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卓然冲前去,一把夺过那位阿姨手的户口本,而后塞回两人手,指着谢舜名斥责道:“你妈妈的命是命,小墨肚子里孩子的命不是命么?!”

“什……什么?”谢舜名诧异不已地望着他。

卓然将手的孕检报告砸到他脸,“小墨怀孕了!你自己看着办!”

韩语冰是什么样的人?高傲自负的女市长,怎么可能愿意容忍这样的耻辱。她想也没想,便收回了决定,最后抱住了谢舜名,附到他耳侧叹息道:“看来,我们注定一辈子有缘无分。”

说罢,她便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去。

流光医院妇产科,谢舜名紧紧将钟可情抱住,任凭她怎么挣扎,他也不肯放手。

卓然不悦地皱起眉头,将一纸书信砸到两个人脸,道:“沈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发疯玩失踪,这封信是留给你们的!”

钟可情微微一怔,接过书信,当面拆开。

信封里有厚厚的一沓东西,其夹着一张十亿的支票,另外还留下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谢医生、季医生亲启:

姓谢的,这十亿元当做你们的结婚礼物,送给你们了。钟可情,你要记住,你放弃掉的是一整座金山!不要再找我!

“这……”钟可情握着那张支票,有些难以置信。

卓然耸了耸肩,“我查过沈让的资料,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欧洲某个知名财团的私生子。他母亲给他取名为让,应该是要他不要同他大哥争家产,这十亿应该只是他父亲留给他的抚养金。”

钟可情握着那份离婚协议书,看着协议书右下角龙飞凤舞的“沈让”两个大字,心头像是不经意间被人戳了一下,微微有些疼。

谢舜名顺势将她搂紧怀里,下巴贴着她的头顶道:“我保证,我一定会他对你好。”

“嗯!”钟可情重重点头。

六个多月后,钟可欣在狱产下一名男婴,取名“陆想楠”,自己则并发心脏衰竭。临死之前,她请求见钟可情一面,将孩子托付给了钟可情。

钟可情虽然恨过她,但孩子是无辜的。怀孕七个多月的她,抱着刚出生的小宝贝,开心不已。

“季医生,有个犯人,也想见你一面。”临走之前,钟可情突然被人叫住。

童谣坐在玻璃窗后,握着电话,用一种大彻大悟地语气对她道:“钟可情,你应该是钟可情吧?”

钟可情不想再隐瞒,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童谣茫然笑出声来:“是你好。有件事已经困扰了我许多年,我几乎每晚都要做恶梦,我必须要告诉你。”

钟可情微微一怔:“你说。”

“其实两年前你儿子刚刚出生后不久,被屹楠拿来做了换心手术,是和另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婴儿做的手术。术后你儿子感染了各类并发症,我尽了力,但没能救活他。那个原本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却迹般地活了下来,你认识的,是谢麒麟。”童谣惶然一笑,“我以你的名义领养了谢麒麟,又因为害怕事情暴露,一天后将他送回了福利院——”

所以谢舜名应该是看到了她的领养记录,才会领养那个孩子。

钟可情终于明白过来。

“去看看屹楠吧!”童谣突然开口,“我听说他快不行了。”

钟可情微微有些诧异,“怎么会……”

她记得,七个月前他虽然了一枪,但应该伤得不重才是。

“他为了完成killer交给我们的任务,曾经将tny病毒用在了自己身,可惜实验失败了。他现在神智不清,经常嚷嚷着能看到鬼,我想他是在梦里看见你了。”童谣叹了口气,“他虽然很坏,但他都是被现实逼的,他爱过你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真正杀死你,那场换心手术失败,他一直懊恼着,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

钟可情是在监狱的医疗心看到陆屹楠的。

彼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不停地伸手捉着空气,口嚷嚷着:“可情,可情……”

钟可情叹息了一声,“是我,我来了。”

陆屹楠的眼神突然澄澈了不少,像是印证了他心的猜测似的,他突然大笑出声:“我知道是你!我知道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容便僵在了嘴角,咽了气。

一个月后,谢氏向流光医院捐赠了一笔钱,自主成立了稀有血型血库。钟可情虽然是罕见的rh阴性o型血,有谢舜名全程监守,同样顺利健康地诞下一名女儿。夫妻两为孩子取名“谢以墨”,算作是对季子墨的一种怀念吧。卓然亦不是傻子,守护了两年之久,他终于明白心爱的人早已死去。只是,他依然固执的守在原地——

二十年之后。

谢氏仍旧由唐颖掌管,她的孙子、孙女,没有一个对家族生意感兴趣的,个个都继承了谢舜名和钟可情医学细胞,投生医学领域。

“以墨以墨,你可算是来了!”

谢以墨扔下书包,换白大褂,冲着对面的闺蜜甜甜地笑,“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今儿个有个病人死在手术台了,谢医生动得刀,这会儿正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打算绝食呢!”闺蜜半夏夸张地描述。

“哪个谢医生?老谢医生,还是小谢医生?”谢以墨淡然自若地问。

半夏白了她一眼,“当然是小谢医生!谢麒麟谢医生!你老爹忙着和你老妈卿卿我我,哪有时间接病人!我查过,他们两单这个月,瞒着你们两兄妹在医院对面的希尔顿开房十六次!”

谢以墨耸了耸肩:“好说!我老爸一夜十六次也没问题!”

“拜托大小姐,那也得你老妈吃得消才行!”半夏白了她一眼,“自打我班以来,你老妈一直都是带着黑眼圈班的,可想而知,他们两个人晚的战况得有多激烈!”

“是啊是啊!”谢以墨懒散地附和,“你没瞧见我也是每天带着黑眼圈班的么?都老夫老妻了,还不知道节制,每晚动静都那么大,害得儿子和女儿都睡不好觉!”

“好了好了!别瞎扯了!快进去劝劝小谢医生吧!”半夏推搡了她一下。

谢以墨用备用钥匙打开心外科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谢麒麟蜷缩在沙发一角,早已熟睡。

“大哥,大哥……”谢以墨凑到谢麒麟耳畔唤了两声,确定他不会突然醒过来,便立刻跑到他办公桌前,打算先用他的电脑,打一局三国杀再说!

谢麒麟的笔记本是待机状态,谢以墨输入自己的生日,成功进入了界面。界面停留在谢麒麟的邮箱,此时刚巧有新邮件提示。

谢以墨有些好他每天都在研究些什么,便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邮件正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任务在附件”,谢以墨便立刻去点击附件,可惜附件加了密,她什么都看不到,唯一能看到的便是发件人署名——killer。

(完)

/book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