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有肉请按污APP

沈老师表示购买比例不够等等再给你看

周晗经过了一晚上冷静了不少, 沈弥章说的也没错,毕竟她还是老师,那样小心眼的人,要是记恨了整个班,周晗也不想因为自己给班上同学带去什么麻烦, 爽快答应了。(www.wenxUE6.com)倒是蒋思归, 心里头有些不高兴, 不情不愿跟着周晗去找张老师。

今天早上2班是语文早读,张老师还生着气, 想着等年级主任一来就告状,就在办公桌上坐着, 对早读铃声视若无睹。

周晗看蒋思归小嘴撅着, 想起自己高中时也是这样, 眼中只有是非黑白,后来才明白人多得是时候要服软, 再硬气的人也总有各种事情来将你变得圆滑。她偏头在蒋思归耳边带着几分笑意轻声说:“没事儿,等会儿我来说, 你就跟着说个不好意思就行了。”

说着到了办公桌前, 张老师连正眼都不瞧她们一眼, 拿着手机戳个不停,俨然将她们当成了空气。

周晗一本正经,道:“老师, 对不起, 昨晚我不应该当着那么多同学让您下不来台, 向您道歉。”说着,她碰了碰蒋思归的手臂,蒋思归只好也说:“老师,不好意思。”

张老师哼了一声并不答话,蒋思归尴尬着,下意识偏头看周晗,沈弥章适时上来解围,带着浅笑道:“好了,张老师大人大量,不会跟你们小孩子计较的,上早读了,赶紧回去吧。”

蒋思归如蒙大赦,赶紧拉着周晗出了办公室。张老师抬起头看沈弥章,眼里带着不满,阴阳怪气说:“难怪学生们都喜欢沈老师。”

这是嫌弃她纵容学生呢,沈弥章也不恼,微笑说:“青春期的孩子难免有些冲动,我们都是过来人,自然能理解,是吧张老师?”

张老师出了名的苛待他人,沈弥章又不是受虐狂,也没跟她交好的心思,借口要去班上看看转身走了。

她到了教室,想着先前蒋思归的反应,将她又单独叫了出去,语气温和问:“委屈了?”

出乎意料,蒋思归摇了摇头说:“之前有一点,不过刚刚周晗说弥章姐你是为我们好,怕张老师以后为难我们俩,我就想开了。”

闻言,沈弥章带上了几分诧异,之前周晗那样爽快就足够让她惊奇了,竟然还能说这样话。沈弥章扪心自问,就是她高中时候碰上这样的事,肯定也只会埋怨老师。她莞尔搭上蒋思归的肩,道:“想开了就好,不然以后讨厌我了可不好。”

“哈哈那肯定不会的,弥章姐你有先天优势,颜狗声控毫无抵抗力,我觉得全年级同学都喜欢你。”

沈弥章笑说她嘴甜,才让她回了教室。肯定不是全年级,至少她的课代表就不怎么喜欢她。

年级主任一到办公室,张老师就气冲冲找过去了,怒道:“主任,2班我教不了,你让别人去吧!”

年级主任无奈看她,语重心长说:“小沈昨晚上跟我解释过了,她家里人说周晗情绪一直不太稳定,我们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跟她们小孩子计较什么?当老师20年了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小沈说一早就让学生给你道歉的,道歉了吗?”

张老师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嚷嚷道:“昨晚上当着全班顶撞我,早上一句对不起就能算了吗!那以后学生不都得欺负到老师头上了!”

年级主任一副了然的模样,劝她:“哎,人家学生都道歉了,见好就收行不?何况我正想找你说呢,好几个班学生跟我反映你自习课老批评他们。张老师,现在的学生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光靠骂是不行的,我们教学也要与时俱进改进方法才行啊,别再让人看了笑话。”

张老师还想说什么,被年级主任一句赶紧去上课打了回去,她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去又咽不下,硬生生把眼睛都憋红了。办公室老师见她出来,也劝她别跟学生一般见识,张老师平时人缘一般,说得上话的本来就没几个,这会儿倒是几乎说了个遍。只不过那群老师明面上劝她,话里话外都是帮沈弥章说话,弄得张老师直觉得自己要是再为难2班和沈弥章怕是会被孤立。

张老师心里再气也没办法,只能去上课。怼老师事件来的猝不及防,结束的也悄无声息,出乎了众学生的意料,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还很是遗憾。只是就算没有再闹大,凭借张老师在年级的坏名声,周晗“一战成名”,集合做课间操的时候都能感受到不少学生偷看她。

篮球赛人员已经确定,女生是2班除了周晗以外唯一一个有篮球基础的,队员们热情高涨,闲下来了就去练练球,蒋思归有空也会跟过去看看,连带着班上同学对篮球的兴趣都高了不少,体育课上随处可见打篮球的人。

各个班都忙着练球,林君矣不来抓她打球,蒋思归也围在篮球队员身边不跟她一起,周晗原本想着找个小角落安安静静码字,可才坐下没多久,她小同桌带着好几个女生愉快跑过来,问:“同桌,能教我们打球不?”

