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手指慢慢推入冰块

陈希不知道他吻了多久,只觉得快要窒息了他才放过了她。

一睁眼,就看到顾宝贝疑惑的样子。

“爸爸你干嘛咬妈妈啊?”

陈希俏脸瞬间爆红,看着顾宝贝清澈的瞳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偿。

倒是顾如初,非常一本正经地屈起大长腿跟顾宝贝解释。

“爸爸不是在咬妈妈,爸爸这是在疼爱妈妈!”

“那爸爸今天她疼那个阿姨吗?”

童言无忌,陈希却忽然听得一僵。

顾如初笑容不改,“爸爸是在帮那个阿姨做急救。”

顾宝贝想了想,忽然明白过来似的。

“对哦,那个阿姨还叫来着,一定是疼的!每一次贝贝感冒去医院,一声都要给我扎针,好疼的!”

她说完拉着顾如初的手往回走,“爸爸,你还能做医生啊?”

迎着小孩崇拜的目光,顾如初做谦虚状。

眼角不住地撇着陈希。

果然,陈希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

那冷漠无波的眼神,比从前她粘着他的时候更让他烦躁。

他张张嘴想要解释,可是,今天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顾如初吐出一口浊气,忽然很郁闷。

他什么时候跟比人解释过什么?

陈希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特别的存在!

他想着,牵着顾宝贝的手往回走。

顾宝贝走了半天,也该睡了。

他低得趁这机会,留下来!

陈希对于他近乎无赖的行为很是无奈。

开了门,看着一起跑进去的父女,忽然想到一个动物。

哈士奇。

撒手没麽!

她随手将钥匙放在鞋柜上,换了鞋跟进去。

给顾宝贝洗澡,换好睡衣,哄着她睡着了。

陈希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顾如初已经收拾好自己坐在床上。

他穿着一件浴袍,敞开的衣襟露出精壮的锁骨,在灯光下看上去很是诱人。

陈希低咳一声,意在提醒他不应该睡在这里。

他从前那也不是没有在这里留过夜,他有自己的房间。

若是他有***要解决,也会直接拖着她进了他的房间,事后再“请出来”。

顾如初听着陈希的低咳,也假装没听到。

知道她认床,去别的房间也睡不着。

他也不担心她走了,大喇喇地坐在床上,反正她总不能给他撵出去吧?

反正她撵也撵不走!

陈希见他没有反应,无奈地摇摇头。

拿起睡衣泄愤一般掸了一下,快步走进了浴室。

顾如初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放下手里的相册。

这相册都是她们母女的照片,别人看了,还以为顾宝贝没有爸爸。

陈希……没有老公呢!

顾如初很小心眼地想,是不是给夏至深留着位置呢?

他也不懂自己现在到底在干嘛,只是今天跟夏至深打了一架,他就想赖着她。

夏至深给他打了,她就得负责!

谁让你们不清不楚的!?

顾大师是怎么都不会承认自己在乎陈希的。

陈希在浴室里心里十分不安。

顾如初就在外面,这一夜要怎么过啊?

难道真的跟他睡一张床?

想想都可怕!

真要是睡在一起……

其实她还真的想象不出来他们睡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结婚三年了,好像还真的没有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过。

除了新婚第一天,他起床,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后来他也知道了,洞房之前,他喝的酒里,是他的爷爷给加的料。

只是那时候,他把所有的不堪,所有的罪过,都推给她。

陈希靠着墙壁滑下去,眼前越来越模糊,眼皮越来越重。

这种感觉就像是忽然从悬崖上坠落。

她想要喊,可是喊不出声音。

嗓子被人捉住了,她怎么都挣扎不掉。

那双手那么用力,似乎要将她的脖颈扭断。

他那么恨,那么狠,指着床单上的落红说她不要脸。

是她不折手段逼走了他心爱的女人,逼着他娶了她。

他的眼睛像是冒火一样,那架势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不是我,不是我……”

陈希喃喃的想要为自己辩解,文犀姐不是她逼走的,不是她啊!

可是,他一旦都听不进去,一巴掌闪过来,她当即就没有了意识。

黑暗,全是黑暗。

陈希反倒觉得安稳了,包成了一团。

可是没有安静多久,她感觉好冷。

时间好像回到了那个被他赶出别墅外的雪夜。

s市很少下那么大的雪。

她感觉那冰晶都快要嵌进了骨子里。

她拢紧了身上的衣服,可是怎么都挡不住那寒风的侵袭。

那觉得好冷,真的好冷,快要冻僵了。

谁能来救救她,谁能来救救她啊?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孩子。

“救救我……救我的孩子!”

