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娇声浪语

“好了,不必说了,我心里有数,你们回去休息吧!”站了起来,他的说话打断了马凯瑜的话。

“爸,我真的没有……”马凯瑜不死心的仍想要解释。

“好了,我说够了,不必说话。”爸说,站起来往二楼走去。

他走得很快,我们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楼梯里,马凯瑜已跑到我们的面前来:“睿,你为什么要听信这个女人的话?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她只是骗你,她只是介意我跟你之前的关系才会说那样的话来陷害我,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的。”

“你不必说了,你以为我会是那种随便听信别人话的人吗?关于你的事情不是宛晴查不出的,是我让人调查出来的,你不必在我的面前装什么。我原本就是顾及情面,顾及敬轩,所以决定放任你,打算随你去吧!你能过得好就行,只要不影响我,我也不会太想管你的事,毕竟大哥都走了这么多年。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一再的迫近,你想要伤害宛晴,这就是我所不允许的事。所以别怪我无情,是你存心要将自己迫上绝路的。”邢睿沉声的警告,带着我往楼上去。

任由他牵着手,我被动的跟随而处,看着他的背部,心里隐隐的难受。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让他们都不开心了。是因为我不够隐让,所以才引起今天的家庭不和吧!

“你是不是生气了?对不起,如果我能忍着一点,也许就不会闹成这样。”若是刚才我被她那一推之后并没有生气的将她拉回去理论,也许就不会吵成这样。

“那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的个性就是这样,不能隐让的。是她自己要找你麻烦,我也不好让你去容忍她。算了,现要这样闹开了也好,我会跟爸提议,我跟你搬离这里吧!只要不跟她住在一起,那就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事了,你看如何?”进入房内,邢睿牵着我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让我靠坐在他的怀中,看着我低声说。

注视着他认真的眼眸,我有点不确定的问:“可是我们若是离开这里,你爸爸怎么办?他也许会很难受的,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自私了一点?”

当初到这里来住的时候的确很不开心,可是现在都住下来一段时间了,就算是过得不开心,也习惯了他爸爸的存在,习惯了每天早餐的时候对他问好,吃饭的时候恭恭敬敬的坐在他的旁边。

而我能看得出,自从得知我怀孕以后,他的爸爸特别开心跟期待,对我也较以前亲切了许多。若是我们离开这里,留着他一个老人家跟马凯瑜一起,他……会不会很孤独跟不开心呢?

“这个事让我再想想吧!”抱着我的肩,邢睿的眉皱起,最后又慢慢的松开,低头看着我,问:“你有没有受伤?她没有打到你或孩子吧!”

“她是有点恶毒的想要往我的肚子踢来,还好我上次跟杨子棋打过架,这次有经历了。”轻轻摇头,我开玩笑的看着他说。

“你还真是。”听后,邢睿也笑了起来,无奈的轻摇头。

依在他的怀中,我的心情有点恶劣。

#####

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早醒,给恩恩梳了一个很漂亮的发型,就带着她跟邢敬轩一起往楼下走去,将他们都交给司机接送回学校去。

等我回到大厅的时间,他们也都醒来了。

“爸,早。”看向邢睿的爸爸,我脸带微笑的对着他轻声打招呼。

“早。”

“好了,上早餐吧!让大少奶奶也下来一起吃。”随后,他看向一旁的仆人,吩咐。

我与邢睿相视后牵着手,一起跟着他的爸爸往宽大的餐桌走去。

坐在其中,没有等候多久,马凯瑜就下来了,走到了我们的对面。仆人也开始准备着各款的早点跟牛奶等。

如在平常一样,今天我们吃早餐的时候还是没有说话,只不过可能心里有点想法,又或者因为昨天的事,我总觉得这一顿早餐大家都吃得有点怪怪的。

“好了,我吃完了,要上班。”邢睿说着,放下刀叉看向我:“你要不要外出呢?要不我跟你一起出去吧!”

