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放课后的秘密画室

袅袅炊烟升起,飘荡在村庄的上空。

结束了上午的工作,老汉扎克擦了擦汗水,拿着一只老烟枪,悠闲的坐在门前晒着太阳,这一会的时光是让扎克感受到了幸福。

“老头子,快来吃饭啦!下午你还要去村长家做活呢。”屋内传来轻声的呼唤,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

“哎!等我抽完这只烟就来!”扎克猛的吸了一口烟,吐出了一个个烟圈。随后拿着烟枪在地上敲了敲,收了起来:“来了来了!”

扎克刚打算进入屋中,看到了一对身影在不远处徘徊。

“看来又是可怜的神选使徒。”扎克叹了口气:“老婆子,多准备两幅碗筷吧。”

“又有人来了么?”屋内传出了询问的声音。

“嗯。”扎克答道。

“我们到了一个NPC的村落了。”空言看着不算大的村庄,心里瞬间放轻松了不少。

空言与梦梦,在重新开放银松平原后,搜寻许久无果,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村落。

在银松平原,几次与高等级怪物相遇,有惊无险,都顺利逃离了。

“小言,有人向我们走过来。”梦梦出口提醒,打断了空言的思绪。

空言抬头望去,一个老人向自己走来。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那是时间留下的刻痕,但是丰满的肌肉让老人依然健壮。

“小伙子,你们是从南边来的可怜的神选使徒吧?”老人走到了空言的面前,露出了一个慈善的笑容。

“可怜?”空言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再加上一日的奔波,身体显得疲劳。粗略一看,确实像是个可怜的人。

“是的...我和我的....我的伙伴是从南方逃难来的。”空言顺着老人的话回答着。

“唉.....”老人叹了口气:“现在这兵荒马乱的日子,能有几人有好日子过呢?可苦了我们这些人啊。”

老人感叹着;“你们还没吃饭吧?来我家吃点东西再走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只是路过,您能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就十分感谢了。”空言赶忙摇了摇手,拒绝了老人的邀请。

“小伙子,你也受伤了,不吃点东西怎么行呢?”老人看向了空言的脚腕,又看了看他旁边梦梦:“而且,你不吃东西,可这小姑娘也该吃点东西吧。”

空言看了看梦梦,梦梦此时抬着头,眼睛里充满了亮晶晶的东西,十分期待着空言的答复。

“那就谢谢老人家了。”空言微微低头,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不用那么客气!”老人挥了挥手笑道:“我还年轻呢!叫我扎克大叔!”

“是是!扎克大叔!”空言赶忙叫道。

“这才对嘛,那边就是我家,跟我来吧。”扎克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屋子。

“嗯,那就麻烦了!”空言跟上老人的步伐。

“老婆子,我回来了。”扎克推开了门,大声的叫唤着。

“死老头子叫什么叫!”另一位老人端着一盘菜从隔壁的屋子里走了进来。

“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太婆,你们叫他玛丽大婶就行。”扎克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容,跑了过去,一把搂住了玛丽。

“死老头子,这里还有两个孩子呢!当心我手里的菜。”玛丽呵斥着扎克可是脸上也泛着幸福。

“哈哈哈......”扎克大笑道:“别害羞嘛!”

“死老头子,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我害羞什么!”玛丽不再理睬扎克,把手里盘子放到桌子上,招呼着空言和夜夜来吃饭。

“孩子们,坐下吃饭,别管那个死老头子。”

空言发现在桌子上有着四双碗筷,椅子也有着四张,看来在自己和梦梦来之前这些东西就在准备好了。

“玛丽大婶,你和扎克大叔的感情真好。”空言摸了摸头,拉着梦梦坐了下来。

空言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不多,只有三样。而且都是素菜但是从菜的样式上可以看出做菜人对这几样菜倾注了自己的感情。空言肚子也早就饿,不再客气,拿起叉子,叉向了里自己最近的一盘蔬菜。梦梦正拿着叉子不知道该怎么用,看到空言用叉子叉菜的动作,也学着他叉向蔬菜。

“嘿嘿,怎么样,好吃吧?”扎克笑着问道。

“嗯嗯!”空言嘴里有着菜含糊的回答道。

“嘿!当初我可是为了能在今后每天都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卯足了劲才追到玛丽的!”扎克自豪的谈起自己的当初。

“死老头子,当初还不是你死缠烂打,我最后没办法才同意的嘛!”玛丽笑骂着:“好孩子,别管这个老东西了,快吃快吃!”说着递给空言和夜夜一人一块面包。

“哦!我可爱的玛丽,为什么不给我一块呢!”扎克狼嚎了起来。

“拿去!”玛丽怒瞪了扎克一眼。

“嘿嘿!”扎克也接过面包吃了起来。

不久,餐桌上的饭菜吃的差不多了,空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谢谢玛丽大婶的招待!这顿我吃的很开心。”

“没事没事!孩子能吃饱就好。”玛丽道。

随着最后扎克也放下了餐具,这顿午饭就结束了,玛丽忙着收拾餐桌上的餐具盘子,梦梦也去帮着收拾。

“孩子,过来!”扎克拿出烟枪,点燃它,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道道烟圈。

空言走到了扎克旁边做了下来:“什么事?扎克大叔。”

“孩子你们打算去哪?”扎克问道。

“我们么?”空言想了想,编了个谎言道:“我打算和伙伴去城镇里找份工作,看看能不能安定的生活下来。”

“城镇嘛......”扎克又吸了一口烟:“如果你打算安安稳稳的生活的话,去北方吧。”

“为什么要去北方呢?”空言不解的问道。

“北方啊!现在这个乱世,也就北方安稳一些了。”扎克叹了一口气。

“那其他地方呢?”空言茫然的望着扎克:“我和她是生活在一个小乡村里的,不太了解外面的事情。”

“西方和东方的境况不比南方好多少,情况只能是更加严重。”扎尔停了停,再次吸了口烟:“在这两边的是排斥异乡人的,你们去了也会被赶出去。”

“那为什么北方就好一点呢?”

“北方嘛,当初在帝国时代的时候,有一个公爵的领土被分封在北方。当帝国崩溃后,各路野心家都组织了自己的军队,为了抢夺领土,天天向各处挑起战争。只有北方,有那个强大公爵坐镇,任何威胁到北方领土的势力,都会被公爵以雷霆般的手段镇压。然后公爵建立了一个王国,保护着自己领土内的人民不受到外敌的侵入。哦,对了这里就是那个公爵领土的一部份,现在应该称呼那个公爵为国王了。我们这里虽然不算怎么的富裕,但是能吃饱饭,这就是国王所赐,这里的人民非常的感学他。在别的战乱处,像我们这样的平民能吃上一顿饱饭都是奢侈!唉......这个该死的世界什么时候能好点!”

这不就像是中国古代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么?一个强大帝国的覆灭,随后各个势力纷纷揭竿而起,战乱不断。在这战乱的时代,最苦的还是活在下层的人民啊!

“那么在这里有什么城镇?”空言听完扎克的话问道。

“顺着村口的路一直向前,大概走半天就到达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城镇,晨风镇。”扎克吸完最后一口烟,看向了空言:“如果你们在城镇里活不下去的话,我和你玛丽大婶都会欢迎你们回来的,虽然这里不如城镇,但是在这里起码能活下去。”

“是的!如果我和妹妹在城镇里无法生存,回会来的!”空言十分感激这个善良的老人:“扎克大叔,我们走了!保重!”

扎克挥了挥手:“走吧!当心这个世道,孩子。”(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