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性动态抽插图

121

“呼——”青歌把电脑往沙发上一丢, 不想码字了, 他男人出差第二天就那么想他了, 接下来还有五天该怎么办?

昨晚没有熟悉温暖的怀抱,一点都没睡好,今天后遗症就出来了, 头疼得不行,青歌把被子扯过, 蒙住头,今晚怎么办?一个人睡根本就不暖和,不暖和……

段聿景昨天就来到了瑞典, 跟这边的客户洽谈合作的事情, 这次出差最快也预计要一周左右, 这是他跟小青歌在一起五年,第一次分别那么长时间, 以往都是一两天就可以赶回去了的, 也不知道宝贝昨晚有没有睡好。

“咚咚咚。”

“进来。”段聿景把电脑放下, 打断思念的头绪, 抬头看着进来的陈涵, “小涵,文件都准备好了?”

“嗯, 都准备好了,明天布雷特会跟我们见面洽谈相关事宜, 最快也要五天才能把这边的事处理完, 而且那接近不眠不休了。”陈涵说道, 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他过目。

“好,你先去休息吧,这些明天再说。”段聿景点点头,接过了文件。只是他没想到他不用不眠不休,他的宝贝很快就要过来了。

“好,学长也早点休息。”几年过去,陈涵的能力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只是学长这个称呼从来没有变过,他也算是亲眼见证了学长和青歌的感情,真的,五年都没有拌过嘴的爱人很难得,要么就是太爱了,不舍得让对方为难。

陈涵走后,段聿景只是粗略翻看了一下文件,陈涵办事的确很让人放心。

“小哥哥,你睡了吗?”

青歌正躺在床上发呆,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他踢踏着拖鞋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口,已经比他要高的弟弟,浅浅勾唇:“小尘,有事吗?”

段聿尘已经是一名大二学生,考进了A大,选了金融学,平时画画也没有放下,他越长大,跟他哥哥也越像,却又越不像。

段聿景是常年在生意场上打拼出来的沉稳和果断,他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相比较起来,弟弟段聿尘则是因为被保护得很好,又有沈家几个哥哥教导,反倒是狡猾活泼许多,然而学到了他哥哥十足的精明,想要从他这里占便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段聿尘大学以来,他哥哥就慢慢给他一点关于公司的事情,让他熟悉一下,所以段聿景出差的时候,段聿尘也会帮忙用电脑处理一点简单的文件。

“小哥哥,哥哥说你每天都要喝中药的,我热好了,还有煮了粥,你快喝了吧。”段聿尘开心道,把端来的两碗东西都递给青歌,眨眨眼,“小哥哥如果不乖乖喝药,哥哥就算在瑞典也会生气的喔。”

青歌看了看,无可奈何地接过来:“就你最机灵,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刚刚把公司的几个文件看完了,正准备睡呢。”段聿尘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五年了,那个扒着我手臂撒娇的小豆丁都长得比我高了。”青歌揉了揉他的脑袋,“行了,你快去休息,我会把药喝完的,明天你不是还有课吗?公司的事不用急,实在太忙了,我帮你跟景哥说说。”

“不忙,我自己想学的,总不能让哥哥保护我一辈子,只有我变得更厉害了,才能保护哥哥和小哥哥。”段聿尘笑着道,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喜欢粘着两个哥哥,在哥哥面前,永远是个孩子。他记得是哥哥养大他,是小哥哥来了,家里才时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傻,谁让你想那么多的,好好保护自己就够了。”青歌浅浅笑道,“人一辈子很短的,活的开心就够了,如果被责任束缚了,很容易就把自己给丢了。”

“好,我知道了,小哥哥晚安。”段聿尘眯着眼睛笑了,跑回房间的时候还回头狡黠地笑笑,“小哥哥,我已经长大了,不用你陪了,你可以去找哥哥的喔!我一会儿把哥哥住的酒店发给你。”

青歌是写小说写剧本的,到哪里都行,只要有电脑,或者有纸有笔就行了,段聿景如果出差,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把他打包带走,是青歌自己要留下来的,弟弟一个人在家不方便,他就在家陪弟弟,最起码,别老是丢下他一个人在学校。

青歌端着药和粥回到房间,微信上果然有了新的信息,是段聿景住的酒店,很详细地描写了路线,青歌憋笑回了一句:

“其实我知道,这还是我帮忙订的,快睡觉吧,不许踢被子。”

“知道<(`^)> 小哥哥晚安。是脚踢的被子,不是我。”

“晚安。”

青歌刚把信息回了,男人就打电话过来了。

“喂,景哥。”

段聿景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吃饭?喝药了吗?吃宵夜了吗?有没有不舒服的?”

