子先行了一步,俩束微弱的火光在阴影里游荡,随着林间叶缝中微风的涌动,火把上那丝焰尖摇摆不齐。

走在阴影里耳边也是突然传来了剧烈风声,将衣服吹的紧紧贴在皮肤表面。

“有风从下面传来,看来那洞就在下面。”说完,青檐低下了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望着早已走在自己前方的山子,也是不由戏虐一笑,目光在漆黑的周围转了转。

听着青檐的一番言说,山子的高度紧张感反而没有消减,目光在四周扫了扫,略微沉吟后,指尖指向一处黑暗,轻声道:“可能在那里,可是有点奇怪。”

听得山子这话,青檐略微有些迟疑,但很快便是回复了以前的神情。

不过当山子脚尖在那处黑暗一蹬,身形狂猛甩荡起来时,青檐也是一颚。

“火把丢过去。”

看到山子已经稳住了身子,也移过一段距离,青檐对着不远处的黑暗地方扬了扬下吧,沉声道。

“哦”眉宇间也是一抹郑重浮现,山子将手中的火种,对着黑暗地带,使劲摔掷而去。

火把甩掷在那黑暗之中,却是燃起了黑暗里的一席枯草,溅出四射的火花,借助着这微薄的火光,青檐也是模糊的看见了那黑暗之中的那隐蔽山洞。

“呼”见到目的即将达到,青檐与山子刚欲舒一口气,浑身毛孔忽然猛的一缩,俩人心头齐齐闪过一抹警戒。

“嗤”淡淡的破空声,在夜空中响起,借助这那尚未完全熄灭的火光,山子也是终于看清了那偷袭之物,

“扁蝎。”脸色微沉的喊出这一名字,山子脸庞顿时变得有些难堪了起来。

扁蝎,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生活在地下的爬行类魔兽,一般都为四段之元的小喽喽。

但也有灵空的扁蝎,只不过灵空的扁蝎,尾部是红色的,然而眼前这只尾巴上就有着淡淡的红腥。

这种魔兽,借助着身体偏长如翅的缘故,能够犹如猎鹰一般在空中进行着翱翔,虽然持续时间不长。

在平常的时日,青檐单独遇上这扁蝎,也的纠缠好一番,或许才能获胜,可此时,山子可还在一旁。

长棍蓦的举起。

“嗤”再一声嘶鸣,扁蝎狭长的尾针束了恰里,目露凶光的对着青檐俯冲而下,巨嘴之中,尖锐的獠牙泛着森冷的光泽。

冷眼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扁蝎,青檐的心里却是轻轻的笑了。

望着那已经几乎快要进入十米范围的扁蝎,山子动了。

长棍舞起,掠起一片清影棍与扁蝎相碰,顿时扁蝎的鳞甲爆成了漫天粉末,扁蝎防御是很弱的,这也才使山子一击得逞。

没有丝毫元力,纯粹肉地的力量,青檐也是汗颜了,这个一开始就是体修吃香!

漫天粉末中,一具肉色的躯体挣扎了片刻之后,便是浑身僵硬的从空中跌落而下,重重的砸进了那暗不见底的洞中。

眸子中丝丝赞许流露,青檐却是嘴巴蠕了蠕“山子,貌似到八段之元了把?”

淡淡的笑了笑,脱离了危机之后,青檐与山子俩人齐齐站到那处洞口外,望着洞口密布的碎石与怪木,眉头皱了皱,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需要做一会苦力了。

可是这里总有种怪异的声响,似乎悄然在洞内部静静的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