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女主她浪到飞起 穿书

我无言以对,李锦锦年纪也不小了,还干这种幼稚的事情,也够可笑的,我随口说了她几句,让她以后不要再挑事了,这是在职中,出了事情学校不会给你撑腰的,最后只有开除或者退学走人。

在职中的日子很枯燥无聊,晚上在佳音也一样,王芳不在了,余思也不在了,只有叶峰能让我有一点点希望,至少在佳音不是连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下了课唯一的消遣就是和李锦锦在校园里瞎转,她一边走一边跟男朋友聊QQ,我只能将目光扫向桌位走过的人。

李锦锦劝我,找个男朋友吧,要不在职中上学太寂寞了,在学校不谈恋爱,真的是在虚度光阴。

我嗤之以鼻,在职中这种烂地方,能指望找到一个真心的男朋友就怪了,玩票的感情我不屑于拥有,我也不想再为谁伤心。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学校进行了一次考试,说是开卷考,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连翻书找答案都困难,因为平时根本就不看书,上课也只是为了应付老师,随便跟着记笔记,不记也没人说,我只是出于无聊,才会提笔。

别的学校闭卷考都能对答如流,我们开卷考还弄得焦头烂额的,这种差距真的很可笑。

值得赞赏的地方是,每次考试综合排名年级前二十名,没人有五百块到一百块的奖励,就因为这个,考试的劲头一点都不比其它学校差,甚至还更激烈。

我对于这些钱无所谓,我也没想过要考进前二十名,但是这天早上名单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跟着李锦锦冲了出去,在走廊上跟一群人挤得跟狗似的去看名单。

“算了,别看了,快走吧,没咱俩的份儿。”我拉了一把李锦锦,实在没办法继续看了,这一会儿我的脚背都快被人给踩肿了。

李锦锦不肯走,非要往前挤,我也没办法,只好跟着她继续拼命挤。

就在这时,一声大吼炸雷一样响起,“教导主任来了!”

众人瞬间打乱,转身往各个教室跑去。

教导主任是全校最变态的领导,他没事就喜欢来巡视,抓到违反纪律的学生就拉到办公室批评教育,然后给人记过,当然,他这么做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罚钱,毕竟记过是跟最后的毕业证挂钩的。

在全校,也只有他有这样的权利和精力来抓人了。

李锦锦早已松开我的手跑进了人群,我有些生气地喊了她一声,转身正要跑,却被一只滚烫的手抓住了手腕。

我蓦地回过头,愣住了。

抓着我手腕的人居然是我们班的大魔头翟大刚,他长得帅帅的,坏坏的,肤色很健康,略黑,贱贱的,喜欢捉弄女生,成天带着一帮男生捣乱,把教室弄得乌烟瘴气的。

有些男生很讨厌他,比如我同桌荣祥,说他是人渣。

不过女生却很喜欢他,虽然被他捉弄得够呛,但他的人气特别高。

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贱贱的花花公子,据说家里条件不错,来这上学完全是他老爸以“放牛”的心态送他来的额,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去别的学校又碍老师眼。

从开学到现在,我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每天看他在教室里闹腾,跟马戏团的一样,很逗,也很无聊。

此刻,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腕,笑起来的眼睛月牙一样弯弯的,那种坏坏的感觉,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挣脱开手,低着头要走,他说了一句,“傻,我就是故意把他们都给吓走,我们俩才好看名单啊,那么多人围着怎么看?”

是这样?我愣了一下,惊慌失措地跑了。

心跳加速地坐回到座位上,我的不安是因为,一个从来没跟我说过话的男生,会忽然对我说这样含糊的话,举止还有些那什么,我很不能理解。

荣祥侧身坐着,看着我有些不自然的样子,冷笑着问道,“怎么了,被那孙子调戏了?”