青歌趴在床上,漫不经心地喝粥,听到这个人的声音都很高兴:“我哪天不乖了?刚刚小尘把药和粥端过来了,正要喝呢,我这边一切都好,你呢,很忙吗?”

“还行,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宝贝有没有想我?”段聿景在那头笑着道。

“想。”青歌坦诚道,“想的不行。”

段聿景在那边浅浅勾唇:“真可人疼,快把药喝了。等老公回去好好疼你。”

青歌闭着眼睛把药喝了,含糊道:“嗯,回来都听你的。”

最后段聿景在电话里哄小青歌喝完药喝完粥,又陪他说话,哄他睡觉,青歌才沉沉睡去,睡着的时候手机还显示通话中,等到段聿景在那头轻轻叫了两声,发现人儿没反应了,他才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青歌醒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显示没电关机了,他拿去充电开机,又打开电脑,上面有一份文档:《宝贝出门事宜》,是段聿景整理的,里面都是小青歌出远门需要注意的事情。

这不是为了他自己整理的,是段聿景专门为小青歌整理的,就怕他某天要出去找出差的自己,未雨绸缪。

青歌先上网买了今天的机票,拿来那个小的行李箱,从衣柜里面找出衣服,一件一件往里面放。

“宝贝怕冷,不管什么季节,厚衣服一定要带,放一件到背包里,飞机上会冷。”

青歌很乖地塞了一件外套进背包里。

“宝贝坐飞机久了会累,要记得带晕机药备用,但尽量不要让他吃,伤身体,抱一抱,宝贝就会乖了。”

青歌微微脸红,从抽屉里翻出晕机药,塞到背包里。谁抱一抱就会乖啊?明明还要你哄。

“宝贝是路痴,要记得带上充满电的充电宝和数据线,手机话费一定要够,保持手机随时畅通。”

嗯,充电宝。

耳机。

护颈枕。

……

青歌按照文档收拾下来,行李箱已经满满当当了,甚至还带了一本书在飞机上看,还有吃的巧克力,防止他低血糖。

现在是初秋,天气微微变凉,青歌换上了薄风衣牛仔裤,又戴了一顶帽子,确认自己这么过去不会冷到自己让男人生气。顺便跟弟弟也说了一声,省得他担心。

“林少,真的不用我跟你去吗?”段临从车子后面取下行李箱递给青歌,询问道。这些年,他一直作为保镖跟在青歌的身边。

青歌微微笑道:“不用了,我都安排好了,到那边就直接坐车去到景哥的酒店,不会有事的。”

……

异国他乡,青歌刚刚下飞机,还有点晕晕乎乎,不过经过几年调理的身体倒是还撑得住,他先去取了行李箱,又到门口叫了车,直奔酒店去了。

段聿景住的酒店是当地性价比最高的酒店,当初青歌对比了好久才选择了这个,不仅附近有美食,有放松的桑拿,温泉,而且这里的服务是一流的,环境也好。

“Thank you,sir.”青歌弯了弯眉眼,礼貌地跟司机道别,拖着行李箱走进了酒店。

青歌的英语是不错的,在家里,他看外国小说也可以直接看英文原版,并没有什么障碍。这也是他敢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原因,只要沟通不是问题,那就不用怕了。

而且,这五年,段聿景并不是把青歌当无害的兔子养在家的,他每隔几个月就会陪青歌到国外玩一圈,如果出差到哪个地方,都会带回礼物,也会仔细跟小青歌说那里的风土人情,就为了让他的宝贝多了解一点。

