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小玲和公第八章

风花见皇帝和皇后如此心念胭脂公主,足见他们一家骨肉情深。从这一点来讲,成远皇帝和卉屏皇后和天下百姓无异,他们就是一对父母而已。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胭脂公主明明已经身处险境了,成远皇帝和卉屏皇后却还怕九贤王说他们袒护胭脂公主,由此可见,皇帝和皇后多少也还是看重自己的身前名声的。

所以,在对于胭脂公主这件事情上,成远皇帝和卉屏皇后内心的想法一定是矛盾的。

他们爱名声是真,爱女儿也是真。

只是成远皇帝说了,如果他真的确定胭脂公主难逃被斩杀的厄运,那么,他就会站出来设法阻止。就此意义而言,成远皇帝和卉屏皇后爱女儿比爱名声终归要多一些。风花想到此处,心中不禁暗暗欣慰。

风花如此颠来倒去地琢磨着皇帝和皇后的心理,由于他隐着身,旁人倒也无从知觉。

风花在那里自顾思想,这边的皇帝、皇后、高公公和飞将军四人的谈话却未结束。

卉屏皇后听了高公公的劝,忍不住破涕笑道:“你这高公公,还是会哄人宽心的。”

高公公和飞将军见卉屏皇后转忧为喜,连忙殷勤地陪着笑。

成远皇帝见氛围转松,龙颜也舒展开来。

成远皇帝便说道:“听闻这浪子风花是风老太尉的儿子,看来还真验了那句话,‘虎父无犬子’。”

成远皇帝这些年,执政愈发老道。他每每想起当年登基之出,凭一己之喜好,听信谗言,排挤风老太尉,心中就很有几分悔意。只是成远皇帝贵为天子,心中纵有悔意,他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即便如此,他平常的言语中,还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对风老太尉的由衷赞赏。

“风老太尉一隐居老臣,算不得上‘虎父’……”卉屏皇后这话,乍听是在纠正皇帝的说辞,实际上,她只是不满刚才皇帝责备她哭泣,于是趁这个时候讨巧弄娇而已。

成远皇帝自然了解皇后的心思,因而他也不介意这种当面的纠错,而是宽容地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了。

倒是高公公和飞将军在那里忙忙地圆场道:“皇上也就比方比方。”

卉屏皇后见皇帝的反应还算顺合她的心,于是她就说道:“我知道。咱们皇上乃千古圣君,我岂能不知他意思?”

高公公和飞将军惶惶应道:“是。”

成远皇帝却在想他自己的问题,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风花公子,降妖之功法,冠绝天下,连朕都有所耳闻。朕就奇怪,九贤王怎么从来未在朕面前提及此人……”

飞将军道:“皇上有所不知,风花公子虽为名臣之后,但他却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少年。听说,早年间更是混迹风尘女子堆里,终日以那些女子的胭脂为食。正因如此,人们就给了他一个‘浪子’的称号。此人降妖,也是近两三年的事,听说他使的一条神鞭,极其了得。九贤王未提及他,只怕是无心用他。毕竟,风花公子是浪子风花,且这种人向来放荡自由惯了的,九贤王就算想用,风花公子怕也不答应。”

成远皇帝点头说道:“飞将军如此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

风花作为被谈论的对象,也认同飞将军的说法。

风花和皂青军的官兵过去不是没有交集。当时,那些官兵见风花本事了得,无一不想邀他加入皂青军。风花却都婉言拒绝了。他说,自己是浪子,索性就做一个彻彻底底、无拘无束的浪子。

那时,九贤王对风花已有所闻,他也曾经起过亲邀风花的想法,只是九贤王还未来得及亲邀,风花婉拒皂青军的说辞便已陆续传入九贤王的耳朵。

而且,飘渺国师见九贤王想邀风花,不知是不是出于嫉妒,反正飘渺国师自始至终都极力反对着。

九贤王很多事都要倚重飘渺国师。

飘渺国师态度既然如此,加之风花又无意加入,九贤王也就只好作罢。

好在风花虽无意加入皂青军,但他也不与皂青军为敌。大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久而久之,九贤王自就不把风花放在心上了。

九贤王这当中的心路历程,风花并不知晓,他也没兴趣想去知晓。

对于风花而言,反正事实就是,因为不愿意加入皂青军,所以他就没和九贤王为伍。在风花看来,就这么简单。这就像他不愿意居官朝堂,所以就没效劳皇帝一样。

那边成远皇帝话刚说完,卉屏皇后已开口说话了:“本来像风花公子这么有本领的人,该为皇上效力才是。不过,照他那般性情,怕也是不会为朝廷所用。”

高公公道:“要用他有何难的?我早就说过了,只要圣上颁一道圣旨,大不了,我再亲上一次胭脂山。风花公子不肯,我们就让风老太尉出面。风花公子再浪荡,只怕还是要听他父亲的。”

成远皇帝摆摆手,说道:“九贤王尚且都知道不强人所难,难道我们还不如九贤王。”

飞将军道:“皇上乃天之骄子,九贤王岂能和皇上比肩?”

高公公也惶恐说道:“皇上恕罪。”

成远皇帝手一挥,说道:“高公公不必紧张。”

卉屏皇后说道:“这风花公子,有机会我倒想见见他。咱们家公主,为什么就偏偏看定了他?”

成远皇帝说道:“这也没法子,公主不是说了?她在这世间轮转,为的就是等他!你想想,风花那样一个离了胭脂不能活命的浪子,结果,他遇上咱们家公主之后,竟然再不吃其他女子胭脂,只一心一意在公主身上。这正是,‘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风花听了,暗道:“这胭脂公主,我和她的事,她倒和皇上皇后说得够详细的。”

“哎……”只听卉屏皇后叹道,“皇上说的是,命定的东西,我们也没法子。”

高公公道:“年前我还想请皇上颁旨,密诏风花进宫,皇上您说不用,现在风花公子不受诏也上了山,可见皇上实在英明。”

成远皇帝满意地点点头:“请来的终归不如自愿来的。”

说完,成远皇帝伸了一个懒腰,他打了一个哈欠,对飞将军说道:“朕累了。你且回去吧。”

高公公忙道:“飞将军请安吧。皇上若诏,我半夜过后再放无声烟花给你。”

谁知皇帝却道:“三月初三眼见就到,风花公子既然已在山上,这三五日,飞将军就不用再上来了。”

高公公和飞将军同声应道:“遵旨。”

飞将军依次拜别皇帝和皇后,然后,他随高公公躬身退出了内殿。(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