忽然肚子一痛,她有种不祥的预感,也顾不得什么尊严,跪在门前哀求着门里的人放她进去。

可是,除了肆虐的冰雪,无人回应。

“顾如初,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我以后再也……”

陈希发高烧,说了一夜的胡话。

顾如初听着她模糊的呢喃,俊脸上一片沉重。

他从来不知道,她心里有这么多的苦楚。

或许知道,只是不去关注,不关心罢了。

他们和文犀都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文犀比他们打了一岁,人如其名,很文静,也很犀利。

他们一起从幼稚园玩到小学,再玩儿到中学。

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喜欢上了那个沉静锐利的文犀,而陈希却对他的潇洒不羁醉心。

那时候,爱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实是很沉重的。

他和陈希是门当户对的少爷小姐,文犀是陈希家园丁的女儿。

自小,他们为了保护文犀,就对外宣称文犀是陈希家的远房亲戚。

跟贵族学校里任何一个人一样,都是出身豪门望族。

可是,忽然有一天,这个消息走露了,全校都知道文犀的身世。

他找了很多地方,最后在天台找到了文犀。

她哭倒在他怀里,说是陈希故意散布的消息。

就是那一天,他和文犀确定了关系,也发生了关系。

顾家的大人对于他和文犀在一起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

可是,他其实知道,想要最后跟文犀在一起,他要自己强大起来,不受家族的管束。

于是他开始做投资,开始投身商海。

可是他到底是一个新人,虽然很有添天赋,最后还输的血本无归。

就是这时候,陈希找上他,跟他说,她爸爸给她划了一个公司,请他去当ceo。

这个公司就是现在顾文集团的前身。

顾如初看着床上,多可笑,她的公司,现在用着他和文犀的名字。

但是她在董事会也没有什么话语权,况且说了,他也不会听吧?

那时候文犀忽然失踪了,他把所有的心血都投放在公司上。

将她的权力架空,最后赶出董事会。

“希希,你恨我吗?”

他握住了她的手。

她却忽然一抖,嘴里一直念叨着。

“不要伤害我,求求你!”

是啊,是他一直在伤害她。

这么多年了,或许,他该对她好一点!

“我保证以后……我不干涉你……顾如初,你救救我们的孩子……不是,是我的孩子……求求你……”

她忽然哭喊起来,大滴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来,沾湿了她如墨头发和枕头。

顾如初觉得心里好像被一记重锤击中了,握着陈希的手不敢用力,也不敢放松。

“希希?希希?”

她越哭越厉害,顾如初轻轻地推着她的肩膀,试图将她唤醒。

陈希听着耳边那熟悉的声音,吓得颤抖起来。

忽然睁大了眼睛坐起来,下意识就捂着自己的脸戒备地看着他。

那一连串的动作刺痛了顾如初的眼睛,也伤了夏至深的心。

夏至深有别墅的钥匙,一进来看到门口的男式皮鞋,心里就是一沉。

他轻轻地上楼,先去顾宝贝的房间看看,孩子还在睡。

他又走到了主卧,刚进来,就看到陈希捂着脸惊恐的看着顾如初。

“顾如初,你对她做了什么?”

夏至深走上前去一把推开顾如初,坐在陈希旁边双手搭在她肩膀上,轻声地喊着她。

“希希?希希?你看看我?我是夏至深啊!”

“至深?”陈希缓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里不是梦境,现在也不是初夜的那天早晨。

她放下了手,看了夏至深一眼,点点头。

“感冒了?”

夏至深伸手抚上她的额头,“有点高烧,嗓子疼不疼?我给你煮一些糖水好不好?”

他故意放轻了声音,生怕惊吓到了她。

陈希点点头,他鼓励似得对她一笑,揉了揉她的脸蛋,像对着一个小孩子。

顾如初看着们亲昵的互动。

他应该要走开的,聘夫都过来了,他干嘛要在这里碍眼?

不对,是干嘛看着他们,碍眼?!

可是他迈不动步子,他没有办法扔下她不管。

她那么虚弱,就只是那么坐着也摇摇欲坠的样子。

他怎么能在这时候离开?

夏至深哄着陈希躺下吃了药继续睡。

站起来转过身,深深地看了顾如初一眼,意思出去说。

顾如初回头看了陈希一眼,轻轻的关上了门,跟着夏至深一起下楼。

夏至深熟稔地从冰箱拿出了雪梨和冰糖,开火煮糖水。

他的动作很熟练,对东西的放置也很熟悉,,大约经常在这儿下厨。

顾如初一想到,夏至深跟陈希母女相谈甚欢一起吃饭的场景,他就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你也看出,希希有点不正常吧?”

夏至深将材料都放在了锅里,开火煮着。

他擦擦手,转过身看着顾如初认真地说道。

两个人脸上都很精彩,可是气势依然霸气。

顾如初想着,陈希不正常?

她哪里不正常?

情绪波动太大?

夏至深看他的样子,嗤笑一声,将擦手的毛巾放在琉璃台上。

“也是,你对她从来都不上心,怎么会注意到?”

顾如初听着他轻蔑的语气,最重要的是,好像他就知道的很多一样。

“希希得了抑郁症!”