如果青歌表现出很大的兴趣,一般段聿景都会安排时间,带他去那里走走,这跟常年宅在家的宅男不一样,段聿景更注重小青歌的心情,多让他到外面走走,接触更多的新鲜事物。

而且,两个人或者一家三口人的旅行也更有意思。

有时候,青歌写剧本需要到景点看看,取材,段聿景也会抽空陪他去,总之,就是不能够因为小青歌身体不好、懒,而把人禁锢在家里,当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那就不是他的小青歌了。

小青歌只有在段聿景身边才是无害的兔子,到了外面,他是一只有爪的小狼崽,他的生存自理能力不比任何人差,该懂的他都懂,或许比别人懂的更多,因为他喜欢阅读。

段聿景在家把人当兔子,当奶娃娃养,可是到了外面,他会让小青歌自己去尝试,去体验不一样的事物。

青歌向前台工作人员出示了自己订酒店房间的凭证,解释了自己是过来找爱人的,前台的工作人员表示理解,请服务员带他去了房间。

青歌回到房间,把行李箱放到一边,翻出睡衣那些,走进房间洗澡,也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回来,还是先洗个澡吧。

浴室里,青歌脸蛋被热气熏的红彤彤,当然也可能有害羞的成分,他正伸手到后面给自己做扩张。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有时候在家青歌也会做好扩张躺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晚归的男人。

他心疼他男人,迁就他。

两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时候青歌还会缠着他做,就为了他男人一遍一遍疼他的模样,眉眼那么温柔,臂膀那么可靠,这个人,是要跟他走一辈子的。

房间里开了暖气,青歌很乖地把头发吹干,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袍,带子松垮垮地系在腰间,就躺到床上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窝里还残留着熟悉的气息,床上的人儿没过多久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段聿景还在跟客户谈话,自然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宝贝过来找他了,等到他结束一天的事情,回到房间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暖气开着?

门口的短靴?

多了一个行李箱?

沙发上的米白色风衣?

宝贝!

段聿景顾不得把外套换下,直接往里面的房间走去。

果然,床上躺着一团鼓起的被子,只能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柔软的浅栗色的头发,看的他心都要融化了,除了他的宝贝,还有哪个会这样子?

段聿景走过去,把人儿的脑袋扒拉出来,捏了捏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埋在被窝里而变得红润,小嘴还半张开呼吸着,眉眼全是安心。

这几年,段聿景变得更沉稳成熟了,青歌则褪去了少年的一丝稚气,因为常年跟文学打交道,整个人的气息愈趋温和,却掩盖不了在男人身边的蠢萌属性。

段聿景轻手轻脚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小青歌仍旧没有醒来,只要知道是在男人身边,他睡的很沉,许是安心,也因为前两天晚上没睡好,今天又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这一觉睡得他很是舒服。

段聿景把人搂过来的时候,眼尖地发现,小青歌穿着的是松垮垮的睡袍,他心神一动,撩开睡袍,伸手到那个夜夜缠绵的地方,果然是柔软温热的。

“唔~”睡着的小青歌因为侵入到体内的手指而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呻丨吟,像小猫咪一样撩人。

段聿景欲罢不能,伸手从他的大腿根一直流连,最后停留在胸前的两点,那里他来的时候还留下了吻痕,现在已经淡了。

段聿景把人儿翻过身去,自己从背后抱着他,炙热已经抵在了那处柔软的入口。他伸手到前面抚慰青歌的小兄弟,没过一会儿,被各种挑逗的人儿也醒过来了。

青歌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有一双大手在他的小兄弟那里各种挑逗,还带着熟悉的茧子,他下意识张开腿,方便那双手的动作,偏头软软叫了一声:“景哥,嗯~”

青歌刚开口,身后蓄势待发的人已经直接冲进去了,逼的青歌的声音都比平时要更加撩人。

段聿景手下抚慰着青歌的小兄弟,凑到他耳边轻轻吐气:“宝贝,想不想老公疼你?”