周晗四处看了看,体育老师在教几个队员,男生们一堆一堆打的正欢,现在现在还会篮球的还真就她一个人了。眼瞧着一堆小姑娘瞪大了期待的眼睛看她,向来不太会拒绝女生的周晗只得认命收起了手机。

周晗从蒋思归手中接过球随意拍了几下,问:“一口也吃不成胖子,不然我先教你们投篮?”

有得教就不错了,女生们连忙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常见的女生投篮方式是双手投篮,因为女生力气比较小,一只手可能投不到篮筐。双手投篮其实就是双手胸前传球,注意角度往上一点就行。”

周晗讲着注意事项,站在罚球线上做了演示,双手轻轻一推,球就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正中篮筐,一群女生连忙鼓掌叫好。

看她们兴奋的模样,周晗扬了扬唇角,又道:“不过我觉得这样投不好看,一般你们看见的男生投篮是单手肩上投篮,惯用哪只手就让哪只脚稍稍在前,五指托住球举过肩,大臂小臂成九十度,另一只手扶住球,脚蹬地发力,带动全身,靠食指和中指将球投出去。”

她说一步做一步,讲解完毕时蹬地发力,将球再一次投入篮筐,这次女生们不仅鼓掌,还有人喊:“好帅!”

周晗将球捡了回来,毫不矫情接受了女孩子们的赞美,笑道:“好了,想像我一样帅气的同学请选择单手,力气不够可以站近一点,反正怎么样也投不进三分的。”

一群女生笑嘻嘻拿球准备按周晗刚才的演示尝试尝试,周晗就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纠正一些人的动作,惹得不行了才偷偷溜到一旁的树荫底下,没想到忽然听见背后清亮带笑的女声:“周老师教的不错啊。”

回头一看,沈弥章撑着阳伞走过来,递了面巾纸给她,夸奖道:“篮球很棒嘛,投篮的姿势很帅。”

“呃......谢谢老师。”

周晗接过面巾纸擦了擦满头大汗,颇有些不自在,上次误会了沈弥章已经十分尴尬,现在又不怎么喜欢她,这些天她都尽可能避开沈老师,没想到她体育课还会过来。

“老师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过来看看他们练习的情况,我还是希望我们班能拿个好成绩的。”

说起好成绩,周晗心虚了一会儿,不再多说话,生怕下一秒沈老师就要抓壮丁。不过沈老师也没那么爱搭理她,没一会儿就转身往认真练习的几名队员那边去。

王渝可是国家二级篮球运动员,上大学经常打篮球,沈弥章看她比赛次数也不少,就算不会篮球也能看得出谁好谁坏。跟周晗比起来,果然篮球队的那个女生不怎么行呀。沈弥章是要强的性子,事情不做也就算了,要是做了就想着要尽力做到最好,可惜周晗不愿意。想到这儿,沈老师觉得就算篮球队的女生打的不太好,也是比周晗可爱的,至少人家积极主动。

这些天的接触下来,沈弥章对周晗也大概了解了,平时看着乖巧,惹起事来倒是一点不含糊。明明应该还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但有时候处理事情还挺老道,比想象中圆滑。可说她圆滑吧,骨子里又是任性固执的人,自己认定的事情一点妥协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周晗不喜欢她。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她了,沈弥章索性破罐破摔不想了,只希望这个课代表能让她省心一点,不要再做出什么一鸣惊人的事情来就行。

沈弥章只微微一笑,道:“主任您放心,我会多注意些的。”

虽然就她暑假跟周晗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不觉得什么不对,不过一个课代表而已,让她当着也没什么。

周晗一行人费了不小力气总算将作业搬到了办公室,沈弥章才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不久,手上握着一只钢笔正在奋笔疾书。听见脚步声才抬起头朝他们浅浅一笑,伸手指了一旁空着的办公桌,道:“作业先放那儿,检查完了我们再开个小会,看看你们适合什么职位。”

几个学生依言将作业放了过去,办公室里此刻满是其他班上来检查作业的班干部,一时间热闹得很。周晗将作业放下后用手肘碰了碰蒋思归,轻声道:“我回去了。”

说完,她正准备往外去,忽然听见沈老师又抬起头看她,道:“周晗,你忙吗?不然留下帮忙一起检查作业吧,会快一点。”