夏至深的话让顾如初一愣。

陈希有抑郁症?怎么可能?

夏至深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相信。

走到沙发旁,拿起公文包掏出一份文件递给顾如初。

那是一份手术同意书。

因为风险过大,所以需要本人签字。

而本人签字那一栏,陈希已经签好了名字。

那娟秀的笔记看上去有些凌乱,大约是写得时候,很慌张。

顾如初看着文件,心整个扭成一个麻花。

“消除记忆,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这种手术哪个医院敢做?”

他语气强硬,可是其实心里是没有底的。

陈希竟然选择消除所有的记忆。

她要忘了过去,忘了他吗?

顾如初无法想象,一个陌生的陈希站在他面前,会是什么样子。

她会看着他,跟其他人没有两样,会生疏而冷淡地叫他,“顾先生。”

顾如初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那样的画面。

捏着文件的手背青筋凸起。

夏至深又是一声嗤笑。

“顾如初,如果希希做这个手术,我就会是主刀医生。”

他堵上医生生涯,也不会让陈希出事。

“你敢!”

顾如初脸色一变,面露凶光。

夏至深只是淡淡地一笑。

“顾如初,你知道希希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吗?你真的以为希希早产只是因为被你关在门外冻了三个小时吗?”

他的声音好像带着刺的皮鞭,一下一下抽在顾如初的心上。

顾如初忽然很不想听,脚下动了一下,却被夏至深的话深深地震撼。

“她是因为文犀才变成今天这样的!”

夏至深走到他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

“你不相信?”

不相信,顾如初当然不相信!

文犀已经走了那么多年,陈希怀孕的时候,她怎么会对陈希做什么呢?

“希希三个月的时候,就差一点流产。要不是她冒着危险非要留下这个孩子,贝贝早就存在了!”

夏至深仿佛陷入了回忆里。

“那时候,希希每天都盼望着你能去看看她,可惜……”

他忽然移开了目光,看着顾如初手上的文件。

“可惜,她等来的是文犀生下儿子消息。”

“那时候我就在希希的病房里,听着文犀请她离开你,听着文犀辱骂着希希……”

夏至深脸色忽然狰狞起来。

“你知道我当时多想要杀了你!?不我让希希继续跟文犀视频,可是,她非要听文犀说完了先关了视频。”

“从那天开始,她的情绪就开始低落,不管我想想了什么办法,都没办法有一些起色。”

“八月的时候,她被确诊为产前抑郁证。”

“我本来打算将她接到我的医院,时刻看护着。”

“可是,没想到……”

他没有接着说,顾如初也知道了。

可是,他将她关在门外,导致了她早产。

甚至,他知道她早产,救护车将她接走的时候,他都没有出去看一眼。

生孩子的时候,她难产,在手术台上固执的想要听一听他的声音。

他听着听筒那边传来她虚弱的声音,他还以为那是她的苦肉计。

他还嗤笑着。

明知她难产,医生也建议剖腹产,可是他就是要求她必须顺产,不然以后看到她肚子上的伤疤会没有“兴趣”。

他的话那么荒诞,可是她认准了死理,非要顺产。到最后也没有生出来,还是做了剖腹产。

“顾如初,其实我也不希望希希做这个手术,风险很大,我没有办法承担失去她的后果。”

他认真地看着顾如初,“放过希希吧!”

顾如初捏着手上的文件,捏出了褶皱,也不肯放手。

就像他没有办法忍受陈希从他生命里拔出。

原来有的人相遇了,就是一辈子。不管他有没有注意到,都已经深深地种在心里。

“照顾好她!”顾如初冷着声音说道,一转头,正好看到揉着眼睛下楼的顾宝贝。

“爸爸!”

顾宝贝喃喃地喊了一声,看到他要走,小短腿蹦了两下跑出去一把抱住他的长腿。

“爸爸,你去哪啊?”

从没有一次,顾宝贝就这么从夏至深眼前跑过去。

没有看到他!

“爸爸有事要走,宝贝先跟夏叔叔在一起玩儿,好不好?”

“可是……”顾宝贝为难的看看顾如初。

“可是妈妈生病了,爸爸得照顾妈妈啊!”

“别的小朋友妈妈生病了,都是爸爸照顾的!我同桌的都说了!”

生怕顾如初走了似的,她还特意加了一句。

夏至深笑着张开手臂。

“宝贝乖,妈妈生病了夏叔叔会照顾她。让爸爸走吧!?”

“不要!”顾宝贝执拗地抱着顾如初,“可是夏叔叔也不是我爸爸啊!”

夏至深明显地很受伤,但还是隐者情绪。

“我们从前都是这样的,对不对?”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了,顾宝贝更有话说了。

“可是从前爸爸又不在。”

那意思很明显,爸爸现在在这儿了,就不用你了啊!

