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一  47

直到两个月后涌泉才算略微消融,就像整个昭天岭的季节一般臆想空间也开始春回大地;能看到些许生机。随着涌泉消融,行动上的不便利也慢慢解除;墨易回到了自己的拂晓阁中。因为伤重海霸和易氏兄妹三人也在修养,目前并没有来看他。

这期间他也了解到了一些事情,罗刹对整个大易进行了侵略;门中有不少弟子已经被派遣出去,帮助易国军队抵抗异族。

大都是造化境的弟子,也有些许周天圆满者。这其中也包括了他师姐聆月,在离开前她曾过来道别。或许是经历过一次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再见到聆月,先前那般胡思乱想少了不少。墨易总感觉一切都没有原先想象中那般重要,包括对于师姐聆月的那种莫名情绪。

坐在露台之上,看着若虚谷的湖光山色墨易突然开始迷茫起来;一些问题自打上次遇到罗刹之后就一直困扰着他。那就是种族之间的战争,同为智慧生物,都是世间生灵!

他们和罗刹根本从来没有见过;但在第一时间罗刹们毫不犹豫的屠杀了那一个村子,他们也没有手软。门派赶过去之后也不皱眉头的屠杀干净了当时在场所有的罗刹兵。相互看待对方时,好像面对的是畜生一般;就连他自己当时都从没有升起丝毫的不安,根本没有考虑这些。

不过很多事他自己不管如何思考,都无法改变大势,到最后只能放弃。无数年来一切都是这么继续的。可能很久以前也有其他人想过这种问题,但是世界本身并未曾改变过。

各种族间的战斗从没有平息过,即使是人类本身各国间也时常会发生战争;这让墨易不由想起两千多年前的陨神之战。不又摇了摇头,一切回到了原点;他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到。

“战争是达到目的的手段,只要还有目的需要用战争来实现;战争就不会停止。”

拿出夕月墨易踏步走出拂晓阁,他不由想起了这句从古籍看到的某个西大陆智者名言。想到这句话他不由微微哂笑,古人早都看的明白了,自己何必庸人自扰!

到门前空地开始练起剑法;身体在运动时脑子中便不会想太多。摆出一个起手式墨易双眼中露出淡淡的杀气,或许他以前从未认真的练习过这套杀生的套路。而剑法的名字不管悠雅还是凶暴,它的用途都只是为了将对方的生命了结。

从起手式【聆风起】开始,墨易圆融的转换到第二式【风扶尘沙】再到第三式【风起云涌】、【风卷残云】、【横贯八方】、【风潇寂灭】·、【纵跃九霄】·····收势【风平浪静】。经过真正战斗的洗礼,他对于这套剑法的领悟也更深了些,知道哪些套路是战斗中能用到的。

第二次演练他剔除了剑法中用来强身健体和刺激涌泉的多余招式,将剑法精简到三式。只剩下专注于刺的【纵越九霄】,横斩的【横贯八方】还有利用削这一特性的【风潇寂灭】。

“不错!”

随着声音一阵拍掌声传来,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师傅;墨易收剑回头忙施礼,淡笑道:“我胡乱一练,让师傅见笑了。”

微微摇头心虚长老淡声道:“你删减的很合理;扶风剑法本身最大的作用是帮助涌泉期的弟子刺激涌泉开辟和强身健体。其中能用的招式其实也只有这三式,所以对阵杀敌那些累赘便无用了。”

“还请师傅指点。”墨易低头虚心受教,他看出来师傅是有一些东西要告诉自己。

心虚长老点了点头,接着道:“你且说来剑是什么?你又为何要拿起它?”

“这······是武器吧···。”师傅如此相问,墨易不由一时根本就没有丝毫答案;因为这些他以前都没有想过,尤其是拿起剑的原因他更是没有考虑过。不过随即他还是想到了自己的初衷,接着道:“其实我想游历各处名山大川,探索未知风景;拿着剑应该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

“不用看我,每个人的答案不同;但说来并没有对错之分。”心虚长老淡笑,神情微微有些感伤,看着犹如等待正确答案一般的墨易解释道:“剑本身是凶器,你看它和刀不同;刀还有刀背依托防守。但剑除了你手握之处;它其他的部分都是被设计来夺命的。所以剑法中防守的套路本身便是多余的,你硬是要用它防守;那么伤害到的可能就是你自己。”

“······”一时无言,思考了一下墨易开口问道。“可是我见还是有很多用剑格挡防御的套路;就连御剑之术中都有,这些都没必要么?”

心虚长老不由笑骂道:“你倒是会钻牛角尖,但你感觉这些招式和你拿面盾牌相比哪个实用?用剑之道要扬长避短,就像你非要拿它当菜刀也是可以用的,但是你不感觉菜刀更加顺手?”

“嗯···徒儿受教了。”墨易点了点头,也笑了起来;这些在于罗刹兵的战斗中他都有体会,人类本来便是以善假于物而著称;一定道理他自然理解。

心虚长老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最近感觉伤势如何?”

师傅的时刻关心让墨易感觉心中温暖,将手腕伸了出去墨易微笑道:“感谢师尊惦念,弟子已经感觉好了许多,最多再有一个月便能驱散体内寒气。”

“你天资聪颖,这是好事。希望你能好好利用,但修行之事不可急于求成;要知道水到则渠成。”说着心虚长老伸出两根手指搭上墨易的脉门,微微停顿后点了点头收回手掌负于身后。接着道:“神乃意之本,海水蒸腾,化为水汽,行于周天聚则成云化则为雨。到达神照是一个质变的过程,你的内周天正在形成和圆满。待你寒气驱散后去门派藏书阁找你心剑师叔抄录一篇【流风】,这是扶风剑法的奥义;你周天中能学到的最强招式,也是淬炼剑意最好的手段。我想你最近做任务换到的剑令也应该够了;若是有缺,可以去领一些锻剑阁发出锻造剑器的任务,花点时间也就可以拿到了;两个月之内依然不要催动真气。”

“谢师傅提点。”墨易点头,门中规矩他有所耳闻;除了基础的扶风剑法和领到的制式长剑,其他的功法招式必须到传功长老处以剑令兑换;是为祖制不可更改。当然各长老自创和非阁中的招式可私下传授。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