“你们先别走吧!爸有事要宣布。”低下头,邢睿的爸爸仍在吃着早餐,却沉声的命令。

随着他的说话,我们也不好离开,只好一起乖乖的坐在大厅里面,等候着他要宣布的事。

“好了,收拾吧!”等他也吃完了,才对一旁的仆人吩咐。

“是。”守候着的仆人立即快速的上前,一人收拾一点的,很快就将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去了。

看着干净光洁的餐桌,我隐隐的觉得他要宣布的事跟昨天的事有关。

“我决定了,将唯海那边的海景洋房转到凯瑜的名下。”邢睿的爸爸先环视着我们,然后说。

我听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看了眼邢睿,眼看他也没有什么表情。

其实他说的那些洋房我都不知道怎样的,也无法关心这么多,这是他的财产,他有权决定要给谁。

“爸?你……你怎么会忽然想要转到我的名下呢?”马凯瑜听后,有点意外的弯起唇笑,可是很快有不太明白的问。

“我决定让你以后就住在那里吧!我还决定了让你离开邢家,以后你可以自由的婚配,你可以选择嫁给你喜欢的男人。当然,你也可以一直维持着邢家大少奶奶的名份,不过我会跟律师那边说好,以后我的财产你不会再享有分割权。”邢睿的爸爸转头看向马凯瑜。

我们听后,都有点意外。

几乎是立即的,马凯瑜快速的摇头:“不,怎么可以?你怎么能用一套房子就将我打发走呢?”

“那套房子价值几千万,对你来说也不算是打发了。我只是明白到你的确年轻,你要一直为了我们邢家而守着身子是一件很难。我也不想你一直带着寂寞过余生,所以才决定放你自由的。这对你,对邢家来说,都是好事,不是吗?你若能找到真心相爱的人,以后还是可以嫁人,你若不愿意的话,你若一直不嫁,在旁人的眼里你也会一直是邢家的大少奶奶。”邢睿的爸爸看着她,表情有点决绝。

就好像他已经决定了,没有回转的余地。

“不,我不要这样,爸,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决定?你真的要相信他们夫妻所说的话吗?睿只是误信这女人的话,你怎么也……”

“好了,不要说了。”邢睿的爸爸沉声的怒吼,打断了马凯瑜的说话。

“当初,你明明就是跟邢睿在一起的,结果你却要跟他大哥结婚。当时我就很反对这婚事了,我们邢家几乎成为所有亲戚眼里的笑话。若不是因为你怀着敬轩,我也就不会让你入门。后来,大哥他走了,还好你替他生了敬轩,我是难过也总算有点安慰,所以对你也算尊重有加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你在丈夫离开不足一年的时候就跟一个教练在一起了,你叫我如何能不心冷……”

听着邢睿爸爸的说话,马凯瑜心急的站了起来,解释说打断他的说话:“爸,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的,他们说谎,你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你不用骗我了,我昨天到房间以后就让人去查你这几年来的事,你以为我还不够清楚吗?你对你的容忍也就够多了。你进入我家门没有多久就让我失去了一个儿子,还好你为他生有敬轩,不然我早就将你赶出去。现在你还不知安份,还想要加害宛晴腹中的孩子,你让我如何能容得下你在这里住下去?我昨天晚上亲自打电话给那个离开的仆人,是她亲口向我承认,是你指派她去设计害宛晴跌倒的。若不是我的孙儿大命,若是因为那样而失去了那个孩子,你现在别说是想要一个洋房,就算是一个房间我也不会给你。”沉声的打断马凯瑜的说话,邢睿的爸爸显得十分的激动。

我与邢睿看着他,都不禁有点担心得皱起眉来。

我是没有想到,原来昨天他离开之后就立即让人去查。

老一辈子的人思想就是有点执旧的,又怎么能忍得了这样的事呢?他要赶马凯瑜走,这决定已经是很明显了吧!

“我……我……”这一下,马凯瑜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你不用想那么多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我的律师了,你不会再从我们邢家里得到任何一点财产的,我已经将所有的财产都转给邢睿,以后我百年归老,我的一切就是他的。”

“不,那敬轩呢?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他也是你的孙子,是你们邢家的子步孙啊!这个女人能不能生儿子都是不知道的事,你怎么能不给敬轩留着一点呢?”用力的摇头,她也显得有点生气了。

“我相信邢睿是一个公平的人,等敬轩长大以后,他会从叔叔那里得到他应有的一部份,你不用担心。可是我现在不会让那笔钱转给敬轩的,你别想依仗儿子而从我们邢家骗走更多的钱。这么多年来你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你可以走了,离开邢家,好好的过你自己的生活。”邢睿的爸爸决绝的声明。

这下,马凯瑜跌坐到地上,失落的摇头:“我若走了,敬轩怎么办?”