顾如初几乎想要扬天长笑了。

刚被夏至深打击地快要体无完肤,女儿几句话就让他翻身了。

就算他和陈希的事情里,他做的有多么的不对,可是,女儿还是他的女儿。

过去的伤害已经造成了,就算他此时退出,又能怎么样?

倒不如,好好地去补偿。

陈希决定做手术,也是因为放不了他们的感情。

陈希还是爱他的。

顾如初如此想着,一把将顾宝贝抱起来举在头顶。

“宝贝说得对啊!爸爸照顾妈妈,理所应当!”

他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夏至深一眼。

夏至深收回了手臂,对着顾宝贝微微一笑。

“叔叔给妈妈做了冰糖水,等一下宝贝喂妈妈喝!好不好?”

“好,我和爸爸一起看着妈妈喝!”

顾宝贝骑在顾如初脖颈,冲着夏至深喜滋滋地笑。

夏至深压抑着心里的不甘,拿着公文包就出去了。

顾如初抱着顾宝贝上楼,陈希还在睡。

沉静的睡眼看起来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顾如初抚着她的眉眼,他应该感谢夏至深,感谢他对她的照顾。

陈希一觉醒来,觉得好像过了几个世纪。

迷蒙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小阳台上顾宝贝和顾如初腻味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

父女俩说的那叫一个高兴,连她走过去都不知道。

她探头看着,原来是在翻相册。

顾如初握着顾宝贝的手,在那些相片上画着什么。

陈希凑近了去看,吓了一跳。

顾如初你怎么这么幼稚?

竟然在照片上花他自己!

每一张她和宝贝的合照,他都在旁边画上一个“人形”。

还让顾宝贝写上“爸爸”两个字!

“爸爸,我都写了好久了!手都写酸了!”

顾宝贝看着依然画得不亦乐乎的顾如初,嘟着小嘴很是无奈。

“马上就写完了,乖,在坚持一会儿!”

顾如初说着,放开了顾宝贝的手,自己画人,这一次画得还算像个人。

他画完了就递给顾宝贝,让她在旁边写“爸爸万岁”!

陈希很是无语,顾如初你智商被宝贝传染了?

真是!

她在背后白了父女俩一眼,转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椅子。

父女俩听到声音,都转过来。

看到她醒了,都是一笑。

陈希看着那相似的动作,也勾起嘴角。

顾宝贝一把扔了手里的笔,扑到陈希身上。

“妈妈睡了好久!”

“是啊!贝贝有没有饿?妈妈给你做饭?”

陈希将她的碎发别到耳后,笑着说道。

顾如初很明显又被无视了,非常不满意。

“咳,希希,你感冒还没好,回去躺着去!”

陈希挑眉看着他,他这是什么语气?

要不是他昨天赖着她的床,她会泡澡泡久了着凉?

话说这人怎么还不走?

“我没事了……你……”

“我叫了外卖,既然你醒了,一起吃啊!”

顾如初先她一步,抱起顾宝贝,单手抱着,另一只手牵着她的手。

他的手很暖,却让她心惊胆战。

他这是要干嘛啊?

“妈妈,爸爸说以后都不用出差了,一直陪着我们!”

出差?

对啊,每一次他走了,她都跟顾宝贝说他是要出差了,所以不能在家陪着她们。

顾宝贝小脸喜滋滋的,抱着顾如初的脖颈,恨不得长在他身上。

陈希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很不真实。

她想,这是她感冒太严重了,出现了幻觉吧!

“你真的……”

趁着顾宝贝去卫生间的时候,她低着头,凑到了顾如初身边。

轻轻的声音,他差点没有听清。

“是啊!我昨天就说了!”

顾如初很会找时间,看着顾宝贝还没出来,长臂一伸,拉着陈希抱在怀里。

“希希,我是认真的。给我一把钥匙,我以后都回这里住,好不好?”

他难得语气这么温和,一副商量的样子。

若是从前,就算他要来,也是抢了她的钥匙就得了。

灼热的气息盆栽她脸侧,让她半边脸都烧了起来。

“你,你放开我……”

陈希很不习惯这样的亲昵。

即使床笫之间,他们也都是掠夺和给于,也没有这样的温存过。

她很不习惯。

顾如初知道什么事都要一步一步来,怕她反弹。

微微放开了她,可还是在自己可控范围之内。

“希希……”

“好好好!”

听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叫她的名字,她耳根都发麻。

习惯了他的强势霸道,实在受不了他的温柔攻势。

陈希点点头,“明天就去给你配钥匙,你离我远点!”

“好!”

顾如初可听话了,几步迈到陈希最远的桌子那边。

于是,有趣的一幕出现了。

顾宝贝一出来,就奔着顾如初跑过去。

长方形的餐桌上就变成了两边。

陈希自己坐在一边。

顾如初和顾宝贝坐在另一边。

陈希看着顾宝贝笑嘻嘻的小胖脸,很是愤愤不平。

这个小白眼狼,顾如初一召唤就过去了!

