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厉东呈穿的仍是昨天的那套衣服,短发很乱,看出来是刚刚睡醒没多久。还没有洗漱,重点是他的下颌满满都是细微胡渣,衬衫没有塞进黑裤里。皱褶随意,显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很是邋遢。但已经没有昨晚反常的冷漠跟疏离。

“你找我?”

苏连安的眼神落回到他的脸上。直直地对上他的眼睛,“你昨晚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昨晚?”他疑惑地问,“我说了什么?”

她蹙了蹙眉。分不清他是假装不知道要她说出来还是真的忘记了,“昨晚你跟我说要分手,虽然我觉得我们这段时间在一起也不算恋爱关系不能用分手这个词。可我还是想知道你莫名其妙跟我说分手是几个意思?”

厉东呈先是皱起了眉宇。再扯开唇,“安安,你是不是想走想疯了。我怎么可能跟你说分手!”

苏连安的五官一僵。姣好的面容在这一刻像是呆滞了一般。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厉东呈。你怎么了?你自己说的话难道你不记得了?”

“我这样说过吗?”他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的表情,反而有些无奈的样子。“我自己说过的话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安安,我昨晚看了一整晚的策划书很累。现在要去洗个澡再去公司,早上十点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我要参加,我中午再回来陪你吃饭。”

说着他就要抬手去摸她的脸,苏连安却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几步,眼睛盯着他,脑袋空白,男人俊美的脸庞满是浓厚的疲惫,过了十几秒后她问,“你一整晚没睡?”

厉东呈的手撤回来,淡淡地道,“凌晨四五点有眯了一会。”

“你睡觉之前你在做什么你记得吗?”

“从昨晚下班回来到凌晨四点多我都在改策划书,因为这个方案月底要实施了,比较赶时间,而且有一些细节我还需要跟各个部门的人核对,大概这两天就要敲定下来。”

厉东呈注视着她,上个星期他住院都还是好好的,她基本上每天都有去医院陪他,给他抱给他亲,脸上从来也不会产生抗拒或者反感的表情,他以为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安安,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再提要走的事?”

隔壁儿童房门被打开,厉舒佑好奇地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们,苏连安怕儿子听见他们的对话后又会胡思乱想,“你不是要去上班?去洗澡换衣服吧。”

“那我中午回来陪你吃饭?”

她还没有说话厉舒佑就说,“爸爸,我要吃烤肉!”他特别喜欢吃肉,比起西餐的牛排他更喜欢吃韩国烤肉,又香又有嚼劲。

他瞟了一眼站在地上的小人儿,“你要上课。”

“爸爸你可以来接人家啊,再不吃的话,我都要忘记烤肉是什么味道了。”他转而看向苏连安,“妈妈,人家想吃。”

她还在出神,听到儿子说话的声音才低头看他,她自然是听儿子的,垃圾食品她就不太同意他多吃,可是烤肉只要不是经常吃就没有什么问题,勉强地笑了笑,“佑佑想吃,那我们就去吃烤肉。”

男人嗯了一声,苏连安随即抬起眸去端详着他的脸,他看起来很正常,说话语气动作全然都是平时的姿态,可她就是隐约觉得哪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厉东呈看着儿子,语气如常,“去吃早餐,把牛奶全部喝完,不准剩。”

“噢,好的,爸爸。”厉舒佑不太情愿的,可一想到中午有烤肉就觉得要把一大杯牛奶喝下去不是什么难事啦。

很快他回去卧室洗漱,儿子下楼,苏连安彻底把书房的门推开,抬脚走进去,一股呛鼻的烟味很浓郁,他到底是抽了多少烟才可以弄得整个书房乌烟瘴气全是烟味,走进书桌,果然见到那一烟灰缸的烟头,都溢满了。

一整个书桌全都是散开的资料,的确有他所说的策划案,微微松了一口气,低头想要帮他收拾下凌乱的桌面,手不小心碰到鼠标,原本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脑屏幕突兀地亮了起来,她的眼睛无意间看过去,徒然被吓了一跳,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啊!”

电脑在播放恐怖片电影,被按了暂停键,片段刚好停留在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上面,没有下半身,只有流着血的脸,诡异而恐怖,她捂住嘴,吓得惊魂失色,心跳慌乱。

十一点多,苏妮妮被王妈带着,苏连安自己打车到了苏世集团楼下,付钱给司机的时候明显是魂不守舍,手提包搁在座位上忘记拿就想要下车幸好司机告诉她,抚了抚额,“谢谢。”

早上她有打电话给莫菲,可莫菲说她在公司开会,所以苏连安只能发微信给她,把情况跟她说了一遍。

下了车后,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莫菲,“安安,你在哪?”

“我刚到苏世楼下了。”

“你还敢去见他啊?”莫菲怕厉东呈精神不正常会一个不小心伤害到她。

苏连安抿了抿唇,“我中午跟他吃饭,下午约了楚秀见面。”

“那我跟你哥晚上过去。”

走到公司门口,苏连安说,“好,那就先这样。”她刚收起手机在思考没怎么去注意就撞到了人,对方可能也是没去看路,两个人就撞到一块然后各自朝相反方向摔倒在地上。

“你眼睛长在屁股上面啊。”说话的人是一个打扮得光鲜靓丽的女人,穿着暴.露的紧身裙,尽显令人遐想前凸后翘的身材,后面就有一个接近中年的男人走上来扶住她,“怎么样,有没有摔倒哪里了。”

那女人朝他靠了过去,快哭了的样子,“我胳膊好痛!”

苏连安已经在没有人扶的情况下站了起来,动了动脚,好像被扭到了,看了一眼她的手,确实有些许擦伤。

那女人不依不饶,看着带着帽子的苏连安,“亲爱的,我被她撞伤了,你看都流血了,你要让她跟我道歉。”(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