“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他的,等他长大以后,他会明白他的爸爸走得太早,妈妈嫁人去了。他会是一个聪明理智的孩子,我相信宛晴也会好好的照顾着他。”

“不,我不要。”

“你没有选择,你若愿意的话晚一点就跟我去签名办过户的事。你若是不愿意,将什么都得不到。”邢睿的爸爸低下头,算是下了总结。

咬着下唇,马凯瑜没有再说什么,死寂的坐在那里。

邢睿的爸爸站了起来,对一旁的司机说:“去开车吧!我要出去跟朋友喝茶。”

“是。”

看着他们离开,我看邢睿一直坐在那里不动,于是就跟着他一起坐着。

“你们现在开心了?”许久之后,马凯瑜如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冷冷的讽刺看向我们。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对你的,也没有想过要将你赶出邢家。不过爸不会忍得了你所做的事,你就乖乖的走吧!去过你的新生活,何苦在邢家里苦守着呢?以后你也不必担心钱方向有什么困难,就是因为大哥,我会每一个月都给你三万块的生活费。我知道这个钱不算多,可是也算是如此了,你也该满足。若想往后过得风风光光,不用愁吃穿的,就安安份份的搬过去吧!”邢睿看向她,放软了声音。

“三万?这个数目太少了。”

“你不能再强求太多,这个已经是我给你的,爸若知道也许会不允许。若你肯安份不再干涉我们邢家的一切,我也会让你每周见一次敬轩。”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安排。”想了许久,马凯瑜终于还是接受了。

她不是笨蛋,若她不答应,也总得要离开这个家的,到时候没有邢睿给予的三万元生活费,她就要出来工作。

所以,她没有必要笨得拒绝,笨得装清高。

#####

马凯瑜搬离邢家的速度倒是半点不慢,她签名过户以后就立即入住到那边的洋房了,经她的要求后,邢睿的爸爸将家里三台车的其中一台车也转给她用了。

她的离开,也许最轻松的就是我,因为以后不必再在这个家里担心着她会做什么坏事,人就完全的放松了。

倒是邢敬轩才是最难过的那一个人。

他总会问妈咪去哪里了,毕竟还这么的年小。

还好,他也没有哭闹多久,慢慢的就习惯了,也许就是懂事的孩子,我告诉他妈咪要到别的地方住,要等他长大以后才跟妈妈一起住,他慢慢就放下执着没有再问。

我想,他长大以后自然会明白的吧!

毕竟他爸爸离开这么多年,马凯瑜也是该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了,何必就要为了这些财产死物的一直死守在邢家之中呢?

若她真的有多么的爱自己的丈夫也就算了,可是如邢睿爸爸所说,她在丈夫死后不足一年就在外面养小白脸了,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能让人怜惜的呢?

随着时间的过去,马凯瑜离开后,我们一家倒也真的太平了不少。

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太平的。

“好了,你们都乖乖的上学去,今天上课要认真的听老师说话呢!两兄妹要乖哦!要相亲相爱的。”将恩恩跟邢敬轩牵到门口前给司机,我不舍的轻抚着他们二人的头。

这段时间都是我每天早上起床安排他们两个上学,也许就是习惯了,慢慢的也就将邢敬轩当成亲生的儿子一样的疼着。

或者就是因为他不是我亲生的,对他却更不敢乱打骂,还好他也特别的乖,特别的逗人喜欢,我也特别的宠他。

“妈咪,弟弟什么时候出生哦?我很想抱他啊!”恩恩开心的伸手抚摸着我的肚皮,小声的问,就像害怕太大声了会将弟弟吵醒。

早段时间已经从b超里得知,怀的是一个小男孩,对于这个消息邢家的那对父子都爽坏了。

“也许就是这几天了吧!”想了一下,我笑说。

都已经接近产期了,谁也猜不到是哪一天的,要生的时候就来了吧!

“我也好想抱抱弟弟呢!”邢敬轩也开心的笑着,伸手贴上前,在我的肚皮上来回的抚摸着。

看他们两个小孩子笑得那么的开怀,我也禁不住跟着开心。

其实,我也很期待呢!