她养她这么多年,一点都不记着!

顾如初还故意似的,她夹什么菜,他就把那菜拉倒他们那边。

还美其名曰,“贝贝爱吃!”

贝贝爱吃?那青菜她一口都不碰的,好吗?

陈希咬着筷子,一脸的郁闷。

菜都被他拉走了,她端着碗,干嚼米饭吗?

顾如初你也太过分了啊?在我家还欺负我!

顾如初心情很好地喂着顾宝贝。

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似的看着陈希。

“希希啊,怎么不吃饭啊?”

吃吃吃,吃你妹啊!

陈希心里骂着,咬着筷子白了他一眼。

那娇憨的模样看得顾如初心里一荡。

他把顾宝贝放在椅子上让她自己坐着。

挺拔的身体凑近了陈希,低声说道:“希希啊,喜欢咬筷子,说明……”

“嗯?”陈希哼唧一声,很明显的敷衍。

顾如初也不在意,继续说着。

“说明你那方面需求很旺盛!”

陈希吃饭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住了。

确切的说,她是被噎住了。

顾如初还继续刺激她。

“没关系,希希,以后我就过来了!”

那意思说他不在,她就闺中寂寞了?

顾如初你也太不要脸了?!

陈希苦着脸,恨不得咬他一口。

顾如初话说完了,非常迅速地缩了回去,端着饭碗继续吃饭。

还施舍一般,把一盘蒜蓉娃娃菜推给陈希。

“希希,吃菜!”

陈希气的脸都要绿了。

她最讨厌蒜的味道了!泥煤顾如初,你故意的吧?

顾如初看着她有气撒不出的样子,心底暗笑。

哼,让你招惹夏至深,当我是死人吗?

顾如初很幼稚地想着。

早就忘了他想的,什么要补偿陈希的话。

一顿饭吃得一点都不愉快,顾宝贝先吃完了,去玩儿她的玩具了。

陈希也不想吃,放下筷子却被顾如初一下子拉住。

“不吃饱了,感冒哪能好?”

顾如初哄着小孩儿似的,将她拉到了刚刚顾宝贝坐的位置。

顾如初将她的碗也拿过来,夹了很多菜,堆得像个小山。

“你以前最能吃了,每次到我家吃饭都要盛两碗,现在怎么瘦的跟个干儿似的!抱着不舒服!”

他说从前的时候,陈希还有点动容,到后面,就五感了。

陈奕翊,你能不能思想健康一点啊?什么话都能扯到……

“这个是你之前最喜欢吃的!尝一尝?还是靖远镇的大厨推荐。”

他抛给陈希个媚眼,似乎在赞赏她的品味。

看看,你小时候喜欢吃的菜,到现在还是大厨推荐!

看看,你喜欢的男人,到现在也是帅哥一枚!

陈希已经彻底无语了,抢过自己的筷子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她感冒也吃不了什么东西。

何况一顿吃两碗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那时候文犀姐还没到她家呢!

陈希忽然想到了文犀,脸上的表情也黯淡了下来。

“顾如初,你还会想到文犀姐吗?”

她发着呆,明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提到文犀。

可是她也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了。

文犀始终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

现在他不提,不代表将来也不会提。

“希希,我们现在不要谈这个……”

“为什么不谈?”

陈希凝视着顾如初的眼睛,似乎要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如初,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文犀姐在哪。”

她看着他的眼睛忽然一亮,她的心却忽然一沉。

“你要去找她吗?”

顾如初下意识地要问文犀到底在哪。

可是陈希的下一个问题却让他疑惑了。

他要去找她吗?

去找文犀?

若是之前,他一定毫不犹豫就走了。

若是陈希不愿说文犀的所在,他还会逼问着她。

可是,现在,他犹豫了。

真的很犹豫。

很矛盾。

他要去找文犀的吗?

那希希和宝贝怎么办呢?

陈希看着他的目光从惊喜到迷茫,看得出他的挣扎与犹豫。

她不加点破,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的答案。

“文犀姐在b市西南部的一个小村子里。”

她看着顾如初张了张嘴,心里忽然一疼,下意识地说出了文犀的地址。

这是她怀着顾宝贝的时候,文犀跟她视频说的。

她一直都没有告诉股如初。

顾如初说她是破坏了他和文犀的罪魁祸首。

在这件事上,她的确是。

说完了,不忍心看顾如初的反应,也不敢看,陈希抬腿就走。

顾如初看着她掠显仓皇的背影,皱着眉。

她对他,还是没有信心。

陈希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隐约感觉到身边的床陷进去一些,她忐忑的心才渐渐放松了。

她多害怕,顾如初听说了文犀的消息,就直接丢下她和顾宝贝离开了?

黑暗里,顾如初轻轻地将陈希揽在怀里。

“希希,我不会丢下你和宝贝的!”

