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月慈只听不语,卓临城骨子里究竟是怎样的人?她一点都不感兴趣。

当然她就算再蠢,隐约也能看出来,他经历的远远要比她复杂的多。

卓家这种家大业大的世家,这其中的争斗一定不单纯的只是卓临城的父亲丧妻之后续弦这么简单而已。

而她经历的太单纯、太简单,所以她根本无法顺着白菲菲的话将话题衍生下去。

到了医院门口,白菲菲远远的看见卓临城坐在车里弯着腰扶着脑袋,心里不忍极了:“这孩子就是这样,不管多痛多苦。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

她突然转身,月慈被她吓到,站着诧异的看着她:“桐桐妈妈?”

白菲菲很郑重的牵起她的手。语重心长:“月慈,我太了解阿城了,如果他之前有做过什么冒犯你的事情。小姨想请你不要生他的气,不管你信不信小姨的话,可除了你之外。阿城从没带过女孩子回老宅过,所以由此可见,他对你是真的上心的。因为家庭的关系,阿城处理感情的事情有时候有可能会过激,可这并不代表他人品有问题,如果你能答应小姨,试着去接受他,时间久了,你一定会改观的。”

月慈看着白菲菲动了动唇,愣是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她的样子太真诚了,真诚到你根本无法去拒绝她。

白菲菲趁热打铁:“小姨不是逼你,只是你是不是可以不要急着去拒绝他,他难得自己愿意收心。我不想看着他继续过以前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他应该好好谈了个恋爱结婚生子了。”

月慈连连摇头:“不不不……阿姨你这话说的太严重了。”

白菲菲连忙安抚:“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有些激进了点,小姨不逼你,你慢慢来。”

月慈顿时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好像踏上了一条正在暴风雨里航行的大船。似乎除了和船上的人并肩而行已然没有第二条退路了。

卓临城真是骨子要强的那种男人,回去的时候他死活不让白菲菲开车,还美其名曰为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

白菲菲知道他这是故意做出来的,就是为了告诉她,他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

月慈坐在后面一眼就能看见后视镜里卓临城的脸,白的有些吓人,尤其在那块白纱布的衬托下越发透着股子透明和病态来。

送白菲菲到了家,她死活放心不下卓临城,左叮咛右嘱咐他要立刻马上回去休息。

卓临城倒也难得乖巧,像个孩子一样点头让白菲菲放心去忙自己的。

他前脚刚走,白菲菲后脚就掏出来。

月慈在车里看着卓临城脚步缓慢的出来,几乎是同一时间,手里的嗡嗡的震了两声,她一看:陌生号码,可内容却不陌生。

她一看就知道是白菲菲:“月慈,阿城就拜托给你了。”

说话间,卓临城已经上了车,卷着一股浓浓的碘伏的味道扑面而来,就剩下他们两个人,面对着强而有力的气息。月慈瞬间心跳加速。

一路疾驰到御郡,一路无语相对,卓临城进屋的时候。月慈明显能看见他的双脚有点飘忽不定。

月慈跟在他后面刚一进卧室,卓临城突然转身,垂着眼眸什么话都没说。毫无征兆的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彻底击溃了月慈一路上假装出来的镇定,她紧张的额头上冒出汗来,双手握得紧紧的仿佛已经做好了随时斗争的准备。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有点僵硬,卓临城笑了笑,干脆将整张脸埋进月慈的脖子里,声音绵软无力:“别动。让我靠一会,一会就好。”

卓临城的反应让月慈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若是像以往那样的无赖和流氓,她倒是有法子对付他,可他现在来软的,她的那些刺似乎瞬间都失去了攻击力,反倒是搞的她毫无头绪了。

她感觉到自己脖子里温温热热的,不会吧……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在哭?

她皱了皱眉,想了想伸出手来推了推他的肩。这不推还好,一推她才发现他整个西装都被汗透了,隔着衬衣,厚厚的西装还能被完全湿透,这是个什么状态?

“喂,你没事吧?都湿透了?”

卓临城居然像头猪一样往月慈脖子里拱了拱:“嘘……”

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撩过皮肤,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正在低烧:“你在发烧,唔……”  ⑧☆⑧☆.$.

卓临城干脆伸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安静……”

月慈低头看了他一眼,这会脸色有点红,大概是低烧所致的,被箍的太紧,她想动动胳膊都没法子。幸好还在,她动了动手指想给白菲菲打电话,可这家伙好像知道一样,闭着眼睛都能抢到她的,一把给扔了出去。

月慈低呼了一声,拜托。她那个三星老古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虽然早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可打电话、发短信还是很灵光的。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给她扔了?他以为她像他一样吗?高兴起来即便随时换辆车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她的钱每一分都得花在刀刃上,不能这么浪费的。

她扬起头一看,那就在地上,因为甩出去的力道太大,整个就像受过五马分尸的酷刑一样孤零零的躺在地毯上。

天晓得月慈那个心此时此刻是怎么在滴血的,她火了一把撑开卓临城,不让他像只章鱼一样粘着她,尽量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出来:“卓少爷,我真的没时间、没精力、没钱和你耗着玩,求你换个人行不行?”

卓临城脸色潮红的就像喝过酒一样,桃花眼拉出一个妩媚迷人的笑容来,伸手捏了捏她软软的脸蛋,本来就软绵绵的声音这会还夹杂着一点点沙哑:“没关系,我有的时间、精力,至于钱,你想要拿去就是……”

月慈无奈,公子爷这副我想要什么都得得到手的脾气又卷土重来了。(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