“好了,快回去上学吧!若是迟到了老师会骂人的。”将他们二人推向司机,我无奈的苦笑说。

如千般不舍,两个小孩子才慢慢的离开。

眼看着他们听话的上车离开,我才不舍得的站起来,转身要往屋内走。

因为他们要回学校吃早餐的,所以他们上学去以后,邢睿他们才刚要醒来下楼。

眼看着从楼上走下的邢睿,我撑着大大的肚子向他走近:“你这么早醒了?我还想着要不要上去将你叫醒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他们上学了吗?”笑着走近我,他上前牵着我的手,将我抱紧,笑问。

“是的,都上学去了。”微点头,我说。

“那就好了,你累吗?要不要坐一会,等爸下来就一起吃早餐。”牵着我走向沙发坐下,邢睿的手放在我的肚皮上,轻抚着:“今天有没有什么动静啊?”

“也是一样,就是感觉到这两天孩子动得比往常用力,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生了。”我也伸手轻抚着肚皮,有点期待的说:“希望孩子能快一点出生吧!我都等不及了,这几天特别的累,累得睡不着呢!”

“那好吧!我叫他快点出生。”邢睿听后,笑了,低头贴在我的肚皮上说话:“乖儿子,你要快点出生了,你再这么慢,你妈妈就要受不住了。”

“乖。”我被逗笑了,伸手轻抚着肚皮,笑得很开心。

随着我的手移动,我能感觉到孩子也在里面动。

隐隐的,感觉到他动得有点强烈,肚子有点痛了。

“怎么了?”惊觉到我的脸色不对,邢睿皱眉看着我问。

“没有,我好像觉得肚子有点痛,会不会想要生呢?”看着他,我不确定的询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听我的说话,邢睿紧张了起来,握着我的手心急的说。

“好啊!快一点,我真的痛了。”伸手抚着肚皮,我是真的觉得痛了。

这种痛不同往常,也不是因为孩子动得很强烈,而就是孩子要出生时的那种痛,下身的骨头就像要撑开一样。

伸手握着他的手臂,我难受的说:“真的要生了,你快去开车来吧!”

“你们看着少奶奶,我去开车过来。”邢睿不放心的看向一旁的仆人吩咐,然后自己跑了出去要开车过来。

由于司机送恩恩他们去上学,现在就只能靠他一个人开车了。

看着他走开,我也并不是真的那么痛,就只是感觉到骨架要被撑开,额上开始渗出冷汗。

“要生了吗?”从楼上走下的爸爸看到我后紧张的问。

“是的,可能真的要生了。”微笑着点头,我伸手轻抚着腰。

就是腰部忽然痛起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各种难受感。

没有多久,邢睿就开着车到屋前,我听到他快速的奔回来,要将我抱起。

“我也要跟你们去。”李阿姨此时也冲下楼来,嘴里紧张的说。

很快的,我就被抱上车,然后往医院送去。

#####

休脱的躺在病床上,听着孩子的低泣声,看着旁边那些手忙脚乱的人,我的心情特别要好,唇角不自禁的弯起,扬起微笑。

刚才真的很痛,痛得要死的那种难受。

可是想到孩子能平安的出生,想到将拥有一个男孩儿的喜悦,那点痛就什么都不算了。

作为母亲,那一刻的阵痛是幸福的。

“真的好可爱,长得跟邢睿小时候一模一样呢!”邢睿的爸爸满意的盯着那个因饥饿而被李阿姨抱着喂奶的小孙子,笑得眼都几乎要眯在一起了。

邢睿一直坐在床边牵着我的手,不时的看向我微笑。

“你笑什么?总是在笑,傻傻的。”看着他,我忍不住也弯起笑。

开心的时候,笑容就是控制不住的。

“我觉得好幸福。”他说,低头贴在我的身边:“能跟你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现在还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我真的很开心。”

“你会不会因为他而偏心的,以后不宠恩恩跟敬轩他们的?”看着他,我不禁有点担心。

“不会,我会一直都爱着你们,因为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最重要的爱人。”轻摇头,他说。

看进他坚定的眼里,我也弯起笑,开心的看着他。

握着他的手,虽感到累,可是我仍笑得特别的甜蜜。

我知道,这就是他给予我的幸福。

能有他,有三个孩子的相伴,还有亲人的宠爱,有安稳的婚姻,其实上天对我真的很好了。 婚如泡沫:www.*banfusheng.com

想起一年半前刚发现王伟业出轨的时候,已没有半点痛感。

才发现,感觉只是一时的,时间可以治疗一切。

而幸福,也是可以用时间来证明的。

我知道,邢睿会一直让我幸福的。

我知道,只要我们都一起努力,幸福就会一直都在。

“我以后还要给你生一个小公主,好吗?”看着他,我虚弱的笑。

“好。”他也笑。(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