我连连摇头,别瞎说,我跟他都没说过话。

荣祥撇撇嘴,我看你们这一个个的女生,就没一个逃得过翟大刚的魔爪的,嘿嘿,你可是小心点,别给他废了。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再搭理他。

这次奇怪的碰撞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翟大刚总会在玩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转头看我,还冲我挤眉弄眼的,我假装没看见,继续我行我素,也许是因为他想捉弄我而已,全班女生,除了像殷夜一样高冷的学霸之外,几乎没几个人没被他捉弄过。

他可能将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呵呵,我才不想跟他玩那种幼稚的游戏。

这天午休,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宿舍里的几个人在聊天,聊着聊着居然聊到了翟大刚身上。

“你们说翟大刚到底喜欢谁啊,我感觉他就是个韦小宝,谁都喜欢,谁都不喜欢。”

“屁!”赵子静笑骂了一句,清了清嗓子,像个爱情大师一样认真地分析了起来,“他越是这么装得很无所谓的,其实他内心深处有喜欢的女生,而且这个女生是他高攀不起的,他深深地隐藏在心里。”

众人一片哗然,追问赵子静翟大刚会喜欢谁。

赵子静将双腿耷拉下来,在我头顶上方晃悠着,许久才很得意地说了一句,“赵子静。”

放屁!

滚吧你!

枕头像暴风雨一样朝赵子静砸了过来,宿舍里闹成一团,我也忍不住笑了,来职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地笑过。

下午去上课的时候,李锦锦忽然很不爽地来了一句,“她们都以为翟大刚赏脸给她们啊?翟大刚喜欢的人是王思雨。”

王思雨?怎么哪里都有王思雨,她到底有多少人追?

李锦锦自豪地撇撇嘴,“王思雨从小就很多人追,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翟大刚就喜欢她,初中不在一个学校,但翟大刚一直在追她,王思雨嫌他贱,不愿跟他好,呵呵,翟大刚就是个小丑,得不到王思雨,就跟那些女生瞎胡闹,做给王思雨看呢!”

他俩小学就一个学校了?我很惊讶,如果是真的,那倒是一个很痴情的男生,但我不太相信是真的,小学时候的感情,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变质,而且那个时候的心智根本不成熟,谁都会稀里糊涂地喜欢一个人。

李锦锦拉住了我,幽幽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是嫉妒王思雨,还是吃醋啊?”

你……我尴尬不已,李锦锦“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去你的,跟你开个玩笑呢,给你个建议啊,你要找男朋友,可是不能找翟大刚那样的,太贱了。

我点点头,谢谢你的忠告,我不会的。

我对翟大刚的感情不感兴趣,我只是觉得有这么一个贱嗖嗖的人存在,可能这两年也不会太枯燥。

晚上下了班,我进了包房准备换衣服,不知道从什么起,我不太想穿着工作服在外面跑,或许是上学了的关系,让人看到了会觉得怪怪的。

我刚把上衣脱下来,门就开了,一道雪亮的手电筒光射在了我身上。

“干嘛!”我惊呼一声,扯起衣服挡在了胸前。

不好意思,是我。

叶峰尴尬地说了一句,赶紧退了出去。

我拍拍胸口,这个时候他应该是来查房,我迅速换了衣服,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叶峰显得很难堪,“抱歉,刚才我还以为里面没人。”

我摇摇头,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

叶峰看了看表,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最好打个车,确实不早了。

不用,我骑摩托车。

我赶紧地看了他一眼,冲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半个月前,我爸良心发现,给我买了一辆摩托车,说是方便我去上学,倒是帮了我个大忙,晚上一个人走路也挺寂寞的,骑着摩托可以缩短一个人在路上寂寞的时间。

只是,我一骑上摩托车,风声在耳边吹起的时候,我就会想起王芳,总觉得她还在我身边。

刚到家,叶峰的电话就来了,问我到家没有。

我心里暖暖的,被人关心的感觉很好,尤其是在现在。

“今晚事情多,耽误你下班的时间了,你快休息吧!”叶峰的语气里充满了歉意,似乎是他的原因造成了我晚归。

我笑了笑,忙一些好啊,可以多赚点提成,挺好的,你也是,早点休息。

像朋友一样简单的问候,然后挂掉电话,各自晚安,剩下的时间,就是我喝着酒,想着我的过去,慢慢地进入梦乡。

就在前天,白英凌又来找我了,让我去看看万强,我拒绝了。

我不敢跟任何人说,只要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万强的脸,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马上就塞满思绪,赶不走,所以我只能喝酒逼着自己快速睡去,不给自己一点想念的机会。

有些人如果不忘掉,就会像毒瘤一样在身上疯狂地生长着。

几天后的下午,我趴在桌上睡了整个下午,月经来了的时候就巴不得可以躺平,什么也不要做。

迷迷糊糊之中,荣祥推了我一把,“下课了!”

我赶紧直起身,冲他感激地笑了笑,一扭头,李锦锦的位置已经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