陈希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嘴角挂着笑,渐渐睡熟了。

文犀的事情就像是一张纸,从顾如初和陈希之间翻了过去。

可是文犀是一个人,毕竟不是一张纸。

一张纸可以扔了,但是这个人,你不找她,她也有可能会找你。

某天,陈希正领着顾宝贝在庭院里玩儿叠房子。

只有两个人,母女两个也玩儿得很高兴。

顾宝贝一蹦一跳的,“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刚不是说了,还有半个小时到家吗?”

陈希无奈地捏捏她的脸脸蛋,真是一会儿都离不了顾如初啊?!

她真吃醋!

顾如初去临市出差,这丫头就千叮咛万嘱咐,要给她带礼物,要早点回家!

顾如初每天都跟她视频,小顾宝贝才三岁,能说什么?

可是父女两个就是聊得热火朝天。

陈希有时候真的很佩服顾如初。

他能跟三岁小朋友聊天聊得这么好,智商很提神啊!

刚刚顾如初下了飞机就给顾宝贝来了个视频,说半个小时就到家!

顾宝贝这酒在屋子里待不住了,非要出来等着。

陈希无奈,陪着她在外面蹦哒。

母女俩玩儿地正欢,就看到庭院外一道清丽的身影,身边带着一个四岁大的男童。

陈希今年才二十五岁,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看上去跟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差不多。

而那个女人,也不过二十六岁,看上去却好像已经是一个中年人。

她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棉纺长裙,头烫成了方便面,扎在脑后。

从前,她是从来不化妆的,可是现在,浓重的烟熏妆也遮不住她眼角的皱纹。

顾宝贝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蜜罐里养大的孩子。

而那个男孩儿,穿着一身不合身的t恤衫,底边的地方还有一些破洞。

陈希看着女人静默了很久,才低低地喊了一声。

“文犀姐!”

“希希!”

文犀看着陈希依旧光鲜亮丽,自己却灰头土脸,有些羞赧。

一想到她的来意,她又鼓起勇气,拉着孩儿走了进去。

曾经,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因为一个男人反目成仇。

陈希从没有想过她们还能再见。

看着文犀被岁月苍老的容颜,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希希,我刚刚听到孩子说,如初很快就回来了,是吧?那我就长话短说。”

文犀看着陈希,忽然拉着男孩儿一起给她跪下了。

……

“宝贝,有没有想爸爸啊?”

顾如初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吃手指甲的小公主。

顾宝贝听到爸爸的声音,没有以往的欢欣,低低地喊了一声。

“爸爸,你回来了!?”

“怎么了?谁欺负我们顾宝贝了?”顾如初抱着她坐在他腿上,瘙着痒逗她笑。

顾宝贝笑着躲开,精致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儿。

“爸爸,我们家新来了一个人!”

新来了一个人?

顾如初第一感觉就是,夏至深又来了!

可是,看顾宝贝的样子,应该不是夏至深啊!

他疑惑地看着她,“妈妈呢?”

“在里面给他换衣服!”

顾宝贝越说越气愤,“妈妈不让我看,说他是男的,不方便!”

“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

顾如初一听男的,脸色都变了,抱着顾宝贝就走。

走了两步,又倒回来将顾宝贝放在沙发上。

“贝贝,你在这儿坐着,爸爸去看看!”

“爸爸,你也不要我了!?”

顾宝贝那教一个委屈哦!看得顾如初心头疼化了。

二话没说,抱着顾宝贝就往楼上走。

文犀厨房里走出来,看着二楼拐角。

曾经他跟她说过,只要她在他身边,即使她不说,他也能发现。

可是刚刚她就站在厨房里,隔着一个纱帘,他也没有注意。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声音都没有变。

低沉醇厚。

文犀低头看到自己的一身,苦笑着想。

其实他没有看到她,更好!

否则,那才是真的给她难看!

她握着刚刚从厨具柜找到的水果刀,留恋的看了一眼楼上。

虽然根本就看不到顾如初的背影。

可是,看着那楼梯,她也觉得一丝安慰。

顾如初没有想到上楼之后,会看到一个黑瘦的小孩子。

那孩子长得挺高,可是瘦的只剩皮包骨,看上去很是可怜。

顾如初将顾宝贝送到她自己的房间。

叮嘱她不准出去,他才走进了客房。

男孩儿刚刚洗完头,披着他的浴袍,精短的头发上还滴着水。

陈希正将他换下来的衣服都收起来。

一抬头,看到他疑惑的目光,柔柔地一笑。

“回来了?”

“嗯!”

顾如初点点头,看着男孩儿只觉得他有些眼熟。

“那个,这是我的家的一个亲戚,现在我们这儿住几天!”

陈家的人非富即贵,哪有遮掩高大亲戚?