“想……”就这么一句话,青歌呼吸都变得不稳,竟然就这么泄在了男人的手心。

“啧,宝贝,这么饥渴了?让你饿着是我的不对。”段聿景轻笑,手上用力,也不退出去,直接把小青歌转了一圈,变为面对面地趴在他身上。

“唔……”青歌被不停刺激,小兄弟又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了,他搂着男人的脖子,软声软语,“老公,疼疼我。”

这些年,青歌的脸皮又厚了不少,还得归功于他看的小黄文,在床上他乐意说一些好听的话哄他男人,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只是有时候被做的更狠而已。

两个人的衣服早就不见了,肌肤相贴,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段聿景拍了拍小青歌的翘臀,笑道:“宝贝,今天下飞机到现在休息了多久?说实话,不然我做到你不敢。”

青歌呆了一瞬,倒不是他想骗男人,他是不敢这么做的。

记得之前有一次他为了满足出差回来的男人,说了谎,明明没休息好,还是骗他说休息好了,结果被发现了,那一天晚上,他哭着喊着求饶,男人还是狠狠打了他屁屁,一点都没怜惜。

男人对于治他,总有不少法子,让他下次绝对不敢做对身体不好的事情。

青歌呆住,完全是忘了他睡了几个小时,他看着男人认真的表情,后面的小口紧张收缩,段聿景呼吸重了不少,还是没有动作,只搂着小青歌的腰,等着人儿给他答案。

青歌伸出了爪子,弱弱道:“景哥,我应该是大概五点下的飞机,回来洗了澡就睡了,现在几点来着?”

“十点。”段聿景勾唇,凑过去吻了他一口,“这两天有没有睡好?”

青歌看着男人弱弱摇头,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威胁地放在他的翘臀,结结巴巴道:“不是,是第一天晚上想你,半夜了才睡着,昨天晚上有一点头疼,可是跟你打完电话,我,就睡着了,没有不舒服。”

段聿景伸手给他轻轻按摩头部,温声道:“是两边都疼,还是偏头痛,有没有吃药,量过体温吗?”

虽然下面还含着男人的东西,青歌依然不敢作死,很乖地回答:“只是偏头疼,喝了中药,体温也没上去。”

段聿景给他按摩了一会儿,温声哄他:“宝贝乖,今晚不做了,我哄你睡觉。”说着就想退出来。

青歌连忙抓住他的手臂,软软道:“景哥别,做好不好,我想你弄弄我,疼疼我。”

“……乖,你头疼,不能做,我们休息好了再做。”段聿景被自己软在怀里的宝贝勾的火起,只能又压下去。

“没有头疼了,昨晚睡得可好了,刚才也是。”青歌嘟着嘴,“我很想你,想你像在家一样弄我,我不舒服会说的,不骗你,我想要了,老公。”

段聿景被他的话一撩,偏偏这小东西还特意勾他,不停地蹭他,真是的,还能忍就不是男人了。他搂着小青歌翻了个身,吻了吻那双水灵灵的猫眸:“行,疼你,真是撩人的宝贝。”

青歌得意地笑笑,也凑上去吻他:“最喜欢你弄我的样子。”

最后,某只狼还是没有太过分,两个人互相疏解抚丨慰一番,段聿景就搂着人去清理了,青歌满足地靠在他怀里。

“宝贝,你自己过来的?”段聿景抱着人回到床上,让小青歌趴在他的腿上,高高翘起屁股,翻出药膏给他涂上。

青歌刚开始对于这个姿势的羞赧,已经变得习惯了,关上房门,他再羞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担心什么,身上的又不是别人,是疼他爱他的男人。

他枕着胳膊,声音软软的,带着情丨事后的慵懒:“嗯,对啊,你告诉过我的,在国外要怎么做。我把行李箱也带了,按照你列举出来的单子收拾的东西,一路顺风。”

“真可人疼。”段聿景在他背上印下一吻,把人放到被子上,“我去洗手,回来哄你睡觉。”

异国他乡的夜晚,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身边躺着一位身形较瘦弱的青年,手脚并用地扒着身边高大的男子,神色满足又安心。

段聿景搂着小青歌,伸手给他轻轻按摩,看着他熟睡,看着他这辈子捡到的宝贝。

(全文完)

小诱、受跟温柔攻的生活还在继续(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