顾如初点点头,也不揭穿她。

看着她忙上忙下地给男孩儿收拾房间,他心疼她太累。

“挑一个保姆过来吧?!”

她照顾顾宝贝本就很累了。

他早就想要给她挑一个保姆过来,可是她死活不让。

估计是从前在他家里,恶毒保姆的印象让她后怕了。

“不用,他就住几天而已!”

陈希不出所料的拒绝。

顾如初再次点点头,“好吧,你别太累就好!”

陈希收拾衣服的动作一顿,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

他们之间的相处已经越来越融洽,越来越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不用顾忌。

陈希收拾好了客房,让男孩儿先自己待着,等一会儿会有人给他送衣服。

等她走出去了,直接被顾如初拉进了主卧。

大手抢下她手里的脏衣服扔远了,他低着头,暧昧地抵着她的额头。

“有没有想我?”

他说的意味深长他同时,还用动作加以描述。

陈希脸色绯红,推着他结实的胸膛。

“说干什么呢?注意点啊!”

“注意什么?”顾如初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哦,动作幅度小一点,声音小一点是不是?”

他邪魅地一笑,抱着陈希坐在床边。

“那你要叫得小声一点了!”

他说着,低着头吻上那觊觎已久的唇。

柔软的唇瓣带着甘甜,是他想念了几天的美味。

一周的行程,他各种压缩,硬是在三天之内完成了。

同行的员工没有一个不叫苦。

可是他一想到能够早点见到她,就不觉得累。

这样抱着她,是他想了几天的事情了!

“顾如初,你能不能控制点?那孩子还饿着呢!”

“你就不考虑我还饿着呢?”

顾如初幽怨地看着她。

陈希无奈,只想着,若是你知道这个是谁的孩子,还会是这个态度吗?

“好了,那你也不能跟孩子争吧?晚上……随你!”

她犹豫着说出这句话,看着某男眼睛瞬间亮了,她很后悔。

“你说了,晚上随我!”

顾如初生怕她反悔,规规矩矩地给她整理好了刚刚弄乱的衣服。

还顺带着抱她下床。

反正,多抱一会儿是一会儿麽!

陈希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心里像是灌了蜜一样。

顾如初,你要是永远都对我这么好,该有多好啊!

自从他说回家住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花边新闻。

现在陈希偶尔也会带着顾宝贝出去参加一些上流社会的聚会。

每一次都是他亲自接送。

从前那些流言蜚语也随着时间消失了。

陈希非常感恩。

那个男孩儿名叫“盛天”。

陈希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天天。

天天跟顾宝贝差不多大,陈希平时就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

只是天天不爱说话,大多数都是顾宝贝一个人自言自语。

顾宝贝那张嘴的,连陈孟鑫都受不了。

难得有一个肯听她讲话的人,她高兴地不得。

对待天天的态度,也从敌对变成了友好。

“天天啊,你看这个娃娃,我最喜欢了!你觉得好看不?”

“天天,你帮我摆一下这个积木!”

“天天……”

平时这些话都是陈希听的,现在盛天代她听了,她也轻松不少。

“希希,这是谁家的孩子?”

都呆了半个月了,也没有说来接走。

顾如初很疑惑。

主要是,这孩子看着实在是眼熟。

陈希也在疑惑,文犀姐说一个星期就接走的,可是都半个月了,也没有消息啊!

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彼时她正靠在顾如初怀里,两个人悠闲地看着电视剧。

她换了一个台子,正好在演新闻。

说是从江边打捞起一具女尸。

看样子是割腕自尽的,身上还带着遗书。

那遗书被水泡过,已经看不出文字原来是什么样。

陈希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可看到那个酒红色长裙,忽然一僵。

“怎么了?”

这丫头看到什么了?脸色都变了?

电视上的女尸都被蒙着白单子,看不到脸。

陈伊伊也是刚刚看到了衣服一脚。

不会这么巧吧?

她放下遥控器站起来就想要往外走,可是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她要上哪去啊?警察局吗?

对,警局啊!

她慌张地就要换鞋出去,被顾如初一把拉住。

“希希,看着我,怎么了?你要去哪儿?”

“我……”

陈希嗫嚅着,眨眨眼,不知道怎么跟顾如初说。

“文犀姐,可能出事了!她……”

文犀?

顾如初更疑惑的,文犀出事,她怎么知道?

陈希心一横,把文犀来找她的事情,全盘托出。

他脸色一变,拉着陈希的手也用了些力。

“那个孩子是文犀的孩子?”

他低着头,止不住地感慨。

“怪不得,怪不得!”

他就说觉得眼熟!

那个孩子跟他表哥顾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什么?”陈希疑惑了,什么怪不得?

“希希,我以后再跟你解释,我们先去警局看看!好不好?”

他握着她的手,感觉到她的颤抖,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眼角。

“相信我,好不好?”

我不会离开你!

陈希看着他的眼睛,定定地点点头。

两个人慌里慌张地进警局,尴尬地又出来了。

他们新闻没看完,那个不是一个女尸。

而是一个男人,专门搞行为艺术,故意搞了一出闹剧。

陈希和顾如初从警局一出来,相视一笑。

他们进了警局那股冲劲儿,真的很吓人啊!

想到警察磕磕巴巴地说着事情的原委,他们也觉得自己太二了!

加起来就是个井,横竖都是二!

这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映月听到一个警察说的。

陈希羞红了脸,握着顾如初的手摇啊摇。

“你说,怎么办?”

“交给我吧!”顾如初拉着她的手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

陈希脸色又红了。

陈希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跟文犀沾边的事情,顾如初还能站在她这里。

此时,一次回到别墅,她才有种安心的感觉。

这一路她不光担心文犀,还要担心顾如初的反应。

顾如初看着她疲累的小脸,强制性地让她去睡了,他去哄两个小孩子睡觉。

看着盛天睡梦里还带着防备,皱着眉给他盖好了被子。

众人都以为他和文犀很相爱,实际上,文犀根本就不爱他。

文犀喜欢的,一直是他的表格。

她只见过他一次,她说,那就是一见钟情。

那时候,顾家跟陈家常常有聚会,顾格对陈希总是格外照顾。

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大人看着,总会做一些乱点鸳鸯谱的事情。

比如要给顾格和陈希订婚。

其实不过是大人的一句玩笑,可是文犀不知道,却当了真。

那时候她又被人挖出了园丁女儿的身份,在学校备受嘲笑。

他在阳台找到她的时候,她喝的酩酊大醉。

其实顾如初不确定那一天,文犀知不知道那个人是他。

或者,她又把他当成了谁。

总之他们两个就糊里糊涂地在一起了。

后来,陈希逼婚,文犀忽然离开。

他把一切都归咎于陈希的逼迫。

其实,在顾宝贝出生之后,他就从顾格那里知道了当年文犀出走的真相。

顾格说文犀是因为他而走,如今看来,是因为孩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她看到了陈希和顾如初的婚姻,深知自己是进不了这样的家庭的。

为了保全孩子,她选择了离家出走。

顾如初将盛天的模样照下来,发给顾格。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在他范围之内了。

他回到主卧,看着床上翻来覆去烙饼的某女,微微一笑。

这才是他应该负责的人啊!

兜兜转转,到最后,还是他们在一起。

忽然想起那年家族聚会。

陈希踩到了餐桌的一角,身子一歪就滑了下去。

顾格离她最近,一把将她扶起来。

却撇着嘴走到他面前,“你为什么不管我?”

那嚣张的气焰,仿佛他管她,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那时候他想的就是,管你?

管你什么事啊?

到最后,还真的是什么事都管了!

顾如初轻轻地爬上床,将陈希抱在怀里。

“希希,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嗯……嗯?”

陈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顾如初笑着凑近了,温柔地吻在她的鼻翼。

“我们再要一个孩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的苦楚!”

陈希又是一愣,忽然一笑。

原来他是在意那件事啊!

她故意板着脸,思考的样子。

“可是女人生孩子,本来就很痛苦啊!”

“那是最后一步了,我们不到最后一步不就得了?”

“什么?”

陈希还没理解,他的唇已经吻过来。

后来陈希才知道,什么叫不到最后一步。

某天被压迫着摆出各种姿势的时候,陈希示弱了。

“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吧!”

要个孩子,休息十个月!

顾如初想了想,“好啊!”

陈希松了口气,却被男人抱着直接压倒在床上。

“干嘛啊你?”

“你不是想要怀孕吗?我得更努力啊!”

陈希怒,你努力能不能把安全措施撤了?

……

四月之后,大着肚子的陈希靠着顾如初耍赖地不肯走路。

什么饭后要运动多久多久,她怀顾宝贝的时候,哪注意过这些啊?

“你生宝贝的时候就是没注意这些,才会难产!”

“哦,你是怪我喽?”

陈伊伊脸色马上就变了,似笑非笑地看着顾如初。

顾如初哪敢顶着火气上去啊,讨好地笑着。

“希希,再走一圈,我们就回去休息!”

陈希哼了一声,摆出老佛爷的架势,“起驾吧!”

“……”

不远处,顾宝贝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表示不屑。

刚刚爸爸不在,妈妈走得她都追不上了。

爸爸一来,就柔弱地走不了路了!

一边的盛天很是同意。

“女人啊,就是这么矫情!”

“对!”

……

“喂,你说谁呢?”

盛天话一说完,就撒开腿跑了。

顾宝贝放下手里的冰淇淋就追上去!

别看我们小公举才四岁,捍卫女性权威,可是一点不马虎呢!

陈希和顾如初看着自家风风火火的女儿,很是感慨。

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人物,能治得住她啊!

---题外话---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陪伴,我是一一,我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